璧碎秦庭罪在我

◎赵原

我们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是这些人省下来的

◎赵原



有的水漆黑
像墨汁
有的水灰白
漂浮着蛋白质

有的水是黄色的
像尿液
还有一瓶
泛着红

来自不同的矿
从肺里洗出的水
颜色也不同。但命运却相同
都无一例外地死了

没法统计到底死了多少
似乎也不必知道
但我们呼吸的每一口空气
都是这些人省下来的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