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面地

◎刘傲夫

春山爆矿|诗歌近作13首

◎刘傲夫



《月黑风高夜》
 
汽车疾驶在旷野
车灯劈开的是
未来时空
那一刻稍有心安的是
萤火虫窗外的闪烁
犹如我留在
人间的诗句
 
2019.11.10
 
 
《庆典时刻》
 
我一路骑车下坡
赶回家去
一路上是停下了打扫
蹲在地上看手机
的环卫工人
快到我家楼下那棵
法国梧桐树了
树荫下
一个褐脸的男环卫工
一手拿着手机
一边张罗着喊
 “别干了
赶紧看直播吧”
“家里没电视呢”
白胖的女环卫工
一边回答
一边往前骑着
 “下来啊
跟我一起手机里看”
女环卫工的脸蛋
一下红了
“我要回去给我家孩子
做饭呢”
 
2019.10.9
 
 
《解禁》
 
三百个快递包裹
从祖国的四面八方
一下朝我砸来
我突然喊了一声
 
“妈妈——”
 
2019.10.9
 
 
《无题》
 
很久没看
《新闻联播》了
昨晚吃饭时
我打开听了
(吃饭在厨房
电视在客厅)
妻子很好奇
说怎么想看了
我说
我想听听
时代的步伐
走到哪一步了
 
2019.10.9
 
 
《春山爆矿》

 
今早读完了
你1992年的
那部作品
我想再接着
读其他的
发现已不能
再继续读了
于是我开始
放空自己
我用完了
整个下午
和接下来的
那个夜晚
 
2019.10.8
 
 
《寒露》
 
我现在又变得
生龙活虎
之前的病态恹恹
原来不是
鼻炎搞的
经过近20天
的摸索
我终于找到了
通向未来的路径
寒露
我好想亲你
 
2019.10.8
 
 
《一句话》
 
张校长退休后
我仍对他
念念不忘
原因是
他在开学典礼上
说的一句话
他说
我们是学电影的
以后你们啊
看电影可别
再像以前
边嗑瓜子
边看了
 
2019.10.17
 
 
《车停黄土坡村》
 
那是一个被深秋山岭
树木斑驳的颜色
一路洗眼睛的下午
当我们将车停在
干河此侧
去到了对岸田地
看本地一村民
用竹篙叉柿子时
无意间发现
刚刚开车经过的对岸路旁
有一白石灰粉刷的
砖质老平房
墙面写有
“发展经济 保障供给”
年代感太久远了
我独自一人走过石桥
回到了对岸
进入商店
发现老旧的柜台内
乡村生活需要的
物品应有尽有
我问老板娘
这是以前的供销社吧
老板娘说是
我问了问柜台上
摆放的猪肉价格
她说32块钱一斤
 
2019.11.5
 
 
《红桃3》
 
扑克诗选
的主编
不知怎么想的
居然把我的一首
写给前女友的
情诗
印在了红桃3上
每当打牌
妻子抓到那张
就念
刘傲夫
红小三
四岁的女儿
也高兴地跟着喊
爸爸
你是小三
 
2019.11.8
 
 
《加拿大来电》
 
只响了六声
就挂断了
我没有拨回去
原因如下:
1、加拿大没有什么
有名的
国际文学奖
错过了
也没关系
2、想交往的女人
大都在国内
或者是法国
不拨回去
不会造成
失去一桩情事
3、对方十有八九
是冒充国际刑警
或国际法庭的
骗子
我被骗过一次
不可能再上当
 
2019.11.8
 
 
《在检查站》
 
一辆京牌车
放行了
又一辆京牌车没检
放行了
连着三辆
我慢慢跟着
往前开
以为同样会放行
但交警的手
一挥
一个大写着“停”的牌子
拦在了车前
我摇下车窗
掏出了身份证
是一位女警
健壮的身躯
掩不住
年轻女性的秀丽
怎么会被她拦住呢
车重新出发后
我有些埋怨起
家里的妻子来
就是她催我
赶紧上路
不要去洗车的
 
2019.11.9
 
 
《采石场的保安》

 
和同事每天
数门口省道上
来回的车辆数目
数石山上
炸药的回声
数洒水车来回
在工厂和石头山上
洒了多少箱水
也数一年下来
每人有多少个夜班
数撤走后的连队营房
战士们留下过多少
枪杆擦拭后的
锈铁屑
以及同事们住进去后
有多少管鼾声
和突然爆发的恶梦话
也数那路
去县城的公交车
怎么不再来了
过年时怎么去到涞水
转车回石家庄老家
现在还是个问号
 
2019.11.9
 
 
《无题》
 
这几天眼袋下垂
上班老想睡觉
腰板也有点疼
孩子妈妈出差去了
我陪女儿睡
总担心她踢被子
整晚上都不敢睡沉
 
2019.11.10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