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框(五首)

◎叶明新



目录

 

树丛中的活动室

空框

一轮落日

九月的风雨

黑蚂蚁

 

————————————

 

树丛中的活动室

 

小区的花园内有一栋平房

建在树丛中

白墙黑瓦,面积不小,环境不错

我从窗口往下看,能看到一角飞檐

我不知道房子的用途

某个傍晚路过门口

见门窗紧闭,透过稀薄的暮色

就看到了残障人士活动室的牌匾

 

我想起平时常听到琴声鼓声唱歌声

旋律高亢明快

感觉总在粉饰世道人心

想必都是从这里发出的

那就合情合理了

只是不明白

是残障人士聚集在这里

听人弹琴唱歌

还是那些琴声歌声就是由他们发出

 

除了听到,有时我还能看到

成群的残障人士走在花园的路上

他们服装统一,甚至拥有同样的面容

(某种疾病固有的面部特征)

可能一场活动刚刚结束

男男女女,无忧虑,无喜色

相聚带来的欢乐和躁动

似乎已经在心里平息

白墙黑瓦,静立一边

已关上了窗户和大门

2019.9.4

 

空框

 

山坡上的一大块坪地

杂草丛生,有一个空框躺在中间

显然过了很多年,木质发黑糜烂

但空框的痕迹依稀可辨

 

不知道它曾经是一扇门

还是一扇大窗户

如果是门,就曾有很多人进出其间

老人或者小孩

如果是窗户,此前的阴影和光线

透过光滑的玻璃投进了室内

 

是什么样的人家造起了新屋

又为何拆毁

现在他们搬去了哪里

人员结构,家庭生活

面对一片荒草和暮色又如何揣测

那曾经崭新的房子用了多久

门后有多少往事散失于云烟

 

砖块和地基的岩石已经被运走

可能被重复使用

成为另一栋新房的一部分

留下的凹坑也被填平

青草枯枝覆盖其上

而空框就快要消失

像一抹残渣,留在无人的地上

2019.9.5

 

一轮落日

 

西边的天空已经黑了

中间的东边的则是白的

一场大雨还没有来到头顶

我快步走过斑马线

遇到了年轻的异乡人

 

他身上带着远处的气息

被微风吹开,我捕捉到了一点

他脚步强健

爬山坡如履平地

走平地则几乎飞起来

我们擦肩而过。他不知去向

 

大洋的风由东往西吹

一点五公里之外

黄浦江在翻腾

我有一双腿

但要走五双腿的路程

经过了东海搜救中心的大楼门口

看到天水路的西边尽头

悬挂着一轮小落日

2019.9.6

 

九月的风雨

 

屋子里面有点闷热

我推开窗户

窗外很凉快

像一双冰冷的手按到了脸上

 

这确实是九月的风

似乎初秋已经进入了我们内心

 

眼前的几棵水杉长得高高的,过了一夏

枝叶在虚空里

呈现出顺从的姿态

似乎善就从中生长了出来

 

天空早就开始了下雨

雨点在屋顶上铺开

有一部分敲击地面,滴滴答答的

有很小的一部分倾斜着落进窗户里

就像蜻蜓朝着荷叶飞去

2019.9.7

 

黑蚂蚁

 

我的手

在过去的夏天里

经历了很多人和事

晒得有点黑

而我的身体

则像一个书生那样白

这种错乱

与季节的错乱差不多

日子都白露了

天气还热得像三伏天

 

现在我把手伸出来

它像一根茶树棍

只是没有多余的枝条

一只黑色的蚂蚁

在我手臂上爬着

它从中指的骨节处

走走停停

来到了手腕上方

在一颗小小的黑痣那儿停住了

它或许认为

看到了自己黑色的倒影

 

我坐在虹口区

四川北路

路边绿化带的围栏上

太阳像金子那样灿烂

照在屋上和地上

很多人在炎热中

走过我的身边

我手臂上的

这只黑色的蚂蚁

是从一棵树的根部

先爬到我的牛仔裤上

再爬到我的手上的

2019.9.8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