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9年10月)之二

◎伊沙




《北京行》(组诗)


《京城》

北京的鸟鸣
也分大院派
和胡同派
鸟巢里无鸣


《学会宽容》

早餐包子的馅儿里
放过酱油——鲁菜系
对酱类的滥用
不是我所了解的事
但我忽然想到
徐江喜欢
他是天津人民之一


《使馆区》

毎到北京使馆区
就会看见我的朋友
维马丁一家人
当年的北京岁月


《中岛的会场》

走进会场
见中岛正问:
"酒呢?
酒准备好了没有?"
——很熟悉
生活气息扑面而来
这就是典型的
中岛的会场

《逝者》

桌上有洛夫的桌签
工作人员甲对乙说:
"拿掉!这个诗人
今天不来"


《流行语》

两年前
父亲病发
亲人间开始
流行一句话:
"别吃堵血管的东西!"

一年前
洪烛病倒
老友间开始
流行同一句话:
"别吃堵血管的东西!"


《备忘录》

到火车站去
去体验一个民族的
心慌——不,心急火燎


《车过邢台》

车门边
一个长得像
老年王有尾的酒鬼
显然是喝了:
"郑州到了吧?"
我说:"是邢台"
老酒鬼表情迷茫
吃力地想着问:
"是不是七五年
闹地震那破地儿?"
我懒得搭理他
下车抽了半支烟


《燕赵悲歌》

列车蒙尘
吸着普天下
浓度至高的霾
在华北大地上
土遁



《车过安阳》

唯一
想起的
是顾长卫
导演的
《孔雀》


《车过灵宝》

关于灵宝
我能想起什么
大学时代
每次放假回家
母亲和外婆
都做好了
红烧肉等我
有一次
发现我
吃得不狼
问我为什么
我说车过灵宝时
我下车
买了一个菜盒吃



《北京点滴》

一些新诗朗诵爱好者
应该去看看医生
看看是否有暴力倾向



酒神与酒鬼
当弃我
行李太重时
我放弃酒



看过了红场
再看天安门
心头滚过俩词儿
好面儿
面儿大



在江湖人嘴里
曹猪从来都是屎
闹不闹都是屎



江湖也美好
左派骂过右派汉奸
现在给处境艰难的右派
颁奖



还是北京司机有文化
跟我聊了一路
民国文人的花花事儿



坏了
这列高铁到成都东
上了半车赵大爷
一落座就开始
掸花子




多少年来
与我相谈甚欢的
北京出租司机
竟无一人
去过西安



大诗人装不像
真的是也藏不住



有一位前友住在石家庄
我曾想象过去找他玩
现在车过石家庄
我为我有过的想法
而感到羞耻



别以为你们发明了直男一词
我们就不敢亮明
大老爷们的逻辑
一个男人娶了老婆就变了
就是他妈个窝囊废



我不明白
会场安排的官方摄影师
为什么老要呵斥被拍者
在今天这样的摄影师
已经很少了
一定是小说的典型人物



一位道家诗人
与我并无私谊
只是他多次做诗歌公益
都惠泽到我——这是缘
我不说,心有数



咦,什么情况
与我恢复邦交后
中岛开始向右转


《北京行》(组诗)


《京城》

北京的鸟鸣
也分大院派
和胡同派
鸟巢里无鸣


《学会宽容》

早餐包子的馅儿里
放过酱油——鲁菜系
对酱类的滥用
不是我所了解的事
但我忽然想到
徐江喜欢
他是天津人民之一


《使馆区》

毎到北京使馆区
就会看见我的朋友
维马丁一家人
当年的北京岁月


《中岛的会场》

走进会场
见中岛正问:
"酒呢?
酒准备好了没有?"
——很熟悉
生活气息扑面而来
这就是典型的
中岛的会场

《逝者》

桌上有洛夫的桌签
工作人员甲对乙说:
"拿掉!这个诗人
今天不来"


《流行语》

两年前
父亲病发
亲人间开始
流行一句话:
"别吃堵血管的东西!"

一年前
洪烛病倒
老友间开始
流行同一句话:
"别吃堵血管的东西!"


《备忘录》

到火车站去
去体验一个民族的
心慌——不,心急火燎


《车过邢台》

车门边
一个长得像
老年王有尾的酒鬼
显然是喝了:
"郑州到了吧?"
我说:"是邢台"
老酒鬼表情迷茫
吃力地想着问:
"是不是七五年
闹地震那破地儿?"
我懒得搭理他
下车抽了半支烟


《燕赵悲歌》

列车蒙尘
吸着普天下
浓度至高的霾
在华北大地上
土遁



《车过安阳》

唯一
想起的
是顾长卫
导演的
《孔雀》


《车过灵宝》

关于灵宝
我能想起什么
大学时代
每次放假回家
母亲和外婆
都做好了
红烧肉等我
有一次
发现我
吃得不狼
问我为什么
我说车过灵宝时
我下车
买了一个菜盒吃



《北京点滴》

一些新诗朗诵爱好者
应该去看看医生
看看是否有暴力倾向



酒神与酒鬼
当弃我
行李太重时
我放弃酒



看过了红场
再看天安门
心头滚过俩词儿
好面儿
面儿大



在江湖人嘴里
曹猪从来都是屎
闹不闹都是屎



江湖也美好
左派骂过右派汉奸
现在给处境艰难的右派
颁奖



还是北京司机有文化
跟我聊了一路
民国文人的花花事儿



坏了
这列高铁到成都东
上了半车赵大爷
一落座就开始
掸花子




多少年来
与我相谈甚欢的
北京出租司机
竟无一人
去过西安



大诗人装不像
真的是也藏不住



有一位前友住在石家庄
我曾想象过去找他玩
现在车过石家庄
我为我有过的想法
而感到羞耻



别以为你们发明了直男一词
我们就不敢亮明
大老爷们的逻辑
一个男人娶了老婆就变了
就是他妈个窝囊废



我不明白
会场安排的官方摄影师
为什么老要呵斥被拍者
在今天这样的摄影师
已经很少了
一定是小说的典型人物



一位道家诗人
与我并无私谊
只是他多次做诗歌公益
都惠泽到我——这是缘
我不说,心有数



咦,什么情况
与我恢复邦交后
中岛开始向右转

v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