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诗选

◎蔡喜印



1、地震体验

读新诗典诗人
参观汶川地震遗址
写下的诗作
忽然想起
去年暑期
跟妻子和女儿
在重庆参观科技馆
进入地震体验室
看到的一幕
无论是大人
还是孩子
一个个
被震得
笑抽了
连发出的惊叫声
都是欢快的

2019/07/01



2、买桃

路边摊上买桃
电子秤显示
6.72元
女摊主说
“算6块5”
我说
“硬币装兜里
也爱掉
你干脆
收7块得了”
她接过10块钱
找我3块零钱
然后从摊上
挑了个烂桃
装进塑料袋里
笑眯眯对我说
“我这人做生意
从不占人便宜”

2019/07/02



3、窝子白打了

周末
几个部门负责人
约好到乡下钓鱼
坐下不久
突然接到市委书记
平调外省的消息
几个人
没了心情
决定收杆回城喝酒去
有一个
一边收拾东西
一边嘀咕道
“一条鱼都没钓到
他妈的
这窝子
算是白打了”

2019/07/02



4、抄近道

小巷里
一个驼背老头
将他拎着的
一个蛇皮袋
侧向扔进了
他右侧的
一户人家后院
然后
双手反剪着
摇摇晃晃走了

那是他自个儿家
这堵院墙
他翻不过去

2019/07/04



5、小葱分盆

妻子栽在
花盆里的小葱
长满了
拔出来
分成四盆
忽地想到
过去
在老家村里
经常会出现
一家几个儿子
长大后
一人起一栋房子
由原来的一户人家
变成两户
三户
四户
甚至五户六户

2019/07/04



6、遗憾

30年前
大学毕业前夕
学校原本安排有论文答辩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
学校最终没有
组织答辩会
只收走了
我们的毕业论文
30年后回想此事
心里仍然有着
无尽的遗憾
那可是我们
作为产品
出炉前的
最后一道关键工序
——淬火啊

2019/07/05



7、母亲摘豇豆

花400块钱
帮父母买了台
液晶电视
安装时
母亲嫌我乱花钱
数落了好半天
临走
她到屋后小菜园里
要摘一把豇豆
让我带回
给人感觉
母亲的气儿
还没消下去
那些还没长大的豇豆
都被母亲狠心地
从藤上
扯了下来
够我和妻子
吃几天

2019/07/05



8、诗歌不算

大学同学
筹办毕业30聚会
组委会让我写一篇
毕业30年感言
我极力推脱
“不说了
这个我写不了吗”
吴世飞不吃这一套
“你他妈别装孙子
大学那会儿
你是文学社社长
啥玩意儿写不出来呀
我不管
只要你写的
就是好的”
我说
“上次不发了
一首诗给你吗”
他断然否定道
“那个不行
诗歌不算”
我心说
这他妈的
不跟高考
写作文样吗

2019/07/06



9、无题

父亲有痴呆症
认定的事情
谁说也不管用
小妹情急之下
话说过头
“你这样磨人
不如死了算啦”
父亲记在心里
第二天跟母亲说
“有人希望我死
死不死
不由她说了算
我得问你
批不批准”

2019/07/06



10、乡村振兴座谈会

所有人发言
都他妈胡扯
简直令人作呕
当然
也有让人心怡的事儿
那就是欣赏对面
做记录的美女
她在那儿
也无事可做
双手搁在笔记本电脑上
不时做出一副怪脸
心说
如果每个乡村
能有几个这样的美女
那就真他妈
振兴了

2019/07/08



11、农民儿子娶了个城里媳妇

饭桌上
妻子说
“嫁入你们家
我不知多吃了
几多盐咯”

2019/07/08



12、市场部经理

在我办公室
坐了不到5分钟
就匆匆离去的
某中介机构的
市场部经理
去同事办公室
坐了一个多小时
方才离去
看着他下楼的背影
忽然想起自个儿
以前钓鱼的经历
先围着鱼塘
转一圈
水里看不到鱼
掉头就走
如果有鱼游动
那就坐下来
打窝子

