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9年10月)之三

◎伊沙



v短诗


《日记:10月1日》

莺歌燕舞
悲欣交集



《秋》

长安的秋
是连绵细雨
针织而成


《自省》

我想被国家主义
裹胁而去
而不得


《文学翻译亦如是》

我不会因为
儿时的情结
而不厌恶
中国的所谓
配音艺术
他们当然
看过原版
老外明明
不那么说话
老外说的
都是人话
他们非要
为老外
创造一种
汉语中的
洋腔洋调洋斤浜
来欺骗
已经被骗得够惨的
自己的同胞


《台词》

打开电视
一个频道
在放美片
一个黑人
对另一个黑人说:
"别给我灌心灵鸡汤
咱们都是街头混的"
看得我哈哈大笑
我敢打赌
中国(含港台)
没有一个编剧
能写出这样一句台词


《工兵》

写诗
即在年代的地平线上
布雷
然后倾听大地的回声


《悲哀》

帮妻子取快递时
输入的是
某前友的手机号
感动了妻子
却没有感动自己
我为人性感到
深深的悲哀


《诺贝尔炸药奖》

又到一年痛经时
一项艾伦·金斯堡
查尔斯·布考斯基
都摸不到的奖
我若假装关心
就显得很做作


《晨》

有播音专业的
大学的早晨
有生机
无美好
人鸦啼鸣
乌云压顶



《寒露》

耶酥蜥蜴
挺胸抬头
水上飘


《猪狗不如》

请记住
在进入新世纪的
第20个年头
在第70届国庆之际
以不爱国之刀
想杀诗人的
唯一的涉诗人
名叫曹谁



《撒丁岛》

一位百岁老妪
大睁着永远
在流泪的眼睛
用无牙之口
朗诵诗:
"死神!为什么
你还不把我带走?"



《习惯》

起初是母训:
"肥皂比香皂
洗得干净"
后来变经验
我在可以选择时
都会选择肥皂



《日本老妪》

一位日本老妪
在街头
公共电话亭里
给人打电话
一边打
一边鞠躬
这并非
我亲眼所见
但因为是
吉永小百合演的
我相信是真的


《授课记》

列宁说过
青年人犯错误
上帝都会原谅
但是
请你们别犯
孔子不原谅的
错误:比如说
出卖老师



《新水浒传》

宋头领还没想到被招安
兄弟们早替自己
安排好了归宿


《授课记》

国师不可乱叫
排个节目
怎能叫国师
我们的国师是
孔子



《笑话》

没有郭老的大无耻
还梦想当诗歌国师
笑话笑话笑话
多少年来
我忍看朋辈成笑话


《自信》

一个民族的文化自信
是装不出来的
莫斯科
新圣女公墓门口
最显赫的位置上
是苏联大马戏团
扮演小丑的演员之墓
他恐怕无甚国际影响
但却给本国人民带来
无尽的欢乐


《卢工》

昨晚
来家串门的
是原先楼上的
老邻居卢工
我对他的
突出印象是
在我儿子的
棋童岁月中
老提着棋
上楼找他下
总是悻悻而归
一盘都赢不了
他也不知
让娃一盘


《棋童》

在儿子的棋童岁月中
杀败过一串著名诗人
也随时败给网上的
蒙面高手



《评委论》

诺贝尔文学奖评委
概括起来就是
地球文化边缘地带
一些好奇心特重
文学形式重口味的
文学老年离退办人员
看不出常态文学
有真功夫的真高手
连托翁他娘的都看不出
行大道者就不要
自做多情了
不就是给的钱多嘛


《扎西德勒》

在惠宾苑老安家
吃泡馍
隔壁桌有人说
要来34个顾客
我说长安诗歌节
公开场也没有过
这么多人吃饭
最终来了34个喇嘛
毎一个掰馍的手艺
都比我们好
对馍性的掌握
都比我们熟



《授课记》

当你有了
莫名的忧伤
情感便步入高级
连阴雨造成的抑郁
不算


《深秋》

秋雨连绵
久未闻鸟鸣
化身为落叶
抑或是雪花


《水至清亦有鱼》

小区住户们
在人工湖中
投放了金鱼、乌龟

吴雨伦赴美前
网购了一些虾
投放进去

让我和他妈
每次从桥上走过时
腰板都挺得笔直

《教育》

街道上
熊孩子要摸
遛狗者的狗
娃他妈教育他道:
"你不是狗的主人
狗要咬你咋办?"
熊孩子一蹦三尺高
坚决不听
坚持要摸
娃他妈又说:
"被狗咬会得狂犬病
会死的!"
熊孩子一下安静了
整个街道都安静了


《给抄袭犯演示什么叫化》

这是最坏的时代
我有一万条罪证
这是最好的时代
最后的证据是有
梅西


《评价》

九个司机
十个话多
我望了一眼
车窗外说:
"魏家凉皮不错"
司机不以为然:
"咋说呢
只能说
卫生条件还可以
没有让我拉过肚子"



《真相》

我的父亲
一位老战士说:
"我不是好兵
好兵都战死了!"


