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永伟 ⊙ 收起手足的舞蹈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听育邦弹元玲琴(外二首)

◎张永伟



听育邦弹元玲琴

——他们说,“你有一把蓝色吉他
       你弹的不是事物的原样”(史蒂文斯)

银鱼弹奏江水、堤坝,以及
雾中的未来。高楼上的明月,用半只眼睛
打量着灰暗的壁纸:
一颗气球大的太阳。

梦总是从琴弦上先开始的,
就像刚刚画完小岛的育邦,操起
他的新琴——她来自马来西亚,
也许是维也纳的湖边。

最初的弹奏,微风吹着树叶。
后来,她渐渐剥开了黑暗,
像白鱀豚那样跃出起伏的水面:

白色的琴体,让你如梦初醒,
又重新回到梦中。在白云的飞毯上,
你们相互偎依,从时代的孤儿
到幸福的一对。

没有人比你更懂得江水,银鱼的
指尖。即使不弹奏,你也是快乐的——
坐在月亮的身边,看她缓缓出浴
露出雪白的双肩,和琴声般的乳房。

2019,10,18

瓦松新娘

每一株瓦松都是一个
美丽的新娘。
在旧日的瓦片和青天之间,
她从不等待任何人。

小时候,我们总是仰望。
她也像上帝那样,漫不经心。
月亮总是在树梢间失约——
就像逝去的父母,悬挂在虚无的真实间。

在清晨或傍晚,庄子
总在那里浮荡,一个腰舟,一棵树。
还有帕斯捷尔纳克,
在黑暗的领地,他依旧露水盈眶。

在没有月亮的夜晚,死亡从不会到来——
你看到的都是假象。
在温柔的光辉下,瓦松敲打着瓦片:
我是瓦松,你是谁?

2019,10,15酒后

深圳一瞥

走过海田路口,
看见一个人努力
在墙上画着——
像老年的郭沫若。

两个卖水果的妇女说:
穷死了,都是假的。

对此,我并不认可——
我刚刚来到此地,
对没见过的花树充满好奇。

年轻的男女,
在餐厅外面的椅子上排队,
风吹着叶子,
一落下就很快扫走了。

一个崭新的城市,
比香港多出了未来的气息。
尽管我从未去过香港。

2019,10,2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8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