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空间的诗篇

◎修远



1、
平行空间的诗篇



道路的两旁观者是向后跌去的风景
陌生的城市都一个样子,无非是楼房,街道
不同的是,树和树的叶子。你拍的照片里我听到了
它们在咬金黄的耳朵。在说你呢,亲爱的
选择一个合适的旅店歇歇脚吧!别在车上睡了
别那样憋屈自己。洗洗疲惫,往脸上拍拍水,敷上精油
熏衣草的人儿!睡吧,睡吧
 
天镲亮时你又要出发,一路向西!
 
厨房传来烟机外壳抖动的声音,我以为是
你,在下汤面。放些小油菜,葱花,翻炒过的番茄鸡蛋
最后下锅——你用灶台简述着生活
小四方桌子,我们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
搜喜欢或者我没看过的电影,时间不能过长
随后还要读书,写自我吵翻天的诗
 
夜,有着超长的时间。你并不能
安详地熟睡,梦魇一直追踪、磕绊着
无数黑丝线,失重着轨迹。
空间倒转着,像旋转的水车,哗哗的声音像极了
你我的内心。一堵堵目光的红砖
走到那里都在垒“善言”的堰塞堤坝

古长城夯实的血光,有着不明就里的固执
岁月一段段地被断臂,尘土的尘土是活着还是死了
上面人型的痕迹踏着步调,腰上的兵器缠裹着绷带
从墙垛间探出脑袋,悠远而近,近而幽怨
马蹄声里腾起的狼烟拖着人影,在拉变了形的荒漠上
火星扑闪,跳动,追着风和不安息的眼睛

你伸出手握住罗盘的勺把纠正着
这里只有土,岩石,没有水。我和你一起做个
异乡人吧。哦,我还能指望什么呢!
心被踩在脚下,硬邦邦胡须里藏掖着骆驼黎
整个沙漠沉积着,说声话或喊叫,我想听到
嘶哑的人声。对于我这个呆头鸭的世界,小舌音颤动
      就是绝地湿吻般的清晨

天空的床朝着落日,双鱼和水瓶挂载着神圣的时刻
被附体的双鱼,呈现痛楚的色彩
     “看啊,她弯曲的四肢”
懒懒地伸开。小鱼儿,你是你母亲的神谕
而一个“毒”,把你送进突然的暴力
我吃噩梦,戴着这“毒”的像章沾着你的液体
构成我们三角的阴影。我肋骨离开肉体
元气所剩之一,就是你母亲还在给予
 
我不在,永远赤裸纯真的,你,你们
 
2019、11、2


2、
梨树的婚礼现场


土狗仰天吠叫上传着
指令,天狗吞日,这是什么世道啊
不能安顿的心,安顿下来吧!
开始看书,写诗,扫去多日的阴霾
飞机票退了,高铁票上的身份证号码被隐去
人儿啊。只有大白菜心里明了
 
而这里草木都是兵
——哨音,头盔,防爆服,木棒
好像到处都潜伏着杀机
收起不拘不束的目光
坏天气里,脸上要涂蜡,借问魔鬼明天的气候
 
温情的视线达到沉默的
深度。鸦无声,月亮的敏感词崩溃
落在睁开或合拢的眼皮上
毫无节奏的跳动,占据瓦屋顶
我触摸着水的皮肤
感觉到沉默的力量,我这颗老心脏
         血脉和你相通
 
看见梨树的婚礼现场
生命的红绳攥紧那只手,天空当日
有宝石的光洁度,平静打破
我的脚步只听从你神性的语言
秸秆的身体就一刻就冒出热气
血又回流,走路的样子晃来晃去
 