《女生》

一个女生
举手
起立
发言
她穿在衣服里面
裤子外面的纱裙
让整个教室
整座教学楼
都飘浮起来
升到云上


《城市民谣》

马路边上
棋盘两端
老汉指导少年:
"象走田,马走日"

十字路口
红绿灯下
母亲怀抱幼子:
"红灯停,绿灯行"


《我的交友之道》

不是诗疯子
不会找我玩
找我玩什么



《克隆人》

通过电视观影
常从中间看起
哦,这究竟是
怎样一部电影
好莱坞几大巨星
以其少年少女
时代的模样
相聚一堂
却又不是老电影
仿佛人类
真的可以逆生长
电影是从啥时候起
片尾重出一次片名
将我刚刚建立起的
美好幻觉
击得粉碎


《深秋》

朝阳的母鸡
孵化出
破壳而出的
鸟鸣



《水雷》

少年时代
在罗马尼亚电影
《多瑙河之波》中
初次见到水雷
那时我还没有开始
写诗
不知道诗人写诗
就如同制造水雷
在岸上的兵工厂
将它们造出来
放逐到时间的大河中
任其飘流
等待听响




《庆幸》

黄昏走过一条街
沿街全跳广场舞
从听觉上说
我走过一条
坏歌走廊
听得想吐
暗自庆幸
自己不是干的
不论好坏
流行为王的这一行


《包子铺》

老台门包子
在本城兴起

开了三年的A店
味道远不及
三个月死翘翘的B店

后者开在小区内
前者开在大路口



《书呆子》

你说长安似江南
他们不信
降雨量的数据
高过广东、福建时
他们说:不正常


《对话》

"还是家里的饭好
风清云淡⋯⋯"
"你吃了半只鸡
还叫风清云淡?"


《观影》

毎一次看到配角
压了主角的电影
我都会莫名兴奋



《口碑》

课间如厕大便时
听到两个男生
在议论我的一位女同事
"⋯⋯你能听懂她的课不?"
"靠,我听得一脸懵逼
感觉被强暴了⋯⋯"
隔档之内
我忍住笑声
大便通畅


《冰桶体验》

不久前
我才看过
一部外国片子
两个阿富汗人
一路偷渡去英国
一死一生
我还以为
这种事情
只会发生在
阿富汗这等国家
现如今
我的卅来个同胞
把这部电影
演成了血淋淋的现实
无一偷生



《维也纳姐妹》

白玫与艾娜
她们头发的颜色
是不同的
一个随爸爸
一个随妈妈
她们眼睛的颜色
却是一致的
多瑙河之波


《罐头情结》

多次探望父亲
他都送我
各种罐头
我提醒他
平时别吃这玩意
又特别理解
上一代人的
罐头情结
那可是好东西啊
我想起人类
把鬣狗称为
食腐动物
事情的真相是
若有鲜肉吃
它干吗要食腐



《黄桃罐头》

妻说:"小时候
这可是生病
才能吃到的东西啊!"



《中年的星期天》

妻想找个地方
远足
一时想不起
一处合适之地
便取缔了
代之以
去办一连串
似乎永远办不完的
事儿


《平庸去吧》

有些人
上帝给了点诗才
他们不想当诗人
他们以为在别处
上帝还会给其才
最终发现
上帝是个小气鬼
给人才只给一回


《回家》

在挪威的极夜
一位巴勒斯坦少年
难民的儿子
在得知自己女友
在家乡出嫁的消息
对着电话说:
"我就回来!"
然后
走上高台滑雪
的赛道
把自己发射回家



《自画像》

秋末最灿烂的阳光
把书房照彻为温室
怎么照也把我
照不成花朵
砸不烂煮不熟的
铁蚕豆闪闪发亮

《对话》

"张爱玲后来在美国
太穷了太惨了⋯⋯"
"那些留在中国大陆的
同代女作家呢?"


《本师宣言》

我乃天之骄子
精英教育培养出的
尖子中的尖子
专家中的专家
岂能向平庸时代
扩大招生后的
芸芸众生妥协
不,门儿都没有



《妄议者》

十月一,送寒衣
我走在给
祖父、祖母、母亲
买纸衣的路上
听到身前两位老者
在妄议国家
外交大事
把中国与伊朗
扯在一起
我不敢嘲笑他们
是疯子
没准儿三十年前
向两伊同时出售的炮弹
就是他们造的



《遍地肥鸽》

马路边上
我问一个
穿黄马甲的保洁工:
"哪儿有卖烧纸的?"
冷漠回答:
"不知道"
我转身离开
在三米外
遇见卖烧纸的老太太


《劝慰》

我对老婆说:
"你要觉得
世界待你不公
就想想我⋯⋯"
"那我更生气了!"
她斩钉截铁地回答


《设计》

关中特有的地貌
从原上到塬的
坡景房下面
是车库
还掏了俩窑洞
看车库的人住



《我的城》

多年前
我为可口可乐
大肆入侵本城的
巨幅海报
写过赞美诗
多年后
我就会为本城
残存的烟囱上的
国画
喝彩


《现代文明老师》

上课时戴耳机
白色耳线长如
郭沫若晚年
助听器上的
小男生
我是不干涉的
他没有影响到
其他人
至于他自己
爹妈说他
他会听吗
爱咋咋



《证言》

一给祖宗
送完寒衣
妻的工作
便转运了
一点都不
令我吃惊
全在一个
中国人的
价值观的
体系之内



《误听》

那天
在长安的饭桌上
维也纳二姐妹中的
姐姐白玫问我们
喜不喜欢
狄金森
我误听成了
狄更斯
说明老夫
小说的贼心
还没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