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育乌鸦雜誌

◎乌鸟鸟



此厮姓莫,不会弹奏钢琴,只会吹笛
天生8根残废的手指,一生毁笛4000余支

幼年遭弃,被圈养于孤儿院,父母下落不明
孤僻,寡言,少与人为伍,童年与乌鸦为伴

青年的伟大理想,是饲养一只庞大的乌鸦
骑着去云游,远离可畏的人群,逃离人间

24岁,与寡妇相爱,被伤害,自杀未遂
从此痛恨雌性,沦为同性恋者,遭受歧视

中年隐居树林,深居简出,饲养乌鸦
简易搭建的木房子,吊满了鸟屎斑斑的笼子

每只笼子里,都蹲坐着一只喊饿的乌鸦
乌鸦们囫囵用餐时,他拔笛吹奏,以助兴

他至少30年没洗澡了,恶臭的人味
熏臭了半个肉镇的风,黑礼服上灰尘扑扑

早晨和傍晚,他避开歧视目光,高翘屁股
弯腰于混浊河中,如瘦弱之鸬鹚,摸捞鱼虾

方圆百里的河,一条条被摸空,空得
只剩下了混浊的水,空得连半粒鱼卵也没有了

他只好向田鼠下手,将双手伸向了田鼠洞
方圆百里的田鼠洞,很快也被他掏空了

乌鸦越长越大,他打造了更大的笼子
乌鸦越长越大,一日三餐,吞肉惊人

找不到更多的肉,乌鸦大批大批地死去
他只好含泪,将那些死去的,扔给了活着的

从2000年扔到了2010年,3000㎡的房子里
只剩下了一只胖如狗的乌鸦

瞪着饥饿的眼,盯着窗外晃来晃去的人
趁人不备,连毛带屎,吞吃了邻居家的种鸡

为此邻居环绕房子,咒骂了N个昼夜
他却搂着乌鸦,躲于房子暗处,熄灯掩嘴窃笑

为了伟大的理想,他被迫铤而走险
于月黑风高夜,盗窃了邻居猪栏里的猪

为此他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丢掉了右腿
从此他只能单着左腿,在地球里蹦来跳去了

他单着左腿,从2023年蹦跳到了2033年
臭名昭著的盗猪贼,蹦坏了鞋子,700余只

10年的吞猪史,乌鸦已胖如高大的黑熊
10年的盗猪史,莫扎特已老得不成人样

方圆百里的牲畜,终于亦被他盗光了
他只好硬着头皮翻越围墙,溜进了殡仪馆

2009.03.11。初稿于佛山
2017.07.18。修订于化州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