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楼外速写

◎木易



多么突然的阴天,言语曾在五颜六色中穿插
稠云与细雨汇集一体,窗外偌大的空旷
包裹无数深沉冷酷的高楼,横加于内心那
巨大漫长的空洞,袭击我片刻不停的脆弱
它们和我一样,初始的物质,从未曾停滞
生长,与毁灭的朦胧,熔炼于城市的春风
此时片刻的安静,身旁的手机没有响声
世界关闭了窗户,不再释放惯有的嘈杂
相信我,我曾经见过悲伤,像那老牛的眼睛
办公桌上摆放的茶杯和亲人的遗照,画面上
静止故乡的阳光,被切片的时空缓慢地
混入眼前窗外多边形的世界,对面书架上
整齐排列的书籍,被构建、屠戮的断代史
科技、商业、权术与哲学,都曾在窗外的虚空
展开。也终于将要返回

2019.4.26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