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品专栏 ⊙ 纯粹如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日落辉煌(组诗10首)

◎十品



                                                        日落辉煌(组诗10首)

                                                                   十品



《从一片树叶的阴影处走过》

我已被谎言打败  甜蜜的谎言
曾让我甜蜜地安睡了一夜
一夜之后就是噩梦

从一片树叶的阴影处走过
我的阴影就变成了浮雕
一块叶状的黑痣

一直含着微笑  一直报怨
生不逢时  暗恋着的那个女生
在那个噩梦的夜晚

被情人杀害  只有那片
有过阴影的树叶  还在路灯下
睁着恐怖的眼睛

我是谎言的制造者  又是
谎言的受害者  我的日记里
还夹着那个女生的照片

照片的反面就是白色的手印
永远停留着茉莉花香
和最灿烂的树叶

我谨慎地从一片树叶的
阴影处走过  我的胃就痉挛了
诺言在噩梦中碎裂瓷器




《南船北马·舍舟登岸》

粗砺的石头  认真地磊成往事
无论站立着还是坐卧着
一种威严在展开生动的画卷
猎猎旗幡列阵而来
踏踏马蹄腾起烟尘
水陆交割中文臣武士们
一脸的灰暗  一生的荣辱
定格在每一帧石墙中

轻轻檫洗着里运河的镜子
每一缕相思都在波纹里
每一撇目光都在浪花里
每一艘漕船都在披风沐雨的
疲惫中  理一理鬓发抻一抻衣袖
鞍马车辕已列阵  谁在回望薄雾
云卷云舒越百年  沧桑只在挥手间
石头仍在沉默  春风已过淮扬



《大地花开》

献血屋里走出的每一朵花
又走进了人群  人群走向大地
人群走向人群  人群中的花朵开放
鲜艳透红  美丽动人

每一滴血都可以绽开一朵红花
每一朵红花都可以映红每天的笑脸
不用言语传递  花开的声音默默地
流淌在大地之上  河流之中

走进人群就走进了河流
河流遍布了大地  河流滋养着生命
那些奔跑的生命  大地付出的青春年华
在大地的胸怀  插上生机勃勃的翅膀

大地上的鲜花如血一般红艳
大地上的人群走出献血屋
走向更广阔的大地  无私的胸怀
花开的人群  充满着热爱



《挥之不去》

在丝绸上划出的指甲声
被一些生灵听见
被一些有着生命的蜉蝣者
慢慢地吞食

宁静的水面
生长着一些蜉蝣者的声音
天会变暖吗
天暖以后  我们还会来到这里
将幸福在泼水节中
尽情地泼洒

城市的孩子已不太喜欢
丝绸了 他们需要的是闪闪发光的
衣服 在久别重逢的时候
用酒来熄灭误会
熄灭刚点燃的香烟

蜉蝣者在梦里看到我睡觉
我已没有隐私可言 只是
一些死去的朋友和亲人
仍在丝绸上表演
让我十年也挥之不去



《不祥的水》

有一个女人在桥下生了一个女婴
女婴的哭声划破了夜空
河水变的浑浊不清  很长时间
不流动  女人就用水洗去
女婴脸上的血迹  洗去汗水和泪水

后来  有一个迷路的哑巴路过这里
看着清清的河水  兴奋地
捧着就喝  心中溢出清澈
春天的歌声冲出鸟笼  走在桥面上
哑巴的声音非常清晰明亮

一个失恋者狂奔了很久  来到桥上
看着清清河水  泪水止不住地涌出
滴在水中  就是一滴鲜红
失恋者看不见眼前的一切  然后
从桥上头朝下  掉了下来

发情的猫名字叫阿K 为了寻找配偶
要亲自过河  要亲自做爱  要亲自
将濡湿的毛理顺吹干
清水变的浑浊  变的腥味很大
阿K小心亦亦地淌过小河

雷电就在桥上爆炸  桥下的水
冲天而起  很多人都看见一道白光
河的两岸只一个女人的影子
女人怀抱着一个孩子  很长时间的
定格  水就变的雾气腾腾



《又见旗袍》

在哪座华丽的大厦中  回合了众多雍容富贵
在那面镜子里太多的荣辱悲欢成为擦不去的记忆
将女子的柔美  将女儿的怜爱  将母性的慈祥
都凝聚在一袭衣装中欲说还休  宁静而舒缓
万千世界  曲线婀娜  凤毛麟角  斑斓五彩
融会贯通了一个民族给予女人的全部理想

