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梦(外九首)

◎逸鸥



一个梦

梦见一只老虎。从山上踱步下来
虎虎生威。走进村子,把村里的人们
吓得四下逃窜。树上的麻雀
也呼啦啦,一哄而散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四肢僵硬
无法动弹。眼看它,瞪直一对眈眈虎眼
慢悠悠向我走近
 
越来越近。我急中生智,伸手
摸了摸老虎的头,然后又顺势
摸了一下它耳根处,毛茸茸的颈
 
这时。老虎突然调转屁股
后退两步,就像多年前
外婆在世时,养了十几年的那条老狗
挨着我,趴了下来
 

意外
 
睡前我把日历上
即将过去的一天撕掉
一不小心
撕了两页
这个小小的意外
突然让我满心欢喜
啊,我将穿越明天
直接到达
神秘的后天


天空

有一天
他突然仰面朝天
倒在地上
想爬起来
又使不出力气翻身
干脆就躺着
看天空
天气真好啊
湛蓝的天空飘着
还像小时候看到的一样
洁白的白云
啊,天空如此美丽
他发现自己
有几十年没有
仰起头来
这样看天空了


两个人在微信群干仗

聊着聊着
一个叫XXคิดถึง的
(以下简称A)
和一个叫XX么么哒的
(以下简称B)
就吵起来了
开始吵得不温不火
措辞得当
吵着吵着
A在群里发了一个滚
B立马回了一个操
战火因此升级
由吵变成了骂
越骂越狠
群里其他人
有好心劝架的
有火上浇油的
也有像我一样沉默不语
在一边观战的
可能是发言的人太多
不断跳出的字太快
A和B担心误伤无辜
就相互@名字骂
于是我在手机屏上
看到了奇妙的一幕
一会是闪闪发亮的星星
一会是罗曼蒂克的红心
让我在这个无聊的晚上
顿时感到无限美好


一样的下场

有时候
遇到烦心,恼火
又无处撒气的事
只好憋着
憋久了又怕把自己
憋出病来不划算
于是就一个人
找一处安静之所
静坐
其实坐着也没静下来
脑子还在
飞快地转
直到有一天
跑到一个山坡静坐时
看到一群哭哭啼啼的人
在对面山腰举行下葬礼
我才突发奇想
那新挖的坟坑
就是一个茅坑
死去的人
就是拉在茅坑里的一坨屎
活着的人
就是正在肠道里赶路的屎
但是我想不出
这个造屎的东西
是个什么东西
长什么样子
只能把这东西想象得
很大,特大,巨大
大得就像“国家”
这个大词
这样一想
我就对那个让我
憋了一肚子火的人
无所谓了
都他妈一样
迟早都要掉进茅坑


下雨了
 
我们走在乡中学
通往家的山路上
烈日当头
林子里间或传出
几声怪异的鸟叫
你时快时慢
紧跟在我后面
六月的天
说变就变
雨哗啦啦穿过阳光
就下起来了
铁皮文具盒
在书包里哐当哐当响
我们一路小跑
跑到前面水库
坝子上的分水亭
我扭头看你
目光在你微微隆起的胸部
停了一下
你惊慌地转过身子
把湿漉漉的衬衣
抻了抻




她向院角
一个玻璃鱼缸
扔石子
鱼缸里没有鱼
鱼缸里装着
半缸水
她不近不远
蹲在院子中间
一堆卵石上
随意地
捡起脚边的石子
往鱼缸里扔
扔进去的石子
有的很圆
有的不圆
她动作不快不慢
偶尔有几颗
落在缸沿上面
当的一声
又弹落在地
但她的准头
绝大多数很好
鱼缸里的水
在慢慢上升
直到将溢未溢
她突然把举起的手
又放回去
然后站起
转身
让伏在地上的影子
拖进屋去


一个人死了

一个人说死就死了
一个人死了但是他的昵称
还和我同在一个微信群
一个人轻轻松松匆匆忙忙
就死了。仿佛一个
害怕迟到的人赶着去赴约
顾不上披上他的马甲
删除并退出
这个虚拟世界


守墓人

一个人死了
他的马甲
还留在微信群
每次看到
他的头像
我就感到
恍惚
仿佛身处
一座衣冠冢
仿佛我们这些
活着的人
都在给他
守墓


一个死人被踢了

有人在单位微信群
说群里那个人
昨天晚上
死了。因为绝症
并保证消息
千真万确
这么年轻,唉
这么好的一个人,唉
愿他一路走好
愿天堂没有病痛
……
大家在群里
一片唏嘘
其中有一个人
把这个消息
艾特给了群主
没过多久
那个死去的人
就被踢出去了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