弃子 | 专栏 | 诗生活网

自二零一一年五月

◎弃子







《台启》

有足够的铅坠,和不忍
丢弃的轻矶竿。子线用1.5。
如果一早潮水褪尽
夜里就先落脚在那海边小屋。
打算再去换一副导线
禧玛诺水滴轮老化了
但还无妨。
犹记得一次和你一块守鲈
在明月初生的海面
谈起的未来
却已有别于现在,而那条
闪着微光的渡船
牵绳一直绷直在退潮的水面。
当我们醒来时
薄光初至的清晨
木窗外,正蒙着一层水雾。
直到曙色乍现之时。

2019.11.23


 

《自二零一一年五月》

这石子 是在
哈图和倒淌河捡的
一块扁石。
一块圆石。这次
就不再寄茶片了。
你知道
一封信
只能装20克的东西。

2019.11.22




《致嘉珮》

“多么令人惊讶,语言几乎总能有意义,
   多么让人害怕,它并不完全有意义。”
                           ——杰克·吉尔伯特


因相同情形在同样的傍晚
一只红耳鹎误入了居所。
白日振翅而过。长久的孤独
是一架铁质楼梯
直落在门外
走廊宽大,素净。浑然一体的
样子。而他向来深知
那时漫长,羁旅,和无所适从
都已归于夏天。就仿佛那只
红耳鹎  还在卧室中——
一次次
以用力的拍动替代
惊慌失措的叫喊。

2019.11.16



 
《美好的事物》
 
像投来敌意。风干的
面包在桌子上。
水龙头彻夜漏水
(像需要着一枚钉子)
木头不再是木头
是抵住门框的支脚。
钥匙在锁孔中
已转动得更吃力。
而我们在这房子里
理应庆祝点什么
喝点啤酒
就像总得庆祝一番
如果美好的事物
要这样替你说出
眼泪与困惑
我们就庆祝眼泪
就像庆祝花盆中一束的
雏菊。因它
让这房间显得
不再孤僻。而清晨
复清晨*
 
2019.12.2
 
*末句引自杰克·吉尔伯特《订婚》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