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刃 ⊙ 回转之路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立冬前,在木屑场

◎余刃



《雨中》

又是秋淋阴雨
刺槐樱花树的落叶
铺在每天要走的路上
那条路长期无人打扫
鞋底踩在上面
基本听不见声音


《临街卧室》

时间来到1点
还是毫无睡意
索性听听街上的声音
车辆驶过的声音
由远及近
又由近及远
接下来是一阵寂静
耳畔响起唧唧声
像是秋虫的幽灵在唱
听了一会又莫名失落
始终没有等来
一个踢着高跟鞋
在半夜回家的女人


《基督重临》

十年前在广州
我还年轻
多少个礼拜
我坐着地铁
从城北到城南
去见一个牧师
听他布道
十年过去
他说了什么我全忘了
现在想起来
印象最深的
是地铁里的风吹着我
真是舒服
我闭上眼睛
这些列车像是带着我
驶向另一维世界
在那儿
基督已经重临


《丧钟》

那时我住郊区
除了年轻
就是个土鳖
大城市里的姑娘真美啊
我们一起坐着地铁
她们气质非凡
而我一眼就可以认定
她们出生于此
亦在此地长成美人
可我只能活在
自己的悲惨世界
我的胸口仿佛
永远挂着一口
小小的丧钟
它使我的眼目
不得不低垂
在车厢里
为了赢得姑娘们的注意
我不惜捶胸顿足
对着那口钟
狂敲不止
眼巴巴地瞥见
她们到站下车
风一样离去
我不禁向我当时的
文学偶像发问
我的丧钟到底
该为谁而鸣?


《完美》

我醒着的时候
喜欢在枕边
听女儿的呼吸
我也在呼吸
我们各自的呼吸
都很完美
像两把出色的琴
在夜间合奏


《立冬前,在木屑场》

周末我去一个木屑场
在一个钢架棚子里
几个工人
把从山里伐下来的花栎树
喂进粉碎机
打成木屑后
通过传送带装车拉走
那两天。我闻着湿木
被粉碎后的气味
直到头皮发麻
最开始的那种芬芳
荡然无存。我感到恶心
入夜后
更多新鲜的栎树
被拉了进来
在空场上堆积如山
月亮像一枚银钩
星空也寥落
冷冷的空气中
不断地飘散着
幽幽的尸味
我想立马离开那儿


《压日塌事件》

拉石材的大车
开进场来
要借我们的地磅过磅
前轮刚上去
只听见哐地一声巨响
把地磅给压日塌了
这下完了。你妈个逼
怎么开车的?
我们围过去
恶狠狠地吼叫着
这个外地司机
赶忙熄火下车
唯唯诺诺地打着烟
我们根本不接
手指到他眼跟前
不给老子修好
你走下试试!
紧接着就七手八脚
找钢丝绳千斤顶撬棍
又把叉车开过来
继续叫骂
开始修理这个大家伙
那铁板真他妈的沉啊
修起来其实也简单
把它掀起来
给感应器和滚珠
重新定位
两个小时后修好了
放他走吧。你走吧!
他又道歉
把车开出去溜了
我们长舒一口气
给帮忙的打烟
大声地笑和吆喝
准备烧火造饭
天正好擦黑


《浪潮》

吃晚饭时
又阵哀乐从窗外传来
又死一个
今年这黄沟底下
至少死十个了
我妈说像你外公那代人
好几百口的村子
剩四五个
能数得过来
确实。死亡的浪潮
快把那代人卷走完了
不走还能怎么样呢
接着我妈真的
数出了五个名字
哀乐很快停了
他们开始为死者唱
欢快的、煽情的
那首挪威的森林都听过
我突然对我妈说前两天
我做梦梦见外公了
她在收拾碗筷间
噢了一声