太阳升起的时候  小草沐浴着文明的灵光
一针一线中有多少世代情仇装点成花朵
镶嵌在衣襟和领口上  雕刻在眉宇和眼神里
风吹来  雨落下  雪花与梅花的舞蹈
遍布着四季的每一天  血的凝练  神的羽化
穿越时光的涅槃凤凰正站上最高枝头歌唱



《金手指》

点石成金的手指  本身
并不是金子  敲击它脊背的
时候   它就亮出声音
花一般地开在歌声里
开在有人和草木的地方

然后  在周游世界的日子里
手指仍以它独特的行为
帮助一些老人  帮助一些
贫穷的人  手指满以为
它是最好最善良的人

最好最善良的人是不用文字记载的
有口皆碑  有事为证
当有一天手指看到它点出的金子
被打造成手饰  挂在
富人的身上  它非常难过

手指呀手指  它访遍那些
受它帮助的人  那些人告诉它
为了生存  它们将金子换来面包和盐
换来衣物  金子就这样
流在富人的身上了

手指无奈了  手指的愿望
变的支离破碎  它开始怨恨自己
怨恨之后又坦然了  富人和贫穷的人
原本就是相互依存的
失去一方就失去整个世界

点石成金的手指  从此
不在乐观了  在一个冬天里
敲击脊背  敲击出叫喊的声音
最后将手指砸碎
从此  金手指只剩下许多传说



《饥饿让春天软弱无力》

我走不动了  我知道我的孩子们
也走不动了  他们饿了  他们的腿
在发软  他们的骨头对于大地的支撑
非常艰难  我知道  他们饿了
眼皮沉重地抬不起来  就像窗帘
可以随意地遮挡黎明的曙色
可爱的孩子们  你们本应该是这春天的
骄傲  是所有人的希望
他们走的太早  走的时候
没有留下任何遗言和遗物  他们
像许多星星一样不停地闪烁
不说一句话  仿佛不停地在说话
孩子们  你们的父辈不想看到停下
不想看到你们跪下的样子  尽管你们饿了
你们还有脊梁  你们还有坚强的意志
走过去  走过这片草原  走过草原中部的
大山  那山头盘旋着勇敢的鹰
你们就会像鹰一样飞翔  飞翔到太阳
升起的地方  我老了  我也走不动了
我可能走不出这片草原  可是我
会给你们力量  会给你们勇气
相信我  春天本不应该是这样的
春天的活力曾经让我们的民族
强盛过  饥饿只不过是很小很小的
困难  坚持走下去  我陪着你们
如果我真的倒下去了  我的灵魂
也会陪着你们走下去  我们的腿
不能软  我们的骨头也不能软
孩子们  把沉重的眼皮抬起来
让饥饿发抖  让春天醒来
让弱小的生命在你们的脚印中
长出芽儿  生出根子  并且
奔跑到你们的前面  我可爱的孩子们



《当一切慢慢遥远》

当一切都已定格
当一切都在慢慢地
慢慢地遥远
我一定将你的背影
嵌进我的语言
和我的诗行中

冬天  我们曾经失去绿色
童年时  我们又失去
梦幻和给一位女孩子的诺言
有一头兽类
在门口蹲了很多年
很多年没说一句人话

有些故事可以淡忘
有些朋友已经远去
有些线索  在黄昏来临的时候
只剩下骨头
并且长成化石
长成被风吹过的形象

留下的部分仍是很多年前的
那座雕像  那座
空如泥胎的佛主
遥远中并不遥远的事件
在我的灵魂中
必将在慢慢逝去过程中醒来



《紫 色》

我热爱的紫色  正如我
讨厌的紫色一样  秋风中
接连不断地发出哀鸣

埋葬于地下的灵魂
在没有星星的夜晚   悄悄地
走出金属的棺椁
并睁开世俗 的眼睛
寻找一些可以裹腹的食物
紫色出现   亮光变的无比黑暗
只有拇指还可看见
地下的生活竟也如此忙碌

我热爱的只是紫色
雨天不能到达的心间
我会用呼吸   用默祷
用最后一张方片A
代替那位神游者
穿过生命禁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9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