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9年10月)之四

◎伊沙



v《点射》集


一写公共题材
有人就表现得
诗胆很肥



耐人寻味的是
犬儒、五毛、公知
都认为自己被锁进了
安全感的保险柜



男写家不可娶女驴友



轩辕轼轲撰文说
海子迎合了八十年代
一语暴露了八十年代
四轮车还没出厂
他顶多迎合了
八十年代的疯人院



从我的角度
看得非常清楚
毎推荐一个诗人
他(她)背后都站着
一个青红帮
令其所得反响贬了值



帮就是帮
一个世俗存在
别整得好像
你帮比他帮
诗歌更正确



某网又作妖
出讨论题:
《这个时代为什么不出大诗人?》
其中多人回答:
"这是一个饿死诗人的时代"
看得我大乐:指认者不就是大诗人



国庆黄金周的记忆
雨下满七天
我也就写满了七天
那是2007年
写的是长篇小说
《黄金在天上》



又见土脏
关于先锋
你们懂个球



曹小流氓这一年
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什么下三滥手段都使
甚至于多次动用体制
他在法律上保护自己的方法
是但凡行动便动员18傻子去干



曹小流氓撒谎成性
给我搞了个谣言大全
被多个当事人反证
策划下三滥行动
被执行者反杀
干坏事也是需要智商的



曹村娃
天不怕
地不怕
就怕伊沙
不理他



挫折遇得越多
越能理解他人



国庆花车
告诉我们
陕西人
把电子模块
也能造成
一车砖头



几辈子在华语片那里
得不到的享受
在重温《霸王别姬》时
找回了
那是编导摄和所有演员
巅峰状态的碰巧相遇



但凡用不爱国
要挟人者
不但是孙子
还是汉奸胚子



二战前的德国人和日本人
都觉得自己很爱国太爱国了
爱得都彼此感动了
爱得太正确太有安全感了
头顶上是十八层地狱



德国人先割掉了卓娅们的乳房
西方和中国的公知们装瞎无视
说苏军强奸了大量的德国妇女



高歌说我是最爱国诗人
曹谁说我是不爱国诗人
该信谁呢?谁写得好信谁
前者比后者好三个世纪



在革命与国家主题上的
激进分子都是什么狗屎
骂鲁迅是封建余孽的
是郭沫若和张春桥



曹谁存在的意义
就是一项残忍的实验
一个毫无才华
无一行好诗的混子
可以靠不要脸的炒作
混成啥样



曹谁
低于反派之底线
又一次说明
他从来就不是诗人



什么是艺术片
到事实的诗意止步
什么是宣传片
非要点破主题不可



庸诗往往表现出
低估读者的样子
非要自我阐释
那么好诗就是
高估读者吗
不,无视读者



国家主义
利用的是
人类对孤独的恐惧
对抱团取暖的渴望



诺贝尔文学奖
无视美国诗人
不待见美国文学
不影响美国人总得奖最多
可见文学标准之软
可见头号强国之硬



我一直认为
我们的国徽
比国旗漂亮
伪诗人林微因
最好的作品



有些人真是生晚了
天生的造反派司令
错过了文革
譬如曹猪



涂鸦如摇滚
不是换个环境
如加快节奏的问题
是血液里带的
你要有大天真



对于我
从未跳进的骗局
我兴趣不大
我更感兴趣的是
你们是如何受骗的



母校连曹猪都收
再丢一把人也没啥
我的心还是疼了一下



阴人如地雷



一个拿奖
拿到手软的抄袭惯犯
丢的是官方评虫的脸
哦,他们已经
无脸可丢



典人不是无抄袭
不过九年加起来
也远远不敌
这一个官红人
那个叫大树的探头
在哪里——坏了吗



细思极恐
不论男女
君若不偷
官人不爱



在暗中看我热闹的
到最后都清静不了



借下半身出名
写知识分子的诗
混官方的坛子
他为自己精心选择了最安全的路
忘记了脖子上挂着名利欲的地雷



他们一年
只关心一次文学
在十月第二周
面朝瑞典的方向



那个作者爱谈耻辱
写作时桌上放一本
他人的诗才叫耻辱
不论著名还是未名
不论抄还是仿或化



泛造句派写作
随时充满
抄的冲动



靠抄出不了名作
又一个没有名作的
名诗人



你完全可以认为
为抄袭犯辩护者
自己就是抄袭犯



官民共塑了多少
德艺双馨的草包
用来砸我的



他们以安静为名
让阴逼变成牛逼



为什么在争夺
"半月冠军"时
天生口语诗人并没有
半路改口语的抒情诗人
更有优势
因为后者爆发力强



昨日与侯马同游
大唐芙蓉园诗峡
在一串唐诗之中
见一首毛泽东诗词
毛是善化之大家——以此为准
抄袭惯犯也敢诡称化



你尽交草包
不表明你善良
只表明
你自我要求低



曹猪们声称
是我派左右冒充成C女士
一则他们真不知道
左右有多优秀
二则他们被持官坛逻辑的
左右一操一个准——操怕了



在中国的大学里
创作成果
帮不到写作老师
翻译成果
帮不到外语老师



对于创作而言
大学教师
自然是理想职业
但也是陷阱
全在人为



口语诗人
不能甘于日常