《假如生活欺骗了我》

我妈说我跟十年前相比变了
变得不像她所知道的那个儿子
说我像个女人一样照顾自己的女儿
不是男人该有的作为
换在十年前
我听见她这样说话
一定会把家给她掀了
现在我绝不会那么做了
我们用家乡方言争论不休
女儿一句也听不懂
她无聊地玩着口水
以此抗议着我们的争论
最终我把我妈轰出卧室
开始给女儿讲故事
如果没有她,这操蛋的生活
简直一无可取
我想到自己和别人的愚蠢
并没有因为写诗而出现差别
我总想,这样生活下去
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我给女儿讲了一个又一个故事
只想尽快把之前的争论
忘它个一干二净


《日子越来越难》

霾下得一天比一天重
晚上睡觉
窗户只能留条缝
漫长的寒冬快要来了
到处是昏暗和阴沉
可是。就算白昼取消
就算真到
暗无天日的那天
还是会有人高兴
我想跟这样的人见面
这时候欢笑的人
是很能感染人的


《借口》

最近一段时间
我妈嫌我
带女儿带太亲
每天晚上睡觉
沐沐一定抱着睡袋
往我卧室跑
早上醒来
发现我不见了
也要哭上一顿
我妈说你要上班
孩子尽量让我带
这个理由不错
但我必须跟她抢
她说我要上班
我说她睡太沉了
由此展开拉锯
越来越觉得对方
野蛮和不可理喻


《善后》

我妈和女儿睡后
我不能立马跟着睡
女儿的毛巾没拧
剩奶和厨余要倒了
地板脏了要擦干净
我去看看米桶
不错。米桶和冰箱
都是满的
因为中午我去了超市
期间老是想起
那么几个货
不停地想告诉别人
诗是什么该怎么写
我会觉得特别讨厌
狂骂傻逼
再心无挂虑地睡去


《两条腿之歌》

几只鸟在外面叫
叫得很欢快
听声辨位它们应该在那野花丛中
而我坐在一张皮椅上
想到今晚要去贵州
不禁有些兴奋
具体表现是两股战战
两天不用上班
这是我第一次去贵州
又要马不停蹄地回来


《风》

卧铺车厢里
轻柔的风在吹着
如果没有风
它跟火柴盒子
就没什么差别
风非常重要
如果没有风
火柴就会划亮自己
飞驰的火车
会把沿途的山谷照亮
我们要在前方
停靠一个小站
风果然停了


《在候车室》

半夜在车站候车
不知怎么
就回想起小的时候
父母也是这样离开的
但别离时的情景
我一回也想不起来
他们偷偷溜的?
我哭了没有?
为什么哭
有愤恨与不解吗?
倒是他们突然回来
我还记得
有一次是半夜
兴奋得再也没睡
天还没亮就穿着新衣
背着书包跑到学校
蹲在墙根下
等教室开门等了好久
当时的留守男孩
现在已为人父
我告诉自己
绝不悄无声息地
离开女儿
要郑重地跟她告别
女儿尚幼时
不可离开她太久了


《夜宿》

在街边吃完晚饭
打算夜宿赶水
于是沿着210国道
一边开一边找宾馆
导航把我们引向
9公里外的一家
实际上却有20公里远
走了一会就开始盘山
翻那座不知名山
花了半个小时
后来发现竟然到了
另一个镇子
比赶水镇大
真是阴差阳错
那就住吧
这地方名字也特别
叫安稳镇
在这里我们
一定能睡个好觉
可接下来我发现
隔壁有一个镇子更奇葩
叫打通镇
我提议去那儿住
但马上被同行的否决了


《陈师傅》

陈师傅是我刚认识的黑车司机
黑黢黢的脸上打满了褶子
就在今天他开着一辆破启辰
把我从贵阳拉到黔西
坐过他车的人应该都了解
他是83年的老兵
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上过前线
真刀真枪地跟越南人干过仗
现在每月能领国家的600块
每天贵阳黔西来回跑4趟
一个多小时嚼了四五块槟榔提神
他叫我吃我说我吃不惯那玩意儿
他执拗地塞给我一颗糖


