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不出雨和晴朗的悲伤有何不同

◎木易



你的手表和家里的剩饭,未成年的孩子
刚填写完的工作计划,报销单
都交给大哥吧,还有你眼里余留的风景呢
水雾般急诊科,凌晨液态的手术室
弥散你气息的重症监护室,戴眼镜的护士
你从未谋面的那些脸、病人、值班医生
模糊于坚冰似的太平间,直至告别室
你一定很冷,但你也从小害怕火啊
和我一样,尽管你也曾迷恋烟,不愿意熄灭
的爱情,和你刚萌芽的人生规划都被我怀揣着
与挂号单、检验单、病危书、死亡证
放在一起,它们,都是纸,不是眼泪,你眸子里
有过的色彩,指头抚过的花草,让它们都落下吧
落下来,我有和你相同的血,父母给我们俩的
内脏里有黑夜也不曾冰冻的光,兄弟别恐惧
别怕,想当年的你,说走就走。我会带它们继续
前行,继续看,继续着苦,切开的头颅
和气管不会再痛了,这个世界原本没有痛
我的大脑存储着,你离开那天清晨困于眼角的雨
送你上路时,东郊殡仪馆四周醒来的晴

2019.4.20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