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鸟来了(2012年的诗)

◎叶蔚然



海鸟来了



海鸟闻着酒气来了
海鸟闻着骚味来了
海鸟闻着腥味来了
海鸟闻着臭味来了

海鸟爱发丝
爱那些还努力要活着要攀爬要痉挛的黑暗 
海鸟爱眼球 眼球里有虫洞 有枪筒 冒着灼热的微烟

海鸟爱头骨
爱头骨是钻石
海鸟爱血
血是磨金石的砂
海鸟爱
我碎裂的一颗心啊

啄它
干干净净

海鸟
红眼的海鸟
在大海与陆地盘旋 俯冲 像喝高了的疯狂酒鬼

浪尖之上
愤怒 尖叫
恶狠狠
强忍
不哭


2012-11-06 22:11



很久以前,驯服东北虎几乎是不可能的


五花大绑
四蹄朝天
褪干净
刮干净
屠夫手法麻利 
一刀捅入
然后
用脸盆接
蹿出的血
嘶叫
挣扎
屠夫转动刀锋
卸下
整个头颅
切口异常整齐
冒着热气

他们把凶悍的东北虎关在铁笼里
给它看怎么杀一头猪
虎也会流泪

村落外 落日与红霞染红 积雪的山岗
西方是中世纪
你比如尼德兰那边
到了16世纪
小勃鲁盖尔笔下
也和这里风景很像

只是这里一千年不变
猛虎
越来越少
剩下几头
也都娘了吧唧的
灭绝也好

屠宰场宰杀
也都工业化了



2012-11-06 23:09



所谓正能量



是啊
谁愿意总是提令人沮丧的事呢
去年一年
我老了
自己明显感觉到
我妈得这个病的那天
我理解了什么叫
一夜白头
鬓角居然白了
一年
熬过去了
那些个医生的预言都去他妈的吧
我们都还活着
好好的
我爸也明显老了
他付出实在太多
为了我妈
没法用语言表达
还说什么
如今我们一家人好好的
该做的 都努力做了
没法化疗放疗这些也停服了中药 接下来的一天天
快乐就好吧
像一个战士他坐在战壕里抱着枪 他已经打完最后一颗子弹然后就静静等待了 可他还是战士
哎我这么去比喻干啥
我回长春那些天
我们三个人
也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我和我爸在饭桌上争论政治一如既往
妈不关心这个一如既往
我是悲观主义者
对于明天
我想
我想啊
对于明天我们三个都是悲观主义者 这一点是肯定的
但对于此时
我们在一起这件事
我们都是非常开心的
不在于他俩听了我吹嘘未来要去捞多少钱 (当然吹嘘也是必需的)

嗯 明天再说明天的事吧
对于我们一家人 今天就太好了 当然我在心底是不愿意去这么
夸张 去比喻 
我只愿
今时今事理所当然

一切美好
美好下去
请小心的
请必须的




2012-05-01 02:14





什么都没有改变




苍蝇活着
蛆活着
世界被
留恋着

人也是
灵魂也是
纠缠着
剿杀着

即使是
炼狱
世界也被

留恋着

盐与大海
光与黑暗

秃鹫与尸骨
尸骨
与棺木

棺木与情人
情人与
情人反目

纠缠着
剿杀着

唯有闪电
不与任何事物一起——
闪电劈开一切

一切
是闪电的尸骨

人头满地

满地轱辘
捡起一个 置于颈项 

太好了
你可以继续活着

帝国!
永远

而太阳不落
电视开着
天宫

子宫
安好

一切安好啊——
连那些官员都可以因

嫖宿幼女罪

恬不知耻地
继续活着



2012-06-18 14:54








很极端的一个人
情绪大起大落
在我的博客垃圾箱里 有我作品的三分之二
所以我
这个诗人
是个写破诗的诗人
有时候也把一两首 从垃圾箱里 放出来 是那个时候 我觉得破诗歌也挺好啊——这不奇怪
神经兮兮
关注一批人
因为那个时候我觉得他们好啊
突然
烦躁
就一一删掉
如果有一天觉得还不错
重新关注
也不是不可能
今天早起
因为隔壁装修
感觉电钻
正从我大脑的位置钻进来
呜呜
呜呜
是半睡半醒的状态
应该还在做梦
想的却都是
终极问题:
我为什是我
不是别人
就死了
好不好
这么说死
幼稚
撒娇
不像中年人思维
可是我为什么不能拿出一首诗 就幼稚了就撒娇了 怎么了  反正是破诗
一反省自己
就容易全部否定自己
之前
所有的诗
都是破诗
我写的是
别人写的也都是
人是破人
东西是破东西
不必找理由
就是破
我的一个兄弟说这是个破不拉唧的时代
我的另一个兄弟反复说脏
当他们谈到对人世的厌恶和眷恋 我哧地笑了
我不眷恋
我真想干掉自己
不是吗
生不如死




好 还是回到我写诗歌的惯性里 给你一个场景 :南关岭——众人应仰视
鸿毛飘飘悠悠地下落 下落

在这里 我很难改变自己什么了 哪怕一点点
我写这样的诗歌
清晨
再次苏醒

我写这样的诗歌
像电钻

钻进头颅
击碎

活着的 完整的一切



2012-03-18 11:45



秩序感



今天
有人留言
说:
你诗歌里怎么就突兀出来的一行 是无意识这样吗——例如这个
我就笑
这个
是朋友这么写过
我觉得好玩儿
就学过来了
还有
我也学过
重复说一样的
重复说一样的
(比如这个)
我感觉
有时候
在我的诗歌里
有点这些
也不错
如果
硬是要追究
知识产权
那我可以不再这么写
除此之外
我还善用破折号——
我注意
可能惠特曼那里
也经常用
要不我就是记错了
对我来说
真的是
怎么写都行
在哪儿断句都行
那 有 什么  关
系  呢
我们要
写给
谁他妈看啊
至于秩序感
爱谁谁吧
我上课也一样
讲西方艺术史
我打算从文艺复兴开始  如果我高兴  我打算先讲
但丁  然后从一个截点分别往两端讲
我想一气讲完
然后没的可讲
我想说
我的艺术史重点是:
我个人的创作方法论——和这个艺术史的一个关联
这个艺术历史对中国当代艺术的一个关联
毕竟这个艺术史
还是被我们来用的
这也是它
被“知道了”之外
唯一的一点用处吧
毕竟听课的
没有从事考古的
和美术史专业研究的
我是真心想告诉 我的学生
我不是
一个好的艺术史老师
可我确认
那些知识对中国的社会现实没大意义——只有每一个体创作者
在他所处时代怎么 活着 创作 这样一个参照意义
蒙昧时代
艺术是个什么呢
除了
直指
自己的内心
这是好的工匠
份内的事情
我写诗
要那些句子俄罗斯方块一样摞在一起
急急忙忙
有序
无序
留下
抹除
除了时间
可以解释我诗歌的人

或许
只有我



2012-09-20 09:10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