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水 ⊙ 实验和练习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组诗:失】

◎伤水



【组诗:失】
 
                伤水/诗


失眠(之一)
 
我和我一直在进行艰苦的谈判
掏空自己,黑暗增加了黑暗
若用灯光填满
硕大的天空里,什么都杳无踪迹——
和我作对的仅仅是我
                 2014.10.26


失眠(之二)

我记得我写过这个诗题
这一点关系也没有。就像失眠
已经失眠过一样
好的,现在,我一个人穿过空巷
没有一只猫发现我。就像我在孤独的山顶
黑色的夜风吹着,怎么也不能吹黑我
想念的人全在梦中,而他们梦不见我
我遗世独立,我羽化而登仙
                             2015.7.27杭州

 
失约
 
黑暗摆脱夜
光亮甩开白昼

吻和唇的错过
拥抱和双臂的爽约
 
有忐就有忑,有徘就必须徊
酒不能失约于水,烟怎能爽约于火?
 
一次不用约定的约会
有你,没有我。从天而降,择地而生
                   2014.10.29


失窃
 
房间失窃了
暗夜醒来,茫然四顾:缺上段的财务分析
少下部的内保尔《幽灵国度》
哪张床有我躺倒的名字?
遭窃者喁喁独行,在众生喧哗的路上
我的喉咙失窃了声音
肚腹失窃了饥饿;我有钥匙,失窃了门
树绑架了伐木工,火劫持了盗火者
我有雄心,供谁壮志?
我从不认为暗夜供出了全部星星
琴键失窃的不会是手指
可以断定的是,高更窃偷了塔希提
马楚比楚高峰无疑被聂鲁达雪藏
太阳石的窃贼当然是帕斯
而我只想偷走一星鱼鳞,在浪丛中一夜夜蹲守
却被一尾随随便便的鱼拐走:
莫非腥味之鳞即是我原形?
大限到了,我只能把自己洗劫一空
不留遗嘱不留诗行不留病毒
我将夺门而出:当逃路失窃,满街众生顿然不见
把我绑架继而撕票,信用早已失窃
写错了。应该把我逮捕而枪毙
无需审判,法律早已失窃
只有河流尚在,将窃走的水一路销赃
                          2014.10.29

 
失神
 
看着你,你翕动的双唇
分明在述说着什么
我越过你,那些匆忙的古往今来
车水马龙和长吁短叹
所有的内容在我这里都是没有内容
我就是你烧掉的一截,删除的文档,而非留白
没有灰的烬,没有亮的光
笼罩,却什么也不抓住
有所有的方向却没有一条出路
全部敞开着却没有一扇门
貌似威严的石狮子,鼓凸着死去的双眼
而镇守等于离岗,看见等于看不见
存在接近于虚无
                            2014.11.10

 
失落
 
人在旅途,我一路遗落
握过的手,发出的感慨和未发出的修辞
烟飘出的烟,水流出的水
沿途腐烂的树根如体制内的腐败
我曾经足迹处处:教书、写书、办学
办报、办厂、多年的职业经理人……
天空总在望得到的远方,我一直不停行走
边走边掉
快将自己掉空了
空得没有我
现在,我只走我曾经走过,仿佛
为了拣拾以前的遗落
我认不得来路, 无法捡回过去
却有新的失去
我环顾四周找不到我
也不见刮过我的风,照过我的光 
                              2014.11.19

 
失衡
 
我们是彼此的楼梯
攀向对方
当我下去,你总拾阶而上
我们是相互的饭碗
我吃饱时,你正饿空
当我嗅出桂花清香
你抽走了桂树
我填好了词,你
早删了曲子
你赚取的正是我亏掉的部分
我在虚构的岸边,你
随水而去
泛着词语的波光
我的事物越来越重
疑虑沉入水底
我卸下的思想,你
全部装载一空
我们是互相的脚印
我背负地狱
你却早在天堂行走
              2014.11.25

