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青年艺术家的肖像

◎李晓愚



 

一个青年艺术家的肖像

故事与故事的相似性
远远大于人与人之间的相似性
一个青年艺术家
她茫然地思考
徒劳无功地写下
流云般的文字
她还没有愚蠢到想要不朽
她躺着
光想想已经耗光了天赋

她想辞去一所房子
辞去一个人
和另一个人的相似性
辞去一座城市多雨的气候
辞去它多变又多情的口音
辞去两千万尚未交换的可能

一个青年艺术家
她拥有的,太多
以至于不得不抛售——
仅有的那一点不同

窗外的流云
屋内的私语
它们将用什么样的语调谈起她

任何语调都显得轻浮
而沉默未免过于狡诈
遗忘,而遗忘
才是一个青年艺术家的宿命
2019/7/20,上海

隐喻

她的恋人走了
一颗星坠入深海
身体如一杯杯啜饮后空置的酒杯
她靠在小酒馆破败的墙上
想起多年前,在南方
那个莹绿色的雨夜

雨点如鼓点
关于离别,她有一套体面的哲学
她研究它们的时候
尊贵似忧伤的女王

她抬头,和一个神秘的摄像头
对视
离人的眼睛
悬置在她的头上
一只手毫不费力地抹平
他们之间的日夜
就像她撕下旧日历
随意却必须,没有痛痒

后来,她靠阅读卡夫卡矫正时钟上的日期
她没能写出卡夫卡幽灵般的情书
多年后,她明白
摄像头才是时代的隐喻
2019/07/06,深圳

陀螺


你肯定早已习惯,缺乏天赋的人
用你来形容命运
原谅我们吧——
想象力稀缺的人们
对你和命运都毫无见解

不堪忍受
来自熟悉生活的陌生嘲弄
在高速晕眩的漩涡中
遥想古老的田园
失真的山水
这是犯下我们时代仅次于沉默的罪行

谁赋予你这渺小的
适宜被鞭打的身形

原谅我们吧
我们也和你一样
在无止境的妥协中
旋转
有时,姿势甚至很美
像舞台上无法停止的芭蕾舞演员
20181120,上海

小丑

任何时候,人们看见它
总是一张夸张过度的脸
像被浪费的爱情
笑声诡异
怜悯或嘲讽

世界在它的手里
被简略成一个符号
我们全都中了它的计

它使我想起平江路上的表演者
置身喧哗与骚动
他是一个淡漠的局外人
咿咿呀呀的吴音
婉转的爱的饮泣声
拉长的叹息
好似那自说自话的旅人

成为彼此的布景
世界的布景
音乐声响起
我们仍想寻找丢失的小丑
0712,深圳

特别

我见过许多死亡
有站着倒下的
比如树
有至死也面不改色的
比如茶花
还有一些与众不同
它们横着
比如鱼
坚硬如水
比站着的生物更令人棘手

它们毫不费力地取走
我的敬意
像夜晚的床取走
我们的孤独那样自然

还有一些介于两者之间
比如牛
临死前像人一样流泪
对这近似人类灵魂的生物
有时,我爱它
有时,我厌憎

羽毛

多数时候,她像羽毛一样轻
像无一样没有痕迹
像没有一样寂静
她说无人能承受这无法承受的轻
除了轻到没有的羽毛
在羽毛无的躯壳里
长着沉重的有
一个人的名字就是万有引力
有时飘坠,有时飞扬
有时希望,有时绝望
但它的存在始终是无
拥抱它的悲伤就像拥抱没有一样寂静

出口

所有的愤怒
都借悲伤的喉咙歌唱
譬如一条河
或一条江
无论你叫它什么
大地的伤疤
或母亲的血液——
谁有这创造的伟力?!