2019/07/09



13、工本费

1993年
市粮食局
在取消粮食供应前
下发紧急通知
将城镇居民粮油供应证
集中换发了一次
每本收取工本费
12块

2019/07/09



14、公益岗位

小妹身体不好
家境有些艰难
社区给了个
公益性岗位
每月1000块
还没几个月
就降到650了
小妹问社区主任
“咋下降了这么多”
主任一脸的不高兴
“你要嫌少的话
这份工作
你可以不做
还不知多少人
求都求不到呢”

2019/07/09



15、父亲对摔死充满信心

父亲没睡午觉习惯
喜欢坐凳子上
打瞌睡
经常摔倒在地
这次差点儿
磕在楼梯台阶上
母亲拿手指着说
“要是他后脑勺
磕这儿
说不定
就出大事儿了”
父亲笑呵呵的
“我就巴不得
一下子走掉”
母亲板着脸说
“就怕你一下子
摔不死
瘫在床上
害几个后人呢”
父亲一本正经道
“我这辈子
又没做坏事
怎么可能
就摔不死”

2019/07/10



16、消毒水

带着孙子
在公园溜达的老哥
让小家伙趴他腿上
一只手搂着
另一只手
不停地
朝小家伙腿上
被蚊子叮咬过的地方
抹口水
看我瞅了一眼
他冲我笑了
“这是不花钱的
消毒水”

2019/07/11



17、户主

小姨子一家
夫妻俩和大儿子
户籍从北京迁入了香港
人却依然住在北京
户口簿上
就剩下3岁的小儿子
现在
他是户主

2019/07/11



18、阑尾

整个大楼
到处一派
繁忙景象
唯独
我的办公室
冷冷清清

2019/07/12



19、保号

老罗女儿
16岁读高中时
白血病没的
下葬时
夫妻俩
将女儿手机
也一同放进了墓室
转眼10年过去
他们仍在
给女儿手机
充值

2019/07/12



20、药店收银员

上药店
帮母亲买金银花露
收银员操作失误
从我卡上
多收了12块钱
她一下子懵了
我说
“你退我12块钱现金
不就得了”
“用医保卡套现
那是违法
你懂不懂”
她义正辞严
给拒绝了

2019/07/13



21、山里人家

在一座山坳里
单门独户的
一家农户门前
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
开着辆红色玩具汽车
满场子绕圈儿
旁边老两口
男的修农具
女的洗衣服
几只觅食的母鸡
时不时
被孩子撵得
扑腾几下

2019/07/14



22、铁气

父亲的毛巾
不知用多长时间
都变成铁灰色了
我说换一条吧
父亲不同意
母亲也不同意
“昨天我刚帮他洗过
你爸打了一辈子铁
体内铁气太重
啥颜色的毛巾
只要给他用
要不多长时间
就变成这颜色”
当了一辈子文盲的母亲
竟然自创出一个词
“铁气”

2019/07/15



23、探底

从长沙回的车上
女儿身边的大姐
赶巧是本城的
跟她聊了半小时后
话锋一转
问她
“非节非假的
你急着赶回家来
是被父母逼婚吗”
女儿说
“不是
我已结婚了”
然后
那女人
不作声
靠在椅背上
闭目养神
我说
“她家有个
没谈朋友的儿子吧”
女儿笑了

2019/07/15



24、无题

骑自行车上班
走进通往单位的巷子
一辆小车从支巷出来
也没鸣笛
险些撞上
走过后
回头瞅了眼
心说
还好
是辆宝马
真要被撞了
也不怕
这主有钱

2019/07/15



25、稀客

妻子经常
一个多月
不回父母家一趟
邻居朱婶碰到了
跟她打招呼
“哎唷
你是个稀客哟”
妻子连忙回说
“我哪儿是客呀
回自己家呢”
朱婶笑笑
摇摇头走了
仿佛
她话里有话
妻子没理解她意思
重点不在“客”字
而在“稀”字上

2019/07/17



26、跟母亲通电话

母亲耳背
每次通电话
等她说完后
我就把嘴巴
凑到手机
麦克风跟前
讲话的时候
总感觉贴着
母亲耳朵样
又不免担心
声音太大
会炸伤
她的耳朵

2019/07/17



27、观战

家属院里
几个退休的
老头老太太
每天下午
约在一起抹牌
今儿
老刘头到晚了
被别人顶了角儿
只能在旁边观战
担心被看的人
手气不好
输了牌冲他发火
只得一个个背后
轮着看
想多嘴的时候
就走到旁边去
吐口痰