2019、11、4


3、
入口或出口



拧开台灯,摊开
翻到《小老头》,被庞德删去的篇章
点上一根烟,开始,翻……
”在高处地头那山羊在夜间咳嗽”*

急剧持续深咳,喉咙是开锅的水
还是咳,咳……能咳出什么呢?右手小拇指
麻木是血冲头。不能说,不能说

被烟熏黄的手指翻到《一个胡乱的混合体》
没有了人声,只有夜的罩子。烟缸
不情愿地又被塞进一根烟屁股。承受不住
自己的愚蠢,没有入口也没有出口

“我的开始之日便是我的结束之日”*

你说了什么又隐藏了什么!
只要活着就不去相信贫乏的荒唐
——困了,睡了!你也早点休息
此时,此地,现在,始终————*

*都取之艾略特诗歌


4、
象征主义的镜头


象征主义的镜头
        ——别让我们分开来受苦
               艾略特

象征主义的镜头,穿着
猫皮纹大氅的勇士,有人说那是
         豹子的

动作片里的假面骑士,是全能高手
音乐总是恰到其处地将黑白
          任他回煞

众生的镜像,撤换场景
受伤的腿切割自己的替代
      四肢是他的大脑

皮肤,骨头,活尸体
超验主义的黑冰。身后时间到了
       沉舟里猫骨碰豹骨

女儿是亮的,儿子是亮的
吱吱吱,时间镜像里的象征性
       她的沙发床和她去的路

2019/11/3

5、
X 档案


妄想来自于孩子们野蛮
土豆的秘密被切成薄片,藏在冰箱里
眼睛,不懂得聚焦也不能成像

燕麦成了无头的逃犯
依靠听力判定水流的方向
      而河流是漂浮的棺材
囚水的小家猫
      跌入挣扎的呼吸

面包片不需要仪式,不要感激
     果酱的嘴唇
            一定有可信服的味道
把仪式留给幸福的白馒头吧
     有疯狂的胃酸
             能够消食坚硬的石头

白馍馍配合着春天,一阵雷鸣
锣鼓也应和着。一个还留着尾巴的猴子
       讲着人话,骑着洋车子
              小坎肩溜光水滑
整理下头发,戴上墨镜遮住黑眼圈

一定要有一点傲慢,让钉子保住应有的
尊严。一棵树从胯下长出,在另一个世界里不死。

2019、10、31

6、
厚厚的窗帘拉上了


厚厚的窗帘拉上了
光,被切成丝线粘在地板上
此时,屋子悬在人声中
从你我的呼吸中难以企及
       又如此靠近

脚,踩在揉碎的法桐的毛球上
这钉骨的自由的空间
       一行行文字的响鞭,是我
一瞬间撕开蹈章按步的结束

2019、11、1


7、
从一只猫的皮毛里听到阴影



气流的坡脚,在河南的上空
炫耀它温暖的外套。有着邋遢男人的
乱发,胡须。猫警长塌着腰身从树上
跳到房顶,移动的黑丝绒。夜晚,我读书
来克服从它皮毛里 听到的阴影

当溃散的影子扑倒在地上
扔在野性的词语间,夜——快乐的简述
让人无法理解。思维的导图返回
徒劳地拧亮台灯,周遭的暗影让手指
无法辨认一个个魔性。记忆拱起脊背
                 不给我睡眠的通行证

烟丝一阵轰鸣,埋葬了人形的
脸。失去了什么,流动的颜色吗?
只有你的名字,在叫!穿过黑色的毛皮
等待黎明。你薰衣草的嘴唇彩色的
燃烧。你名字的行间里,在夜色
还未褪去时斧头砍进木头,那横在
                  你我之间的棺木

温柔的嘴唇第十三次贴在
干净的壁画上,更纯粹,更真理
越苦涩,而越法真实。盐,融进骨头里
音乐发出深意。而我受接回声
锋利的刺痛。杀死我,像原处那样
                    还我以微笑

2019、10、30

8、
虚弱的早晨


你看到虚弱的早晨,眼前是手术室
虚掩的门。绝望与哭喊——相互黏连的一对
一个攥着柄一个握着刃。而你紧紧地
躺下,冷笑的纱布刚刚蒙上,液体冰凉的
         小蛇就开始缓缓地蠕动

手插在裤兜里,感受着时间的
瓮里的汗蒸。等候着,藏进秒针的纵深
绑在它停顿的静电上,停顿,走开
又走过去,觉察到那道门,微微地动了一动

一条河与另一条河的中线地带
绿色和焦黄相交,带着静止的运动和沉默的循环
撕开的大地裂缝辨识出新的伤口

两盏闭合着的牛眼的
白炽灯上,陈旧的蛾翅又被新的黏上
我看着它,看着它。劫难的冰花敷在
我额头上,我给我的棺木用血刷新
词的钉板一遍一遍地撵过
我活着,再也感觉不到脚下的重量

