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斌 ⊙ 字象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手写时代的爱情(5首)

◎黄斌



手写时代的爱情


手写时代的爱情
已是甚为稀有的
抒情的手工
怀春的少男少女
在灯下给远方写信
手下红色或黑色的水笔
是一只急速排出
整齐圆卵的蚕蛾

手写时代的爱情
美得很欠缺  
也很完整
心在怦怦跳动 
字在黑夜中呼喊
伊人不在  但爱情在
没有什么能像这样的场景
既实现了爱情也提升了人性



香根湖的夕阳


深秋把意杨的树叶
染成金色和焦糖色
植物齐刷刷披挂上黄铜锃亮的铠甲
湖中倒影如新  沟垄宁静
夕阳立在小丘之上的树巅
是黄昏金色纱帐里红灿灿的圆顶
它正在下沉却感觉不到 
不久便已消失不见
一一收走了平原上每一根金线



向莱布尼茨致敬


现代科技再发达  也无法
抑制我对莱布尼茨的喜爱和尊敬
我相信宇宙是前定和谐的
也相信构成宇宙的最基本的单子
是单独的  封闭的和不可分割的
就像我们目前的文明
是建立在对电子的过度剥削之上的
我相信无机物和有机物
在构成上  大体如此
包括人体  并且我相信
情感不过是单子的各种运动形式
美也是 



诗歌之力


诗歌之力首先是命名的力量
一物从无到有  在我们庸常的世间
突然生成  像一个新生的婴儿
被助产士从母体中拽了出来
一个命名  即是一声啼哭
一声啼哭即改变了世界
次之  诗歌之力是描述的力量
这是文字的底线和硬核
让一物如其所是  被文字存储
任何经验都变成了新鲜的和可复制的
美感因而也是可以被存储的
可以被反复体验到的
再次  诗歌之力分发了人类的情感
情感无形  需要不停地被具象化
和被物化  并且需要不断地变幻
诗因之高速地  从一个具象跳动到
另一个具象  如川剧中急速的变脸
但诗歌之力的这种三足鼎立  必须依赖于
一个基本的平台  就是一个人此身的意愿
有如古人所说的言志  所谓言志
就是说出心中所想去的那个地方
在内是怀抱  在外是远方



扔书有感


以前我的书架总是塞得满满的
混乱无序  其实也没有认真读过几本  
近几年来  我扔掉了里面几乎所有的
现代主义的垃圾  它们以前实在太吵
就算整整齐齐地摆放在书架上
也像是在撕裂  扔掉它们之后  
我徒然觉得清静了不少
我的书架也因此像回过了神来
有了些从容气度
我因之似乎理解了空间的涵义
空  把可能性完完整整地向我端出
难怪房地产商人的一个平米那么值钱
我的书架  原来也是一座高楼大厦
以后我要像商人那样经营它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