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扛铁轨的人雜誌

◎乌鸟鸟



傍晚六点,肩扛铁轨的人挤满了庸俗的大街
他们吹着不同籍贯的口哨,灰头土脸表情复杂

劣质的天空,总是充满了冒牌的烟草味
我扛着铁轨,到火车站去接一条发情的人

她正驾驶着载满美国水牛的蓝皮火车
千里迢迢地赶来爱我。我患有地中海嗜肉症

在一个常撞死人的十字路口等红灯变绿时
我歪歪脑袋,将铁轨,从左肩换到了右肩上

城市的马路,总是瘫痪在傍晚六点
下班的汽车总是在骂娘声中疲惫地爬回家

那些接到了人的人,肩上扛着一列火车
风尘扑扑的火车,总是散发着方便面的香味

2007.05.23。初稿于佛山
2017.07.18。修订于化州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