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亮 ⊙ 从内心开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树木志(21首)

◎云亮



《枉凝眉》

玉兰花开得肆意
如一群蝴蝶蜂拥到树上
风来了又不能飞走
美的东西一旦感到了
沉重就是累的
花比树累。看上去
花被树捧着。事实上
每一朵花都点着脚尖
踩在树的陡峭处
风一吹,来往路人
都能看出树一门心思
要把花一朵不剩地
甩下来。只是花
紧握树的手死活不肯
松开。玉兰花
开得肆意,却孤单
如果周围其他的树
也陪着早早开花
并在争芳斗艳中掩饰
不住花期苦短的喟叹
玉兰花紧锁的眉头
或许会更舒展一些

《醉花阴》

三月里,总是绕不开
一些与花有关的事
看花,闻花,忍不住
折下一枝,随即后悔
一时冲动做了美的杀手

三月里,沿途的花
都成了拦路虎。用颜色
怒吼。用气味咬人。我们
之所以没有撒腿跑开
是因为我们的魂
早就被吓丢了

三月里,如果非要
逼着我开花
我就开在内心里
不让人看
也不让人闻
独自酿一小杯酒
让其愈久愈醇

《桃花曲》

看桃花,在城里
和到乡下是不一样的
桃树最大的心愿
是顺顺当当把桃子
结下来。城里人多
桃子留不住
一想到这个桃树就伤心
所以城里的桃花是哭
乡下的桃花才是笑

看桃花,到乡下地头
和去村子也不一样
地里结桃子,是为了
卖钱,像强迫女人
多生孩子一样变着法子
让桃树不胜重负
打农药还得罪了蝴蝶、蜜蜂
躲着飞
桃花笑得当然不开心

记忆中,最好的桃花
是老家村东胡同
一户赵姓人家的桃树
开出的。赵家栽的树
斜长进王家的院子里
桃花一开两家人就红了脸
闹别扭。有一年
两家突然和好了
商定结下桃子都来摘着吃

先是两家的孩子抢着摘
后是两家的孩子让着摘
再后来,两家人藏起手
都不摘。熟透的桃子
噼噼啪啪满地落
桃香和噼啪声把两家
之间的院墙推倒了
村上人赶来看热闹
撞上桃花样的一个好消息
赵家和王家的两个孩子
定亲了

《云梦谣》

花在开放
你在睡觉
花开得越旺
你睡得越香

在这黑压压的尘世上
即便不喜欢开花做梦
也要寻摸点
与黑暗无关的事来做

不为历史打更
自古至今
历史一直醒着
不给皇帝守坟
皇帝最不放心的
就是锦衣卫

开花,睡觉
睡觉,开花
花枝乱颤里
千亩良田易主
呼呼酣睡中
万里江河入梦

《风骤起》

风骤起。一朵花
上的九枚花瓣
被迫掉下三枚

风骤起。一朵花上
掉下的三枚花瓣
与掉下的众多花瓣
散布在龙奥北路上

芳香四溢。分不清
哪些是守在枝上
哪些是掉在地上的
花瓣发出的

风骤起。花瓣纷飞
像是在提醒路人
他们也是一些
被风吹落的花瓣

《探春令》

周遭正在变绿
不是一点点
而是一层一层地变
像谁举着把大刷子
倏地一下
人间便换了一副面孔

刷子那么大
举它的肯定更大
最起码得有力气
这么想的时候
我竟听见了吭哧
吭哧的喘息声

久久,望着那些
没有挂绿的部分
一会儿觉得它们
像书画作品的飞白
一会儿又觉得它们
像衣服上的破绽

《咏叶子》

树的意义全在叶子上
没有叶子,光秃秃的树干
扎得我们心疼
从贫瘠的田埂归来
我们夜夜梦见阳光
梦见阳光缠上手指
在床上,我们温暖地
打一个翻身

还是阳光理解我们
一大早就起来
在树上不知疲倦地
爬上爬下。终于
爬出了效果。终于
把树爬得生动起来
几乎在同一个早晨
我们撞上叶子诞生的消息

以后的日子,我们总想着
出来走走。总想来树下
做一个慈祥的姿势
像探望久别的孩子一样
用亲切的目光抚摸它们
每次见到叶子健康的模样
我们都掩饰不住心头的兴奋

就这样,叶子在我们暖意的
牵挂中,绿绿地拓展出
自己的空间
我们在绿色的天空下
乘凉,避雨,或者做一些
令我们心动的标记
这是叶子对我们的报答
抬头仰望的时刻
叶子会心地一笑
我们便看见了幸福

