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把阳光搬回从前(12首)

◎术香




冷风压着
 
冷风压着冷风,
被马蹄踏过,
朝霞满天,
夕照满天,
万物仰望,万物薄凉。
 
揽风入怀,
空空晨色,寂寥茫茫,
没有线条,没有天际,
碎裂延展,马蹄吞噬马蹄,
过错缠绕过错,
一万年远去,
一万年休止。
 
冷风依旧,
横贯旧日光影,
一条棉线,一团丝绒,
一把锈蚀的铁钳,
颤抖,恐慌,
躲避一万年以后的马蹄。
 
谁在谁的左边,
让冷风进入竹篮,
一条河空着流淌,
一弯月空着西移,
一个名字空着,
被一些感觉填满。
 
释放更多的空旷
 
时间空得只有时间,
什么神鱼,什么怪兽,
什么青紫霞光,
一概消失。只有时间。
 
竹子长进时间,
云端之上,骨骼之内,
涟漪相互套紧,
一环在一环里怪笑,
声声溶入时间,
缕缕嵌入时间。
 
该不该约定,
该不该走失,
该不该寻找时间的骨头,
问得多频繁,答案
消失得多快,
光晕之亮,光斑之暗,
吞噬与被吞噬,
快感之累,星星一样拥挤,
空间,虚无得连时间都不是。
 