而你在,我就会被湮没
穿过你的大海,一条潜泳的鱼
大张着嘴使劲呼吸,把原罪的泡沫挤出
所以,你在,我再也张不开人类的
嘴巴,说出最后一个词的词根

2019、10、29


9、
地标


土地的气味在光线下越发
浓厚。绢嵩、骆驼黎、针茅、冰草
对这些陌生的模样,我百度也不
一定准确。挂枝的枯棉壳迎接着天赐的雪棉

远方的镜头里,一个身影,注定了我的地标

而此刻,我能听到一个
嗓音,加强了在我耳廓里的回应
对于我一个远途的赶赴不比
你的冒险,披着黄金的暮色与黑夜相连
面对命运的摆弄,身体对折

罪与罚,字面的意义已经不重要

巨石不动,它挂在我脖子上
只是最轻的,空心比沙漠还要干涸
每一滴薰衣草的泪,需要建一座
水池也盛不下。深跪空星的夜晚
尘埃,你泪中之泪,却有不可说的苦涩

我先于你归于尘土却不能入

逆光中,耳语的女人触而不及
入骨,入词,入神幻和圣言
有多少词和词的盐,欲飞的姿态
命我写下亡灵书
——空杯空盏昨日高不可闻!
子宫之奶,蜜一样的女儿,再听不见!

2019、10、26


10、
不被允许


不被允许用一首诗到达
不被允许一首挽歌到达
只允许记忆沿百里无人烟的道路
被冰雹撞击汽车的挡风玻璃上
人形的哈气上被一张脸注视

       你,碗上的表针已破晓

信号中断,时间都没有赶上
外面的世界静默不语,循环的英文歌曲
只允许你的耳膜在深秋再现它的
灵光。十月的失血增加了我记忆的重量
没有了你的地点仍是定位的地方

       空寂了,而依旧是

走在恒常的街区,钥匙在
老地方。我的手不能,不能再吃它
上面只剩一个人的指膜
话语以外罪恶的那一页开始翻动
——只剩下这最后一页?

      在方向和方向之间
      依就,而依旧是你在的方向

2019、10、25,7点


11、
刚刚看到



刚刚看到一树黄叶
刚刚翻腾一束火焰
而不是今天晚上,是凌晨二点,挖城市耳屎的翻斗车回去,它又回到,回到月经干净的村庄。而
       我正看一本正经的书:育儿经。

刚刚看到一树黄叶
刚刚翻腾一束火焰
额头上的马蹄状的刺青。为什么,为什么没有再多点靛蓝,给麻脸的人更多些坑点。我正写
       过去式的时刻表,寻找出那一刻!

刚刚看到一树黄叶
刚刚翻腾一束火焰
戴着镣铐的男人是活着的男人。戴着口罩的男人是面具的男人。而戴着耳机的男人是不懂曲的            男人。没有眼泪的男人不是男人!

刚刚看到一树黄叶
刚刚翻腾一束火焰
没有时间吗!没有时间吗!平行里有时间的落差。没有一辈子时间,没有。码起来的
       在河南和新疆之间的时空没有广场!

而此时,一个女子正清理关闭她的广场。

2019、10、22


12、
选择


当大理石反射到她镜面的
脸上,鼻梁的中线将阳光一分左右
聚焦在
       肩胛的宝石蓝复眼的中心
              听着太阳的风暴

一根干裂的手杖,他背着
十字架
       该怎么走下去,给一个理由
              一个可以说服的理由

没有救世主,诗歌什么都不是
注满血的十字的木头,也不是,也不是!
          除非,新的石器
                    蜕化成一只单细胞

一截小肠,血的肠衣,母性的小鱼儿
游向他,鲨鱼亮出了锯齿
           罪恶的亮光闪动
                     沉落海底

2019、10、18


13、
单骑



秋天,她抓起“汉餐”
极速地寻找粮食,酒的先烈

塞外,流淌的酒曲只献给孤独的赶路人!

汽笛扩展着冲锋的沙漠的扇面
在寂静中,道路啊!荒凉中是否隐藏着阳光!