历史宽恕这些陈词滥调
并允许它们携带
致命的基因入海

但一个人却不能如此幸运
它将庞大的记忆和屈辱
摁进人类孱弱的躯体
像西西弗一样
人类不得不为这从天而降的苦役
寻找一个意义的出口

偶尔,人类也学习愤怒
但耐不住时间的揉捏
拍打
那低沉的呜咽
最终像摇篮曲将我们催眠

四月的献诗

世上的一切,都与性有关,除了性本身。性只与权力有关。——王尔德
他说他
不嫖
不赌
不酗酒
干净得像一枚从未发射的子弹

他们坐在四月的房子里
谈地球最后的夜晚
她说
爱是你脸的形象
性只与权力有关
他们躺在四月的婚床上
读一首拉金的诗
“为何有如此多阳痿的诗?”
“有人阉割了诗人的权杖!”
“嗯,权杖。”
“现在,让我亲吻你的权杖!”

戒指

二月离开后的空白,是否
和四月的一般大
何时,我们变得如此入戏
不肯错过夜晚的星辰
记下清晨的雨滴

但是,亲爱的
你也不必假装悲伤
雨滴、泪滴
肉身、虚幻的梦
捏在你掌心
无法呼吸

二月离开后的空白,是否
也和四月一般大

送我一枚戒指
选最纯净透明的一滴
恰到好处地镶嵌

悲伤如一张陈旧的床
但,每个梦都是新的
2019年2月27日,深圳

王庄

王庄,没有王
连虚假的王也没有
王的子民从远古的树上跌落
像一片枯叶
落到我母亲的庭院

我的母亲
她蜷缩在没有父亲的床上

桃花开在死者的头骨上
如一滴血
落在王冠上

王的权杖犁动一个村庄的魂灵
我还不懂什么叫悲伤
在死亡的预言中
我梦见我的父亲
他说他没有死
他的微笑灿烂如桃花
烈火焚烧的
也许是一朵花的祈祷
20190326,上海

中年

日子突然变得冷、硬、短
像白昼被剪去一截的冬季
并不都是如此
有时又太热、燥、急
像两头同时被点燃的蜡烛
既不够哀叹昨日
也不够张望明天
甚至是眼前——也是
匆匆
太匆匆
2018年11月5日凌晨,上海
 

圣诞夜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鲁迅
微明。微暗。微雨。
微小
我们如几粒尘埃聚集
然后消散

不远处,情人
呢喃的轰响
撞击独居者的耳膜
一个女人被列车强行带入生命的终章
幸运的是她不必从别人口中得知
自己如何愚蠢

云团似的人群
他们在庆祝
庆祝伟大的人
都细如尘埃

一个失业的人
他想安慰他病重的母亲
2018年12月26日,上海,微雨

香菜

他抚摸它零余者的身体
为它伞状的悲哀
心疼不已
然后,他拿起刀
细细地切
虔诚地切
几乎像个受难的圣徒

芫荽
他们咀嚼它的异名
赞叹它异域的芳香
那被反复萃取的忧郁

瞧,这外来户
用渺小的姿态
掀起乏味想象的风暴
2018年12月9日,江苏淮安

台风

每年八月,台风
像破产的誓言,如期抵达上海
这是浪漫失踪的时代
人们对一切毫无把握的事
都表现得性欲低下

恐惧席卷我们的口袋
也席卷我们的欲望
我们练习用谎言和金币
来包装爱情

看上去很美
一切都是如此

渺小的船只,终生不会爱上
大江大海
兴许,这是另一种平庸的幸福
即便是近海的城市
一年中有幸遇到台风的日子
也屈指可数……

太纤弱了
人和时代一起,经不起
磅礴事物的拷问
在浪漫失踪的时代
我们唯一可以期待的
也许是一场台风的如期抵达
2019/08/09,上海浦东

桂花

桂花   /李晓愚
是谁赐予你与菊花争秋的天赋
金黄的心
小心翼翼的爱    
像失去外套容易受惊的小兽
小,小
再小一点
小到毫无必要
小到将爱凝固成一粒粒
便于被吞咽的心
在下滑的食道
你终于听见人们对你的赞美
赞美没有配角的秋天
总是令人心惊
2018.10.23,上海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