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子 | 专栏 | 诗生活网

自二零一一年五月

◎弃子






《印象峡谷》

不被界定的时节
在曹家寨,一阵狂风刮过
盏灯的平房,像一个人
忆起暮晚的河流
奔涌在老鸦峡谷

倾听那疯狂燃成灰烬的声音
像一团古老烈焰闷进
笨拙炉膛
好让我们能觉察到
夜与昼的差别,转瞬于

周遭的奇迹。
而那将深蓝的星空烧成
粗糙的河汉下面
在宇宙四壁纵深的盥洗室里,一场大火
正拼命扑灭自己

2019.12.26




《台启》

有足够的铅坠,和不忍
丢弃的轻矶竿。子线用1.5。
如果一早潮水褪尽
夜里就先落脚在那海边小屋。
打算再去换一副导线
禧玛诺水滴轮老化了
但还无妨。
犹记得一次和你一块守鲈
在明月初生的海面
谈起的未来
却已有别于现在,而那条
闪着微光的渡船
牵绳一直绷直在退潮的水面。
当我们醒来时
薄光初至的清晨
木窗外,正蒙着一层水雾。
直到曙色乍现之时。

2019.11.23


 

《自二零一一年五月》

这石子 是在
哈图和倒淌河捡的
一块扁石。
一块圆石。这次
就不再寄茶片了。
你知道
一封信
只能装20克的东西。

2019.11.22




《致嘉珮》

“多么令人惊讶,语言几乎总能有意义,
   多么让人害怕,它并不完全有意义。”
                           ——杰克·吉尔伯特


因相同情形在同样的傍晚
一只红耳鹎误入了居所。
白日振翅而过。长久的孤独
是一架铁质楼梯
直落在门外
走廊宽大,素净。浑然一体的
样子。而他向来深知
那时漫长,羁旅,和无所适从
都已归于夏天。就仿佛那只
红耳鹎  还在卧室中——
一次次
以用力的拍动替代
惊慌失措的叫喊。

2019.11.16



 
《一种友谊》

他永远不会像一个多面手
那样,说起钓金枪鱼的技法。
也与这一切无关:譬如使用
活饵,在突然的雨中
天光渐去,和最后一次
慌忙扯住的线结。
仿佛与那美好的过往
再无关联,而只是
虚妄。然而他也必定有过
即便一次
以简易渔具,在漫长的
失望之后,终于奋力将抄网中
一条试图挣脱的金枪鱼
拖上船板。“有三十斤重。”
我能感到那个疲倦,又不失
固执的身影
斜靠在暮色渐沉的船边。
仿佛不得不那样。当我们
咽下一口酒,眼望
壁湾方向。起身在一次
涌动的空隙中。

2019.12.14




《当我们》

那时,当我们
都需要求助
我却视若无睹
大笑着谎称手头的钱
都套劳什基金里。
而我还说了些什么。
当我发现
我的姑母因一次无力
帮助到他人,而徒然忏悔。
心为之所动。
而如果再一次呢
如果再一次那个
可悲的人这样求助

2019.12.15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