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穷的天使皮箱雜誌

◎乌鸟鸟



亚热带风格的正午,屎味浓郁
混血的杂种苍蝇,哄抢着我的呕吐物
一只怀孕的天使,突然
砸响了秋季的花园。我的肉体
就像一件肮脏的无袖皮衣
被吓得重重地摔落在了
扔满了花生壳和空酒瓶的巴洛克地板上
我穿着红裤衩和绿背心,来到了花丛中
花园里的鸡冠花,犹如充血的鸡冠
鲜艳得像要流出血来
一只竹编的鸡棚,被砸得支离破碎
呜呼哀哉!六只梦游中的男鸡
和三只分娩中的女鸡,全部罹了难
鸡毛和天使毛,撒满了半个花园
一棵将死的银杏树下,怀孕的天使
早已魂飞魄散。一只杏黄色的
皮箱,被她的左手紧握着
皮箱还完好无损,只是沾满了鲜血和泥巴
那是人间罕见的一种天使专用皮箱
釆用凤凰皮和天蚕丝缝制而成
据《天使史》第3367页记载
制作这样一只皮箱,得活剥掉十三只凤凰的皮
天上的凤凰越来越少了
就像人间的鸟类,正濒临灭绝
这种罕见的天使皮箱,我亦乃是首次所见
我欣喜若狂,两眼放着贪婪的光
我用嘴,将它悄悄悄悄悄悄地
啄回了隔墙有耳的房间
用尖尖尖尖尖尖的舌头,拨打了110
半个小时之后,装逼的制服们
录过了口供,拍过了事故现场的照片
便又虚张声势地回去了
殡仪馆运走了天使的尸体
留下的血,须捧来一场暴雨,方可清洗干净
那些死鸡,我分给了八卦的邻居们
只留下了一只,女的,自己烹煮
待到夜深,深不可测
待到整个国家的耳朵,都关闭
我才关紧门窗,心惊肉跳地用脚将皮箱打开
我操!又是一只逃难的贫穷天使
穷得只剩下了一只皮箱
和未出世就已死去了的孩子
皮箱里,整齐地折叠着一条碎花裙子
正好送给我那臭美的风骚妻子
她的生日在三天后
几件古怪的玩具,当然属于
恰逢玩具之龄的孩子们了
两对紫色的袜子,天气在转凉
我将它套在了脚气浓烈的臭脚丫上
我的袜子,早就破得惨不忍睹了
还有一小团云,粉红色
犹如一朵染色的天真狗牌棉花糖
我打算将它赠予我那萝莉款的国产小蜜

2010.07.25。初稿于佛山
2019.08.04。修订于广州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