来世,是你给我的小花朵儿
在米袋子里生长。隐藏的小脚丫还粘连着

甚至心跳贴着薰衣草的皮肤
就颤抖起来。甚至命的哇哇声还打着招呼

而可耻的沉默而终于你游向了
绝境,终于而终于行凶的刀螺旋着搅了进去

2019、10、21夜


14、
深夜,一颗野蛮的心脏在放毒



被子平躺在床上,有着人形的怪状
牙刷架在缸子里,剃须刀在做着转身的运动
       无名的电话留下一纸缓刑书

深夜,一颗野蛮的心脏在放毒

隐私的灵魂从尽头走向尽头
做好了吗准备好了吗!
污泥爬向栏杆的石桥,明天的头条踢着门框
拇指刷新着点击量,右上角,右上角
.......天堂的小广告

光线闪到一旁,和你无限接近尾声
走过一座最长的小桥进入钟声的道路
      躺下!也就到达了

2019/11/5


15、
夜宿三神庙



火把顶着黄豆粒的光
雪,摸着脚脖,一根冻僵的刺
顶着腿骨。帽带系着脖子
勒紧喉结。在梦里跟着一抬花轿
上了预设的弧形桥,它就消失了
而顶上的红缨仍系在丈八蛇矛上

老和尚打酒回来,散装的二锅头
纯粮的。一仰脖灌下去,撞破胸口的罅隙
又被一个血气的词顶出,蒙住你的眼镜片
突然,断呵一声
——将名字的矛死死地投进雪地里

你的大枪堪比一只鹅毛笔,扛在肩膀上
命运女神也没能取下来。乌鸦就剩一只还在光秃的树枝上喊叫
——命啊——命啊,本是一个大忽悠
本就该血溅白虎堂
睡吧,在这无炊烟的地方正好歇歇脚
脚底板的死皮一层层地掉

电话进入无人区,别打了!
摁进去的刺就让它生根,卡在腰椎的第二节
它会不定时地发作,疼,才......
也别玩了,斗地主的房间已经关闭
        输得精光

只有渣土车的盖布像面破旗帜,一夜忙绿
抗生素的排水湖成了一堆堆的小山包
铲车,轧路机.......
正喘着粗气,把昨天的废墟划给明天用
拆市场,平地起高楼,把货架搬到荧光灯里
菠菜、芹菜、大白菜,猪肉、羊肉、牛肉卷......

你的手再也搬不动一只笔
......写明天的地址......蘸她泪水的咸

一张脸映在橱窗上,黑色的连衣裙摆
提着生活的篮子。新鲜的橙子,手指的螺旋
汁液挂在
   指尖
别,别呀!出生的省份里再也没生命出生

2019/11/9


16、
暗河

     

这里是墓地,是后生的风水
而我还称它——“坟场”

据说他们都开了穿透的眼睛

立冬了,我换上了轻羽绒
走在刚晋级的新贵——郑州,一条腊肠的街区

去吃焦急的胡辣汤,我看到的
太阳不是东方的一串珍珠,是页岩

是戈壁上的红石头。一本书只会被一只手打开
声音的锥子向后弯曲,在肺里呼吸

这呼吸是一个孩子在我体内
张开了嘴,像一颗星星那样招手,却......

在摔碎那只红酒杯的时候,凶器的手
跪着,跪向一个母亲,跪着拔草

严寒里北方的声音多么辽阔
这个声音的暴力,统治严寒,统治整齐的伤口

你人类的大脑是树上的两室
是记忆听醒了睡眠,是我骑在我头上的马

走出马廊,我的主人在戈壁的喊声
我饥饿的手在她脸上看着,开始吧,从新读书

2019、11、11


17
我害怕我的心啊



我怕我的心不死,因不死啊而变的激动,那就死掉吧!
当巨流跳下悬崖而疼痛,那就激动吧,继续死掉!
当水装进一面镜子而镜子变成一面大鼓,因嗡嗡作响而肿胀
雨夹雪的天气河流就现出野蛮的平静,堆出下坠的天空。
而天空的翅膀因你脸上落着燃烧的鸟儿,一大片向日葵成为镀金的太阳

戈壁滩上狂风统治着幻想而推动着记忆的牛羊挤成一堆黑暗
围栏编织着荒乱抖动起来,风暴继续鼓动造反的额头,你披着黑外衣的黑色
移动着石头,把冷酷的天空填满扣压住星球的圆顶。蔑视着慌乱中的
头晕的石头。厄运的巨大继续为风暴彻夜鼓掌,风暴也害怕起来
紧紧地搂在一起放大着哭泣,使严寒张大了嘴吃进了更多的沙子,肺呼吸着苦难

你和自己说话就是遥远的声音,十一月的脊背上留着过火的炭烧
面对流亡的时间意愿睡去了。睡去了一座子宫的教堂关闭着。如果原来是
善良如果原来是等待只允许一只记忆的手,请允许,允许它握成罪恶的
拳头而敲打另一个拳头,就像面对主而坐进铁椅子不是忏悔而是坐定忏悔
而那个男人的脸乌托邦的脸,是无人区里的煤——供你一起点燃


2019、11、11


18、
倒映(组诗)


1、
电影院

二楼,小型电影院。
扶梯像运煤的传送带,加上了
叠加的台阶,缓缓上升
红色的座椅像一块吸水海绵包住你
立体镜头里络腮胡须贴近
把你往海绵里又推了一寸

那胡子茬要是长在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的脸上呢
你,会发出少女的尖叫吗!