2019/07/17



28、衙役

小姨子这趟回来
跟岳母过80岁生日
顺便与同学聚了聚
她跟我打听
她一个在市政府办公室工作的同学
“他很受我们同学欢迎
我搞不清楚
他到底担任什么职务
每次聚会
咋必有他”
“科长”
“那我越发不明白了
一个科长有什么好巴结的
这要放在北京
等于是衙门里
最底层的”
“放到古代
叫做‘衙役’”
岳父在旁边
插了一嘴

2019/07/18



29、米蛇

9岁那年暑假
母亲让我学做饭
之前总爱呆在厨房
(可得到更多吃的)
所以做饭的程序
早已烂熟于心
也就是说
到了由理论
转为实践的时候
母亲还是不放心
又把整个程序
对我讲了一遍
印象最深的是
她一再叮嘱我
打米煮饭时
如果发现
米缸里有蛇
千万不要害怕
拿碗搲米
离它稍远点儿
不惊动它就是
这种蛇叫米蛇
可保证我们家
米缸的米
永远搲不完

2019/07/19



30、1985年

高考结束
估分填报志愿后
在家等通知
那会儿
家里没电话
更别说手机
记不清哪天
父亲催我去学校看看
中午11点多到校
看到小黑板上
有我名字
和录取院校
“合肥工业大学”
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因为当初并没拿定主意填报
只是随口问了问班主任
他说
“这所学校录取分数很高
你估分不理想
最好别报”
是我不服气之下填报的
拿上通知书
回家路上
冲进百货公司
特意买了个新书包
把它装上
现在想来
太过夸张了

2019/07/20



31、邻居老哥的离婚理由

我有三高
高血脂
高血压
高血糖
还有脑梗
两人在一起
她天天跟我扯皮
这么好的社会
我被她吵死了
咋划得来

2019/07/20



32、绿

邻居家儿子结婚
女方提出彩礼钱
“万紫千红一片绿”
(1万张五元
1千张100元
1千张50元)
女邻居说
“房子买了
车也买了
临了又要彩礼钱
我一听什么‘一片绿’
脸都气绿了
这媳妇
我们家不要了
说不要就不要”

2019/07/21



33、启发

父亲舍不得
用自来水浇菜
把屋后下水道的盖板
掀起一块
在里面
筑了个挡水坝
他说他这么做
是受了
国家在长江上
建三峡大坝的启发

2019/07/21



34、学生的魔方

妻子把课堂上
收缴学生的魔方
带回家来
我说
“一个学期都过去了
为啥不还给学生”
“叫他上办公室去拿
他不去嘛
怪谁呢”
“你为啥不直接给他”
“他到办公室拿时
可以顺便
教训他几句呀”

2019/07/21



35、大家都是朋友

在一个酒局上
共同举杯时
他发现
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
是他多年不见的
仇人

2019/07/22



36、鼓风机

1970年代
电风扇
还没走进农村那会儿
每到三伏天
父亲会把生产大队
铁匠铺的鼓风机搬回
当风扇用
因为耗电
白天只在吃饭时
偶尔开一下
晚上
鼓风机架在门前稻场上
全家人跟幼儿园孩子样
面对面分坐两边乘凉
附近邻居
听见响声
也都跑来蹭风
每每这个时候
就感觉父亲
特么有本事

2019/07/23



37、父爱

儿子没驾照
借别人车开
出车祸走了
周年祭日
他联系
地下办证的
办了本驾照
烧给了儿子

2019/07/23



38、她们警惕性太高了

眼见不少诗人朋友
把家人带动起来
相继发展成诗人
想我周围的亲人
自身条件都不错
不禁也动了心
最先开始
游说女儿
接着是侄女
外甥女
妻子
最后
一个也没成功
我心想
莫非我的言辞
听着像做传销的
所以她们都拒绝
做我的下线

2019/07/23



39、道谢

女同事小J
来办公室
跟我说了件
并不重要的事儿
完后
走到门口
仿佛突然想起什么似的
转身到办公桌前
跟我道谢
为昨天班子成员会上
研究她换岗问题时
我仗义执言