 
失踪
 
烟还燃在刚才呆过的地方
笔记本打开着,新翻出的土地一样
我像不见了的耕牛、蒸发了的贷款
牛绳和银行卡握在你手上
钱却被他人盗取一空
按既定方针办,你可以活得很远
因此,没有人去寻找我
没有人去报案
大家很忙碌,子冉每天得去幼儿园
苏耶在马德里
我只得自己为自己贴张寻人启事:
伤水,男,住址不详,面目不详
失踪时间不详,故年龄不详
出走时身穿白衬衣灰西装
黑色皮靴棕色电脑袋
有知情者,请联系伤水
电话0576-7225230
一个不用回忆的过去时号码
                        2015.1.17

 
失散
 
突然看见
孩提时看见的海上漂浮物
条状,木头材质,但不清楚是什么
风暴后的海边,我们远眺着,猜疑着
直到它消失
这么多年来,太多不能确定的东西
从我身上漂流了出去
一直不知道它们到了哪里
无法预料和无法确定
构成了懊悔的一辈子。现在
即使一颗米粒要穿过稻浪来找我
我都会让它别动
我怕它和我失散,我宁愿从谷雨起步
拖着病体去找它,历经立夏、小满、芒种……
                                           2015.4.24

 
失败
 
好像一场失恋
爱情突然离去
好像一座房子的坍塌
而你正在房内考虑加固方案
所有措施均来不及手段
 
我对你说,这不是失败
真正的失败不是离去
是爱情从未降临
房子未曾坍塌,是你从未建造
面对图纸,你内心瞬间崩溃
 
你被自己打败而浑然不知
真正的失败是明知失败
而仍按内心前行
料定的结局如这场预报的暴雨
如期而至,且无可躲避
                             2015.5.18

 
失所

不同的伤口
说不出同一种痛
下班了,找个人喝两杯
对酌的人啊
不同的杯
饮不出同样的沉醉
去飞鸟集听茶
可不同的嘴
品不出相等的悠长
雨中进入隐去的小巷  
我淋的,和你们不一样的水
顺着雨丝,谁
爬上了天上
摔下来的水,溃败的分裂
我握住的原来是流淌
昨天艳阳是真的
此刻暴雨也是真的
唯有感受虚假
我突然。一种顿悟。无须
苦难地结束,我必须事先隐退
我已知道我该如何消失
                  2016.6.15

 
失重

不是站立过久,而是
皮肤所包裹着的过于沉重
快撑破了
身内器件就要一个个摔下

据说有隐形的翅膀
风紧张起来
能飘到哪里就算哪里,尽管
找不到自己

有谁时时记得自己

据说匀速圆周运动,能排除
引力。一个凡夫,如何达到
某种速度,并且匀速

平躺着行走
真是不错的抉择
           2016.7.8

 
失身

台风有无数爪子
掩住私处
也无处可避。每次失身
落日
恍惚中逃离

雪盖住大地。换了
形式

遮蔽和撕裂都是失身
台风和雪的自身
也是
       2016.7.8


消失
 
我知道来人会在路上消失
他消失的样子
一块冰被慢慢化掉
他刚才和我通话的声音
已经在某个地段断断续续
我不能确定我还能坚持多久
我应该趁机干点
英雄的事情
在某个地段,把自己豁出去
可是
我提起右臂,右臂就虚化了
我试着迈出虚假的左腿
左腿就真实了
我不是个见机行事的人
也不是个见好就收的家伙
我保持了姿势,而自己被消失
来人融化成一滩水
而我是一滩血
               2017.7.22杭州


因为失手,所以失守

我抬起左手再把右掌心
凑近眼前
纹路四奔五夺
什么都无法成为最后的掌控
尽管“诗应该是抽象的肉感”*
可是,思想的骨血
已然腐烂
我悲哀地看着自己
慢慢把双手翻转
手背上的刀痕只是曾经坚守的
纪念

           2019.8.2
(*瓦雷里语)


失魄

你走出躯壳,生活在
你想象的世界
而留在世上的——我们所能看到的
是一个走动的骨肉
会流血但不会痛
会呼喊,却没有声音
“我看见这一代最杰出的头脑毁于疯狂”
而握住你的手,软绵如
馊掉的空气
是的,我们彼此,都是过气的人
                                 
                           2019.8.3凌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