2、
乔丹

人类的幻想可不仅是你腾空的
三大步。聚光灯追着尖叫的
朝天椒少女。她们小蛮腰上刺着你瓷白
牙齿的头像,占有你

你去过全垒打,就像人类正去外太空

3、
台灯

醒着或睡去
溺水的人积蓄着水,用水洗着水
你说:黑,洗着黑

水,渗出醒着与睡去的时差

4、
向妓女问路

路,灯红酒绿
等着你,只有形体,今日斋戒

5、
不同的维度

你在岸上写生
—— 一条吃水很深的船
她在水里写生
——钩出,一副夹在腿上的望远镜

6、
黄昏

你头上意外的波浪
在厨房里忙碌,火,舔着生硬的锅底
等孩子放学。这段空白的时间
你注意到十年前的自己
用眉笔在
——纯洁的仇恨之声*
——梦中的女人总是爱恋的形体的象征*
下面划上了一道细细的痕

*取之帕斯诗选

2019、11、13


19、
一袭黑色婚纱的新娘



一袭黑婚纱的新娘
          这是什么地方,什么
          区域,世界的什么角落?

你穿招来嚼舌的颜色,让说去说吧!
让双手交错的空掌咬舌根吧!
来,我们“愚蠢”地走,谁还记得我们呢
离开脸、蜜剑,冷的、热的横断的风
在安宁和诞生安宁的地方,贪生,怕死

把黑暗揉成一团,扔进第一排
口水的食管里,那戴着套子的牙齿黏着唾液
还在琐碎着巷口街尾。我们原谅这些
不在乎生活的错愕。鼓起你嘴巴上的
颜色,单纯的善意,别无可挑

继续吧,继续穿那件黑色的婚纱
它就是你怀疑的衣服。

对于我们来说,就是让日子转弯
额头贴着窗户的树影,有法桐复苏的清凉
走在大街上随便吃点汤面,喝常温的水
吃饭时,说说生活的琐事是免不了的
哦,要当心哦!你不经意的话我会记下
偷偷地放在诗歌里。哎!别生气,那还是写给你的

读书的时候到了。关闭朋友圈
你在卧室,我就在客厅吧!
时间真快,茶水没凉就隔了夜。
“才看了几页书,就呼噜开了”
“起来,去床上睡去”
“你呢”?“我在看一会”

台灯开着,你继续看书。我秒睡,已经能忍受的呼噜声

2019、11、16


20、
渡屋



风大,这么小的雨拧不过沙尘暴
清了清嗓子,喘不过气来。头发贴在了脸上,风掐断了来电
公交车还没来,就是蜗牛也该爬到了
时间快到了,你又不会开车。唉,看你要多笨就有多笨!
别啰嗦了,等我回去吧!

法桐的落叶在雨水里被风不断地改变着方向
拥挤在一起,纠缠,羁绊。由此想到我们
读书,吃饭,吸烟......都在一起,你沉默的样子就是块木雕
而你后背上那颗痣总是赤身时才会让我摸索到
也是我们最清爽欢愉的时刻。

又点了一支烟,净化器的红灯从三个变回一个
我们的小窝孤独而宁静,像你的头像在微信圈里从来不闪
泡好的铁观音沉淀在玻璃壶底,在茶几上
配合着书架中间一袭深黄露出脚丫的姑娘陷入沉默
我们的一部分。我从没有这样的运气,告诉你。

命运的飞轮逮着我,朝着你
过去留在一堆不回转的记忆里,没有什么能阻挡
打开窗户让风进来,上座,来的都是客,在这局促的天气里
我一无所言,听着锁眼,看着我手指间的黄金叶
全部吸进肺里享用。我在这里变老,失去一切所有
不停念叨着你,对妻子的专属的称呼

2019、11、18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