《柳絮飘》

被地面接在手里的一瞬
显然是不情愿的。又有
那么多的理由可以飘起来
所以,任何一个自以为
拥有了四月和阳光
就能以缠绵抢占先机的人
都是徒劳的。柳的柔
是天下出了名的。絮是柳
用最柔的口吻说出的话
那些抬头仰望的人
那些满地寻找的人
那些拱起手小心翼翼
把柳絮囚在掌中的人
显然都听见了柳的心声
却不一定听懂。柳絮纷飞
谁能从纷飞的柳絮中
一眼认出柳的绝望
谁才有机会成为情感擂台上
与柳决一高低的人

《闻折柳》

我爱柳树的披肩发
我爱柳树随风飘摇的俏姿态
我爱柳树月光下的呢喃语
我爱柳树掩面而泣的小悲伤
我爱柳树待字闺中的好脾性
我要娶一颗柳树做新娘
我要挖坑,填土,轻轻踩踏
把一棵柳树栽进我的生活里
我要浇水,陪护,不惜大把地
花费时光给一棵柳树止痛疗伤
我要祈祷,守望,期待,期盼
为一棵柳树的新生欢呼出泪来
我要跋山涉水,风餐露宿,寻江湖卦师
念念有词,屈指掐算我们的完婚日
我要操办酒席,宴请亲朋好友
大吃大喝,猜拳行令,敲锣打鼓
响爆竹燃烟花,让柳树永远忘不下
一生中最喜庆的一天
我要起早睡晚和柳树针头线脑地过日子
我要婆婆妈妈、拖泥带水、耳鬓厮磨
整日里和柳树形影不离的
我要学老家习俗给柳树起上俩名字
一个是乳名,叫柳柳;一个是学名
叫柳小柳
我要教柳树弹琴、下棋、写字、画画
吟诗、作赋,让柳树每片叶子
都多才多艺的,像个百变小爱侠
举手投足都让我脱口喊出“我爱”
两个字

《碧云天》

满树叶子,通过树干
把大地的秘密呈现出来
走在路上
被周围的景色感动
我们正走向大地的内部

风使满树叶子四散奔逃
但它们跑不出树枝
树枝跑不出树干
树干跑不出树根
树根是深深植入大地的血管

来到树下
满树叶子遮天蔽日
仿佛是在夜里
仿佛我们早已抵达大地的内部
耳朵里满是大地心脏的跳动
和血液流淌的声音

闭上眼睛
记忆猛然被满树叶子挤满了
我们心平气和地倚在树身
任一片片来自大地内部的叶子
轻轻把我们覆盖

《蝉声唱》

树上一响起蝉的叫声
他就会想到电锯。
他忍不住抬起头来。
他想为蝉出谋划策
把周围的树修剪得清爽些。
蝉不理会他的好意
只管死死抱着锯
拼命挥霍嗓子眼里的电。
他有些不快。
蝉的叫声再次响起时
他将不快对准电锯
不快没有了。他甚至
听见不快一分为二
接连落地的空空的回响。
蝉继续抱着锯
挥霍嗓子眼里的电。
他试着把身体里
其余的不快拿出来。
收到了同样的效果。
他喜欢上了蝉。
每年夏季他都掏心掏肺
让蝉把他修剪得
清清爽爽的。

《黄叶坠》

满目苍翠中,我格外
留意几枚早落的黄叶
一抹油彩被画到树上
又被树拒绝。今生今世
它们就不该做一片叶子
就做颜色。停留在
春天这位画家的笔上
看万物生长
就做颜色这两个字
就做空空洞洞的
一个词。止步于时空
这本无人装订的大书的
书页上。看日出日落
不再为一曲曲生命的悲歌
徒添几许感伤

