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

◎木易



意念在坚持,但我的身体抗拒着
我想重新点燃香烟,倒满杯子里的酒
我想重新爱上女人的身体,不再去理会
下滑的经济形势,收紧的政策
政府的税收,昨夜饭局上迟到的人
这些年加起来的回忆都是短暂的
像公司的应收账款,绵绵无绝
总会有一天我会忘记自己的模样
不再熟悉自己的身体和器官
把疼痛咽下自己专制的大脑
想到注定有一天要和这个世界道别
和妻儿老小道别,那时候我会不会再
喝最后一杯酒。峰哥说,过了四十岁就
不要再考虑年龄了,不用再想太多
说来也是,对于这人世间,我有没有来过
并不那么重要

2018.9.15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