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笑忠 ⊙ 醉生梦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诗八首,刊发于《诗刊》2019年11月号上半月刊

◎余笑忠




      我见过很多瀑布……
 
供我们仰望的
终归源源不断落到
我们脚底
不过,我喜欢尽量凑上前去
让雾气——
这些在身不由己的飞溅中
失明的孩子,找到
也是身不由己的
我的这张老脸
 
有时,一场朦朦细雨
会让我遥望瀑布之所在
有如每一阵烟雾,会让我猜测
烈焰之所在
 
 
       引 水
 
取水之前,往压水泵里
倒上一瓢水,我们学着顺势按压
井水汩汩而出,这么快
就涌泉相报
 
后来我们用上了自来水
水龙头更加慷慨
只是再也无从知晓
水,来自哪里
 
已无饮水思源之必要
但要谈起井水,我还是会想起
黎明时分弯腰按压水泵的动作
少年的我曾大汗涔涔
 
如果遇上这样一个井台
我知道,我仍然会跃跃欲试
让井水灌满两只木桶
我知道,还是那样,在担水之前
——我甘愿卑躬屈膝
 
 
       兰 草
 
从山里采回的两盆兰草
熬过了严冬
熬过了苦夏
春天没有开花。也许明年
春天还不会开花
 
它不开花表明
不羡慕别的花花草草
它不开花我们就只能
一直叫它:兰草,兰草
 
如果来年开花
那就两盆一起开吧
因为,我不愿叫这个兰草花
叫另一个兰花草
 
 
       桂花落        
 
公园里桂花开了
香得人魂不守舍
 
一个哑巴蹲下身来
对着一只猫
嘟哝着什么
 
看起来,他和它是老相识
看起来,他和它像心照不宣
 
我认识他
目睹了这一幕,我像个偷窥者
忍俊不禁
 
他笑着转身走了
那满心欢喜的样子,更像是
弃我而去
 
 
      樱 花
 
园中有一棵樱花树,一株独秀
我曾在夜晚去看它
幽暗中,一望而知
那白色……
枝条仿佛被省略
含辛茹苦的枝条
然而,哪一根枝条不曾含辛茹苦
然而,这样不要命地绽放
唯有樱花,杜普蕾,和海子
我总是
望而却步
 
 
       乐 观
 
路边两棵小树,每逢仲春
浓密的枝叶合拢了
像一道拱门
 
我乐于看到
人们弯腰从那里经过
 
如果,这只是园林工人偷懒之故
那就让他们继续偷懒
如果,是他们手下留情
就请他们继续手下留情
 
冬天,那里畅行无阻
人们无需弯腰屈身
但我觉得那里仍有一道拱门
 
就像果树,在我们眼中
一直是果树
哪怕它光秃秃的
 
就像你,哪怕你一再加深
我的昏迷
 
 
       野鸡翎
 
我不知道父亲如何捕获了一只野鸡
当他年近七旬
没有猎枪,没有弓箭,甚至
没有好视力
他一定激动过,为从天而降的好运气
同那份得意相比,野鸡的美味
都不值一提
他留下了一根野鸡翎
作为礼物送给了他的孙子
我们一度把它粘在房门上
没有任何寓意。最多如其所是
来自一只飞禽,美丽,时日难易其色
也许父亲暗自想到的只是:此物在世的日子
会比他长久
 
后来果真如此。只是我永远不知道
父亲如何在暮年捕获了一只野鸡
这个一生没有宰杀过一只家禽的人
当他看到我冥思苦想
兴许会笑起来
要我们承认他终于
赢了一回
 
 
       冰 瀑
       ——仿齐奥朗
 
深潭一旦冻结,就是最可怕的深渊
喧腾的飞瀑也已裹足不前
此时,这里人迹罕至
岑寂。白色的静穆
起伏的大地将吐出的苦水
树立为丰碑
抑或是——
从前投怀送抱的浪子,转而将一切
踩在脚底
 
这是悬置。飞流与深潭之间
昼夜争吵暂告平息
流水账也有了警句的高度
 
只有你深信不疑:这是水穷处
奔流之水
迎来了出世的时刻
岑寂。白色的静穆
不要说:比起所有惊涛骇浪
它将更长久地激荡于心
它只渴望:醒来的时刻
接受光明洗礼,如痛饮……
 
 
(刊发于《诗刊》2019年11月号上半月刊,责编:聂权)
 
 
诗八首(刊发于《诗刊》2018年9月号上半月刊,第九届“青春回眸”诗会专辑):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37be890102yl9d.html
 
情景一种(诗十一首,刊发于《诗刊》2018年2月号上半月刊)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37be890102xlv4.html
 
《对视》(诗九首,刊发于《诗刊》2017年2月号上半月刊)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37be890102x4aa.html
 
诗七首 (刊发于《诗刊》2015年10月上半月刊)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37be890102vzgx.html
 
 
————————————————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