《流苏惹》

甘泉村没有泉
有树,流苏树

前来看流苏树
像是邂逅这辈子
最不应该错过的一个人
那些捏着手机为流苏拍照的
看上去,多像在为这辈子
没有轰轰烈烈地爱过
而扼腕叹息

流苏树下,不迅速
爱上一个女子是有罪的
爱她刻意掩盖的丑
爱她心怀不甘的爱
爱她流苏树一样的流苏

甘泉村看流苏
意料之中的,当然是
又一次错过了这辈子
最不应该错过的那个人
始料未及的,应当是
不由自主带走了
流苏树的另外两个名字:
茶叶树和四月雪

《槐花暖》

济南的槐花谢了
大连的槐花开得正艳
这让我觉得
有些错过的东西
可以再找回来

走在街上,目光
总是看着满树槐花出神
把槐花看得都觉得
自己不是槐花了

晚上,见到餐桌上的
槐花饼,顿悟
今年还没吃到槐花呢
夹一片细嚼慢咽
像是非要把大连的槐花
吃出点济南味

《咏石榴》

突然,想活成一株
石榴树。突然想开花
结下一群嘻嘻哈哈的
小石榴。就在龙奥北路
与奥体东路交叉路口
那几棵紫得像哭一样的
紫叶李下,把他们
一天天拉扯大。我不哭
我又不是紫叶李
我是一株石榴树
我的生活就是领着石榴们
嘻嘻哈哈地笑。我的生命
就是让石榴们一天比一天
笑得好。知道这一生
我必须把守望认作
无可调换的唯一职业
和紫叶李一起,面对
一些忍不住想哭的事
我不学紫叶李,整日里
把自己搞得那么紫
仿佛稍一放松
就会有血滴下来
有血流下来又怎样
当石榴们满嘴血红地
咧开嘴巴,不管多疼
我都要他们对周围
保持一副笑模样

《吊白杨》

这个早晨的白杨树
并不适合做他的恋人
但他们还是相爱了
迅疾的
电闪雷鸣式的
说一些要命的话
做一些要命的事
受一些要命的伤

这个早晨不是白杨树的
这个早晨的白杨树
也不是他的
但那些要命的伤
死死盯上了他
也盯上了这个早晨的
白杨树
对于一个擅长把伤和爱情
撕扯到一块的人
很容易把这个早晨
换算成一段令人神往的
美好时光

我是真的不想告诉你:
这个美好的早晨的
一道美丽的闪电
把上班途中躲到白杨树下
避雨的他连同白杨树
焊接成了一个黑黢黢的
爱情标本

《抬望眼》

我看见所有的树木
为风而动。婴儿歌唱
石头酣睡。叶子学起鱼儿
用肢体向路人描述水的清凉
即便阳光照晒不到的地方
大地也没有停止奉献

在云端,在枝梢
在一条河日渐消瘦的尾巴上
鸟儿以沙哑的翅膀嘹亮地
喊出飞翔。天高地远
通过看不见的长线
几只风筝将一群人
稳稳地看护在休闲广场

那些被雨水点燃的
那些被火焰沏灭的
那些被燃烧壮大的
那些被寂静摧毁的
即便目光时时莅临的角落
记忆也没有停止遗忘

《树之冠》

树冠华美。被风惊动的一瞬
匆忙遮掩起帝王之相
天下是树冠的。树冠
是王者的队伍。为首的一个
永远在微服私访的路上
敢于卸下树冠的
大都是义军的头领
义军的头领也是树冠
如果能够忽略掉天下
一个树冠顶替另一个树冠
该是一件多么简洁的事
每一个树冠都懂得
砍伐树木要从根掘起
即便从根掘起
也难免有众多的树冠
蜂拥而起
满天下都是树冠的
只有树冠知道
树冠笼罩的天下
时时刻刻都不安宁

《十月书》

这个十月我总是遇见
栾树和黄金槐。
栾字令我念及亲人团聚。
黄金让我想到作古的帝王。

这个十月总是把情义
和权贵放在天平的两端。
看杠杆忽上忽下起伏
不定,我总是忍不住
抬手欲将一方狠狠按下。

但我的手不由自主地
停下来。我的手不是我
让其停下的。是空中的
什么把我的手绊了一下。

这个十月,我还遇见了
银杏和法国梧桐。
法桐身材高大,打眼
就知道是从赛场上下来的
篮球运动员。一叶一叶
下落的汗滴让我不忍关心
赛场上他们赢了还是输了。

同一棵树。猛然遇见
有时我喊银杏;有时
我唤白果。

《楸树赋》

楸树泊进秋天
叶子一半枯黄一半青葱
我试着将其一分为二
很显然
树身要细一些
树枝要少一些

却成了两棵
一棵黄的
一棵绿的
并肩站在秋天里
看上去不再那么孤单
像一个人和他的影子
像一件事和它
留下的记忆
一个条理清晰的秋天
肯定把你的内心照亮了

但枝叶错落
我无从下手
只能静静地看着
叶子落下来
一片黄的
一片绿的
有时接连好几片
像一群追逐打闹的孩子
黄的绿的都有

《秋风词》

清理落叶的人,一边
挥动扫帚,一边辨认
哪一片叶子是从
哪一棵树上落下来的

落叶像散布的羊群
一会儿被风驱动
一会儿被扫帚驱动

落叶越积越多
像羊群吃饱了
懒洋洋的
哪里也不想去

但不去不行。在羊群
一样被驱赶的命运里
风是鞭子,扫帚
也是鞭子

落叶继续堆积。直到
清理落叶的人放下扫帚
蹲下身,掏出火柴擦燃了

落叶纷飞。仿佛终于看见
他们的家不在树上
而是在天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