2019/07/23



40、这话让人浮想联翩

电视采访中
一个警察坦言
“刚开始
他拒不认罪
后来
我们采取了一些措施
加大对他的审讯力度
他才如实供认
全部犯罪事实”

2019/07/24



41、嫁接

30多年前
他盗用另一个人的名字
以另一个人的身份
进入一所中专学校就读
从此
他开启了
另一种人生
在他原有的人生上
癞蛤蟆变青蛙

2019/07/24



42、开发区

几个村的土地
平整完后
一直没用上
头几年
卫星执法
拍到这大块荒地
市领导被问责时
承诺当年复耕
如今
长满野草
卫星照片上
全然分不出荒地与农田
分管土地的副市长
坐车打旁边长路过时
哈哈一笑
“说个实话
这几年长草后
连睡觉
都安稳多了”

2019/07/25



43、爱心超市

单位结对帮扶的
贫困村村支书说
“现在不允许捐钱
我们按照上级要求
村建了个爱心超市
你们可以买些
日常生活用品
送过来
存放在超市里
然后
我们按照贫困户的积分卡
奖给他们”
随行同事说
“这个主意好
可以激励贫困户”
支书笑了
“最终还得
讲究平均分配
不然
我这办公室
非得砸个稀巴烂”

2019/07/26



44、那年,有个女人跟我讨水喝

在郊区闲逛
看到路边
一台小水泵
在抽地下水
灌旁边
一口小水塘
一只珠颈斑鸠
在出水口附近
东张西望
一下子想起
1983年暑假
我捧着书
守着水泵
灌稻田时
一个过路的中年女人
突然跟我开口说
“同学
我能在你水泵这儿
捧几口水喝吗”

2019/07/28



45、暂时分居

他父亲去世时
葬在白山公墓
母亲去世
他嫌那儿价格太贵
托一个战友帮忙
葬在一个城郊村的村公墓里
连他父亲的十分之一
都没花到
他说
到时候
如果那边需要续费时
再把他父亲
也迁过来

2019/07/28



46、女儿学车

听女儿说
这一波学员走后
再就剩她一个人
我漫不经心问道
“你教练怎样”
她说
“人还不错”
“个子高吗”
“不高”
“壮吗”
“偏瘦
是个小个子”

2019/07/28




47、电视里老母探监

我们颠倒
我当我儿子你当我娘
像我到劳改队去了
你心里头如何想
你不说人上人就个平凡人
当个一般的人别给我脸上抹黑
你这个样子
我穿着鸭绒服也感不到暖和
我吃着山珍海味也不觉得有味
我现在过的是枯燥无味的生活
我好独立
我好孤单一个人
现在悬崖勒马
好好回到我身边

2019/07/29



48、西红柿

父母屋后小菜园
挨着路边
种了一溜
西红柿
我问母亲
“咋一个红的都没有”
“每一茬起来
刚刚透红
就被人摘走了”
母亲看了看周围
压低声音说

2019/07/29



49、工作研究会

一把手主持
开宗明义
“几个涉及资金使用的事项
前段时间急着赶进度
已经开始实施了
今天拿到会上
跟大家通个气
统一一下思想
补个会议记录
以免今后查出来
说不符合
重大事项决策程序”

2019/07/30



50、飞得更高

在乡间
走访贫困户
路过村旁的
一片坟园
看几个孩子
在旁边玩耍
其中一个
约莫10来岁的男孩
拿着一个纸飞机
站在一块墓碑上
扬起手臂
正欲抛出飞机
我善意提醒他
“站在墓碑上
对死人不礼貌”
他大喊起来
“它是我爷爷!”

2019/07/31



51、火辣的吻

天快亮时
一只母蚊子
在我下嘴唇
来了一口

2019/07/31




52、烧纸钱

单位附近的
一条支巷里
一个男人
光着上身
给前他不久去世的亲人
烧纸钱
见烧过的纸灰
烧着的纸钱
四处乱飞
旁边站着的
一个老太太
大声责问他
“你咋没弄点石灰
在地上打个圈儿呢”
烧纸钱的男人说
“哪知道他们
这么大胆
竟然抢到
我门前来了”

2019/07/31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