《麻雀》

在安稳镇
一大清早就被吵醒
以为是广场舞
推开窗户
发现外面是一个空场
一群孩子们
像麻雀一样
乱糟糟地站在空场上
昨晚。我们浑然不觉
住进了一个幼儿园
跳了几曲后
终于恢复平静
女老师操着重庆话
叫孩子们这样那样
开始了游戏时间


《我永远也不会知道那女孩的模样》

我看见一个女孩
在某个阴沉的下午
她背对着我,站在一丛
北方紫荆的旁边
像在等着什么
我立马给另外一个女人发信息
告诉她我看见的这个女孩
我告诉她这个女孩
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尤其是她的屁股和大腿太棒了
有氤氲润泽之感
不由地想摸上一把
接着我走了过去
但她至今没有回复我
我只不过是想告诉她
我当时的状态
当时我的双目死死盯着
那女孩的后背
重点是她的屁股和大腿
瞳仁中火焰在燃烧
她甚至被这火光照亮
甚至被炙烤
但却浑然不觉
如果她回复我
我会马上告诉她


《在冬夜》

天黑了。女儿
闹着要下楼
她要去找那个
踢球的小男孩
昨天,他对女儿
特别友善
几次亲自把足球
给到女儿手上
使她非常欢心
我带女儿下去时
小广场上几盏路灯
被雾霾包裹
除了我们父女
一个人也没有
没有男孩,没有球
可她一直嚷嚷着:
哥哥,球。哥哥,球
我去哪给她找个哥哥
又去哪给她
找个球呢?
想了想
只好蹲下来
用手指在地上画了
几个圈圈。我告诉她
这就是球
她很高兴
踉跄着跑过来
对着空空的地面
踢了一脚。她又急切地
要求我画更多的球
玩了一会儿她自己蹲下
画了起来
一脚又一脚地踢出去
我给她鼓掌叫好
在浓稠的夜色中
我们这样
玩了半个多小时
才拉着她拔凉的小手
上楼去


《有趣》

她对我说
今晚想做爱
嗯。她只是在表达
夜深了除了做爱
人类还能干什么呢?
剩余的激情
在做爱中耗尽是最好的
是最好吗?
一定还能找到
更有趣的事
那会儿我在读小说
没注意到她的信息
里面写道
就在刚才一个老太太死了
他在写信给朋友们报丧
天气很不好
下着大雨
狂风乱作
整个世界摇摇欲坠
这比做爱
可有趣多了


《起誓》

话说
一个傻屌在酒后
跟染性病的四姐妹
搞了一夜
他一个朋友正好认识这四姐妹
一番交谈后
劝他马上去医院检查
他这个朋友为了郑重其事
证明自己不是危言耸听
用自己的屌起誓
很有意思。他说
一切都是真的
否则水泥封鸡


《想起加缪》

肺鼠疫是什么?
我想起加缪的鼠疫
我曾经摩挲
这本书的书皮
那时我看不起他的东西
包括那本局外人
很可惜
这两本小说很伟大
我没有读过
最近出现肺鼠疫
我想起他
足够了
还是不想去读
主要害怕失望
和读不下去


《重要》

断断续续在想
香港的事
我去过香港
如果我现在再去
作为一名大陆仔
会不会挨揍?
因为百口莫辩的口音
挨揍的可能性大
在大街上被揍晕
甚至亡命都有可能
相比扑朔迷离的局势
双眼所见的
更具有诱惑性
相比双眼所见的诱惑
不去白白挨揍
才是更重要的


《贾导》

单位隔壁一个工地
最近放了好几次
安全警示教育片
片中解说的
是个男中音
每听一次我就想起贾导的电影
还有hello!树先生
Mr Tree
贾导担任了监制
贾导啊贾导
今早吹着霜风
又是一个艳阳天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