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夜深人静》等8个

◎边围



夜深人静

还在狐疑什么?一切
都沉寂下来,灯光
也不再虚渺,
而是变得明净。
杂音消散,人影伶仃,
并无什么恐惧。
世界在此停驻,沐浴,
扫尽慌乱的尘埃。
无论受宠或受惩,
已有人在顶替,
由他去吧。不必挽留
任意一丝丝妄恋,
所有叹息都应省略。
零点过后,还有谁
能继续主宰万物?
疲倦吗,还是清醒?
任何回声也该熄灭了,
不复燃烧。掐断回忆
才能闭上眼睛,
一刻也不忍眨动。               

     2019.11.15.




迟到的人

再不需要尾随,
演出已经开始。八点,
无人再等候你的登场。

世界不属于任何人,
至少不会任你指挥。
你的健忘无法令人感动。

神也会失去耐心,
当时间变质、发霉,
褪却光泽。你蒙面走来。

但也追不回逝去的星。
天空都以为你爽约了,
而你只顾努动红唇。

      2019.11.15.




晨歌

可忽略轻微的咳嗽。
每日凌晨,无论是否有风,
喉管都已开始耸动。

失窃的爱情被打上封条;
没有一个鼻音是忧悒的,
鸟鸣准时赶来伴奏。

一个崭新的日子升起来,
在额头上闪闪发着光。
第一位听众搬来板凳。

那首先就是自己!晨雾中,
专程聆听自己的吟唱,
骄傲的肩膀因此而挺立。

惊异于自己身姿抖擞,
不再是那个赖床的孩子。
时光也渐渐变得浑厚。


      2019.11.16.




寻觅

阳光烹熟了食品,
一直在等待你的驾临——
穿三条街,不远不近。

豆浆、麻花,与馍片,
任由组合,早点也是午餐。
你的假日格外简单。

从不挑剔,不做预期,
那至少能减去许多失望——
生活的疤痕依然还在。

总要避开一些烫伤,
远离教训,不再吃辣椒。
以免刺痛诱发了惊惧。

每日,你保持诙谐和饥饿,
为苗条的身体找到皈依——
时而是诗,时而是水果。

        2019.11.16.




行李箱

它来自僻远:或许
一个小县城,没有豪厦。

颠簸之音,在水泥路上
不时号叫。匆匆滑动。

带着异地的风尘,它
气味浓烈,从家乡赶来。

不远万里,每一次离别
都难舍难分。载满故事。

有人猜那是诗!一整箱
在它的腹中,撞出火花。

          2019.11.16.




失眠二日

被预感所劫持
(或谋杀),
于乱麻状的脑海里。
无以入睡。并无
哪怕一点点惶惑,
夜晚突然漫长难耐。
邻家的婴啼,格外
有些无礼,
但无法去责备。
枕头变得僵硬——
为何过往的舒适
都逃得无踪?
只好反复无常,
翻来覆去,害苦了
已烟消云散的往事
——让它们又来作戏。
人啊,折磨自己
总是可悲!花样重重
而又不肯失忆……
(有未完成的诗句
残肢般零落,
如尚未清扫的战场;
四野荒凉,有野马
绝尘而去,踏起
一连串倥偬的烟雾。)
相信幻觉吗?否则
半夜的孤独如何捱过!
就让颈痛的时刻
稍稍麻痹,去听
蚊子们虚弱的呼救,
至少可以自此恬静下来。

        2019.11.17.




痴爱者

白昼之白,和黑夜之黑,
可调合成一盅褐酒。
举杯,对明月之明,
和暗潮之暗。
也无汹涌,只有潺湲,
内心平缓得好似初生。
也曾发烧到极限,
狂吻世界的每一角落,
以此示爱,和示威。
但无人理会——
狂恋终于只剩狂躁。
尔后呢?执迷,
和继续执迷。
在实相之实,
和虚无之虚之间。
晃动双手,不懈挣脱,
始终笃信前方有魔境。
——那里,阴雨之阴,
在虔诚的注视下,
瞬时即可化为阳光之阳。

       2019.11.17.




风卷落叶

狂啸声,令清晨变得
浊重。初冬的阴蒙,
不可低估。你,还有他,
不必为了逞强而屹立,
任暴风刮擦着脑门。

无情的日子,没有慈悲,
骤寒统治了一切想象。
街道弯曲如一条巨蟒,
痉挛地扭动,眼前
只有幻影,而没有真相。

无数片黄叶,忽上忽下,
在土腥中焦躁地飞翔。
终于,赤身的人现身于
火热的舞中,无所忌惮。
整个世界都深嘘起来。

          2019.11.1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