撩开一层时间,
往事簇新,湖水轻漾,
歌谣轻飞……
那时,我抱一圈涟漪,
释放更多的空旷。
 
梦  游
 
仿佛只有石头,
城市街道,海上浪花,
遥不可及。
 
雷电画出天空,
声音在声音里,
层层包裹,层层衰弱。
 
一丛细草,两点泪水,
绿满人间,湿透人间,
人间唤着人间的名字,
梦游。
 
星星拥堵,
蜂蝶没有去路和退路,
旧日花魂不在,
旧时钟摆摆不出声响。
 
天上人间,人间天上,
雪山之巅,冰河之沿,
云朵似鱼非鱼之物,
悠闲地老去。
 
一场戏里的人生,
一把柴里的游戏,
找不见尾声。
 
孤独的船
 
当一只船感觉孤独,
把它划向哪里都孤独。
 
清水不是它的,
浑水不是它的,
咸水或淡水都不是它的。
 
掠过每一滴水,
与水说话,
与水对视,
与水结下一层又一层故事。
船的孤独,
水越淹越孤独。
 
船望不到船,
船挨不着船,
船的气息被风刮走,
被水冲走,
被人世之喧闹遮覆。
 
船抱不紧自己,
船划不动自己,
般抚摸自己,
船唉叹自己,
船离万物恒远。
 
船是船的世界,
船是船的爱人,
船讲着自己的故事,
故事里没有船的影子。
 
都属于自己
 
可以青,可以黄,
可以长成自己喜欢的模样。
 
从小到大,从薄到厚,
从茂盛至凋落,
树叶不看谁的眼色,
不低眉顺眼,不趋炎附势,
它是它,它就是它。
 
谁喜欢它,它是它;
谁不喜欢它,它还是它。
它画着它的轮廓,
它闻着它的味道,
它睡,它醒,
它郁闷它狂喜,
与别人没有关系。
 
一片树叶,一万片树叶,
各有各的心事,
各有各的胸怀,
美艳或化为灰烬,
都属于自己。
 
一块石头面前
 
在人间,
它只是块石头。
我坐在石头上,
抚摸过石头,
侧耳倾听过石头。
石头花纹会说话,
石头体温会说话。
 
孤独的石头,
说着它的话,
一世一世,
没有文字记录。
 
石头走不出石头,
石头走不进别的石头,
石头心疼不了自己,
也疼不了别的。
 
一阵风,一场风,
万世风,刮过石头。
石头皮开肉绽,
石头头破血流,
石头哭泣,石头呻吟,
没有谁看见和听见。
 
一块石头面前,
心会软进石头。
 
退入空白
 
我倚靠过的树,
以及墙壁,
都已退回远处,
退入空白。
 
我忘了树的名字,
忘了墙的走向,
阳光晒干曾经的影子,
任风吹碎。
黄昏与清晨,
必有一个接近远处,
涂抹空白,填充空白。
空白里树木奔走,
墙壁倾斜迂回。
 
月色在空白之外,
漂白田野,异化种子,
让马匹安静,
让盐粒无处消溶。
 
仿佛有人早已备好谎言,
刀片一样抛出。
空白深处,
空白滋生,空白蔓延,
远处更远,远处更深。
谎言如骨骼,
让所有空白不会隐去。
 
把阳光搬回从前
 
在春天,
我把阳光搬回从前,
一扇窗,一个花瓶,
或一张纸,在从前。
 
一扇窗是别人的,
高于左邻右舍的屋顶,
高于大树,高于飞鸟的痕迹。
风一吹,窗把窗的故事抖落,
故事里的花瓶,
故事里的纸,轻轻晃动,
自言自语。
 
将阳光搬回从前,
即搬入一个黑色房间,
照亮某场时空,
某些酸甜苦辣,
某种眼神,某团指纹。
 
阳光照着它们,
我一一清点,擦拭,
然后微笑或落泪。
 
或许我是局外人,
从前不是我的,
从前里的一切不是我的。
而生活依旧,
每一粒光都怀揣从前。
 
都曾被月光诠释
 
我没有从前,
只有今夜的月光。
 
月光在前,飞着,
月光,甜蜜着,
淹没我的足迹,
遮掩我的泪水。
月光说一不二,
月光之下,谁都不属于自己。
 
树枝摇晃,
晃不出月光,
鸟儿扑翅,
拍不走月光。
我双手掬捧,
捧不尽月光。
我是月光的,
万物是月光的。
月光小手,月光小爪,
轻轻抚摸,轻轻踩下,
花纹荡出涟漪,
痕迹逶迤如歌。
 
万物只是概念
有没有月光,
都曾被月光诠释。
 
空白之地
 
空白之地,
一切皆为空白。
露珠隐去,
彩虹点化或雾化,
来往行人,自然隐去。
 
一粒石子落入,
空白虚满,
虚无里指纹杂乱,
眼神迷离。
开口闭口,
被一个词阻隔,
江河源头,
波浪之心,
此处彼处相距万里。
 
有什么已旧去,
有什么正在破碎,
镜子反射镜子,
静卧或刺穿,
力量均未表达出真实。
 
站于远处,
没有经纬度可以界定,
野藤与野藤对话,
一句一句漂浮,
绿叶之上,
云朵干枯,蛇蜕晃动,
孤独发出回声,
让空白更辽阔。
 
被风窥视
 
再安静的人,
都挡不住被风吹动。
身外之物在风里,
心室空与不空,
都被风窥视。
 
风掠过旧日枯草,
露珠甜美,灰烬苦涩,
细语来自旷野,
寻声忘却,泪水汩汩。
 
没有什么,
风过之处,
都将归于平静。
 
灯光落于何处,
书页早已泛黄,
桃树忘了桃树的语言,
随意张望,
思绪可有可无,
风滑过,风割过,
遍地静默或哀伤。
 
小路伸入镜子,
影子更加苍白。
风与风携手,
徘徊于安静之外,
最终吹翻镜子,
吹进心室。
 
空白仍旧空着
 
空白没有歧义,
无门无窗,
你打不开,
也进不去。
 
一片雨声里,
空白仍旧空着,
泪与笑混合,
落入镜中,
几十年花开,
几十年凋谢,
揭去孤独,
揭去伤痕,
全是月光的颜色。
 
有人坐在远处,
有人站于近旁,
一切声响企图遁入空白,
空白相互绞紧,
空白锁死空白。
识别旧日月光,
空白只靠感觉。
 
想起什么或忘却什么,
空白不能佐证,
空白与人间,
与有形无形的物质,
中间隔着空白。
空。白。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