否则你就是
音乐界
等而下之的
民谣歌手



走正道不会吃亏的



如何让大佬
抢着收你为徒
抄大师
如何让官刊编辑
抢着发你
抄无名女诗人



国画中的题字
是狗屎蛋



曹村娃认为我把阿赫玛托娃
昵称为阿娃很土
(他作为圏外人不知道
这是中国诗人的集体行为)
所以他是村娃



曹村娃认为新诗
百分之0.01
不是垃圾
除了死鬼
就是抄袭犯和装逼犯



惊闻为抄袭犯
辩护者的伟大逻辑
我用你的砖
建成我的大厦



听一个男的
说一个女的

我怔愣住了
以前我以为
女人就该阴



令人愤怒而又不屑的是
这个中国官民通吃的
诗歌宠儿
不光是词句
连表情达意
都要抄袭别人



中国诗坛
把狗屎塞给你的时候
还要撒上道德的金粉
现在他们自己得吞下去



如果一定要给抄袭犯
找点客观因素
因差阳错
他太早见到了一流诗人
丫根本够不着的人物
他暗中急吼吼非要够



我请自己记住
在第一名的位置上
永远只有一个人
在被误认为是第一名
的位置上
才会有多个人



中国诗坛
坏人遍地
造多少次谣
就现多少次形



我与他(们)属于
开会时互挑对方发言时间
上厕所的关系



以大好人自居的他(们)
择每堆人中的
那一个大好人交之
结果结交了一堆
草包



大抄袭犯被揭
曹猪莫名慌神
四蹄腾空抓狂



梅西过人
用裁判做墙
拿裁判当杆
让对手相撞
这是另一种境界的足球
人类连想都不敢想



把博尔赫斯
与马拉多纳
或梅西
相提并论者
是混混儿



足球没有梅罗时代
只有梅西时代
前者是新闻与商家虚构的
网球倒是有个货真价实的
费纳德三国时代



人猥琐
诗牛逼
可能吗



中国人
真是代代不变
在学校接个开水
还有人插队
刚插完别人的队
就烫伤自己的手



政治
让足球赛空场
让电影节变味



中国这十年
状态最好的诗人
不可能出在
《新诗典》外的
其他任何地方



最滑稽而又可怕的是
那个大抄袭犯
几乎被公认为
一名静如处子
一心修诗的圣徒



诗人抄袭
比运动员吃药可耻
因我吃了药
也游不过孙扬
抄了布考斯基
就是世界第一



咦,那个叫大树的探头
怎么不发言
哦,他只盯《新诗典》诗人
那不就是王八蛋嘛



追赶上美国
就超过了全世界
我说的是诗
结果发现
通用于其他



现代诗
是现代人的
最后一张合格证
中国人民
绝大部分不及格



又一例
来自抄袭犯辩护者的
惊悚辩词:
"他太爱了!"



经过一年
丧心病狂的努力
曹猪已经无限接近于
但凡他骂必是宝
但凡他夸皆为屎



潜在的抄袭犯
见不得这俩字:原创
盘峰诗会上某大评虫云:
"这世界哪里还有什么原创!"



1941年德寇兵临城下
在莫斯科保卫战
斯大林红场阅兵动员令中
有这么一句话:
"被知识分子夸大的敌人⋯⋯"
令我浮想联翩



一些南方诗人
以为(实则是愿意)
我是很粗很干的诗人
最终失望了



有机会跟某外国诗人
进行双边诗歌交流
考虑到对方来自于
现代诗欠发达地区
我在选自己诗时
就不选幽默型的



"陀螺很下贱"
是朱剑名作《陀螺》
中的第一句
被我称之为"著名败笔"
看不出是败笔者
在诗上还嫰着呢



"这是诗吗?"
爱问这话的人加起来
没有写过一首诗
是为缪斯的惩罚



军运会
美国金牌为零
说明来的是真军人
美军一切正常



能在同一张
文明平台么
在西方诗人笔下
在西方电影之中
国家批判
已经变成媚俗



九年《新诗典》
编辑工作的经验
一个资深诗人想要
彻底改掉自身的毛病
难于上青天
有所减轻便不错



美国科学家
描绘出了2050年的世界地图
西安变成了一座海滨城市
饭桌上
我把这条信息散布之后
盘子里的鱼便跳了起来



一无所长
便不择手段
——曹村娃
无才有欲
便诗外功夫
——抄袭家



王有尾说话属于"说着再说"
肯定是他以"鲁麦"为笔名时
受其师傅海子"写着再看"的影响
在海子的众徒弟中
他比曹村娃辈份高



所有的不对劲
与不到位
都是因为
才不够



你现在想不通的
多年后准有答案



有些人
各代中都有
出于心理自卑
而无法与人
正常交往



九年前《新诗典》
不薄名家爱新人
九年后几多新人成名家
我依然不薄名家爱新人



某御用诗评家
宣判这也不行
那也不行
难道你行
你鼓吹的玩意
啥时候行过



在何时何地
大谈伊沙
在何时何地
缄口不提
是中国诗坛
一大学问



西方导演
镜头中的日本
比我亲眼所见
要燥



在中国
最爱写羞耻的诗人
很有道理啊
他是以"化"为
写作常态的
抄袭家



在中国最早封杀
大抄袭家的是中岛
当时不是因为抄袭
而是因为投敌



见我喜欢的诗人
痖弦出回忆录了
我却毫无阅读的愿望
因为他是一个好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