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亚 ⊙ 非亚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炸弹(17首)

◎非亚



《我到处找诗》

我到处去找诗。到处翻房间里每一个角落
拉开抽屉。橱柜。拆开所有的纸盒
打开冰箱
任何一个可能隐藏秘密的地方
我都去翻找

到了一座公园。我四处去看灌木花丛中
到底有什么,水塘里扔出一块石头
鱼群惊叫着
回声在空中传来一阵涟漪

大街上我找得更加起劲。大声喊消防队员快过来帮忙
救护车发出尖叫,人们停住脚步
或者围了上来,想看看我
抓住了什么

太阳继续燃烧。毫不犹豫。
月亮像绝对的球体,从地平线突然升起
天空有更多的秘密,一颗一颗距离遥远的星星
用广阔的虚空回答了我

教堂里的上帝呢。路过一座古老的建筑时
我的额头自动在想诗在哪里。一群孩子
在空地上和树木下面抓迷藏
他们大声地,对我这个疯子恶作剧
大叫着“诗在这里”
“诗在这里”

云朵转眼消失。窗户跌落马路
火苗又一次在灶台
燃烧

2019,10,31



《死者无法找到我们》

死者无法找到我们
他们总是迷路
总是认不得回家的那条路

他们的手里,也没有了一把黄铜钥匙
因此到处去敲门
碰运气
电线杆下他们,想贴出一张
寻人启事

但死者永远不会找到我们
我们的迷藏抓得很深
听见声音
但看不到彼此的身影
在悲伤的又一个早晨降临之后
乘坐一艘大船离开的他们
和我们,隔了万山千水
也隔了重重海洋

2019,10,30



《镜子》

第一个镜子
在房间里,原原本本地反映了真实的自我

第二个镜子
自我在那里,和钟表一起,发生了衰老,憔悴,和变形。

第三个镜子
自我的那个身体,被拉长,压缩,变窄,或者变肥
哈哈大笑

第四个镜子
自我开始被美颜,磨皮。技术进步满足了
人类心灵和视觉需要。

第五个镜子
有裂缝,自我在早晨,被分解成好几个
准备分手和打架

第六个镜子
上面有一层水雾。自我完全看不清自己。

第七个镜子
是彩色的。自我因此喜悦于红色或蓝色的体恤

第八个镜子在流血。
手腕被电视里的谎言割破。心脏一整晚
愤怒于人群的疯狂与幼稚

第九个镜子
属于国王,总统,主席,和第一书记。他们出门的时候,总是被乔装打扮。

第十个镜子
是什么?
自我在疑惑中拿起锤子,把平面化的玻璃彻底敲烂。

四分五裂的现实
到处冒烟。

2019,10,12



《月亮3》

月亮又一次在我的前面弹起
像路口巨大的信号灯
悬挂在正前方
我的左边是一座汽车呼啸的高架桥,右边是一个
高档小区,此刻的路口
没有警察也没有等待越过斑马线的下班人群
信号灯在思考十几秒之后会继续转换
彻夜不停
而月亮这个闯入街道上空的红色球体
在长时间闪耀之后
会和某一张树叶一起
跌落到树林
和楼房背后的空地

2019,10,24



《我的朋友》

我的朋友从外地过来看我
可能因为我
在海边巨大无比的都市
显得过于孤独

灵敏的蜥蜴在天花板慢慢爬过,它扭头看了看我
然后消失在一个缝隙

窗外带翅膀的昆虫呢
它嗡嗡飞着,然后朝着有光亮的地方
扑去

我的朋友远道而来
通过导航,在一个单位小区的拐角找到了我

现在
水平的屋顶下,是两只透明的茶杯
和两个面对着面的
灵魂

2019,10,29



《坐凳,或椅子》

我上午在地铁站或者公园里坐过的凳子
我离开后有一段时间
空缺在哪里
直到某一个人出现,坐了上去
在哪里休息
静静地想一些事情
或者等下一趟地铁过来,和我一样
他最后也会站起来
离开
空缺的位置,会留给下一个到来的人
甚至降落到花园的一只鸟
而我,早已离开那
走出了很远
太阳在天空的某个角度,犹如一盏喷灯
一直照耀着我

2019,10,20



《炸弹》

我的手机快没电了
它需要快速地
在房间
找到一个插头

需要源源不断的充血
像一根阴茎
重新勃


它也需要一个心脏
和我的心脏一起
隔着墙壁
也在跳动



现在,请让我在它又一次活过来之前
请让我离开
出去一会

除了拥抱在一起的
五根手指
双手不要摸到任何炸弹

2019,10,16



《质问写作》

写作是一种车轮
手腕的永动机

字体患上了瘙痒症,笔和键盘
不停抚摸固执的皮肤

为了寻找意义
脖子在伸长,游戏在继续

也为了在沙地上构筑一座房子
反复拆除,又不停
搭建

雄心隐约可见,流窜的兔子
就快要抓住

吱吱声意味着什么
发光体为何吸引神的注意

日复一日的写作是为了一个躯体的靠近
还是用相机快速抓住一个影子

是接受荧光灯的照射
还是手臂的欢呼

好像都不是
好像奔跑的过程更喜欢捣乱与猜谜

园林里的每一条路都那么有趣
人群里有几个灵魂总那么癫狂

抓住电线杆用头去撞击墙壁
跳进大海用洗衣机搅拌激动的浪花

趁年轻不停的书写
趁老年不停的穿透

死亡看上去就像一道闪电
时间看上去就像一个有奖投币机

答案永远没有
除了沮丧献给你一个太阳,除了月亮献给你一群星光

词语的香味充斥狭窄的厨房
油锅里的大餐又要填充抒情的胃

每一个念头都想爬上岸
每一个想法都有一个具体的雕塑

开始就是结束
结束又是开始

准备好了就请拿起笔
可以了就请沙沙书写

去他的镁光灯
去他的荣誉等身

写作就是一场审问
就是法庭和一根鞭子

让你尝尝我抽打的力度
让你尝尝鞭子摔进肉里的一种痛疼

2019,10,27~28



《每天坐地铁上班》

每天坐地铁上班
然后夜色中走出办公楼
穿过街头绿化
再次朝地铁站走去
身体在双腿的带动下,投入明亮的车厢
所有的人几乎都沉默
或翻看手机
只有地铁在呼啸,广播又一次提醒
而地铁的门会再次打开
一颗红色的跳动的心脏,以及冰凉的钥匙
会让我们,沿着各自的道路
返回各自黑暗中的
房间

2019,10,30



《肖像》

墙壁上挂着一个人的肖像
某一个晚上
夜深人静他走了下来
坐到以前的一张椅子上,往事犹如云朵
从窗口涌了进来
那个人低着头,拉开抽屉
悄悄地翻自己年轻时写下的日记
风扑棱棱地吹着院子里的一棵树木
树叶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
路过小区的月亮
伸出头
看了看,然后慢慢消失高楼后面
第二天黎明
在明亮的光线重回大地
鲜艳的太阳即将跳跃上房顶之前,那个人用玻璃,割掉自己的
大半截身体
重新爬上墙壁的那幅肖像,静静的客厅
水平的桌面,在时间的流逝中
又落下了淡淡的一道
尘埃

2019,10,27



《孤独》

孤独嫌弃自己长久以来都是一个人
然后悄悄的在人群里
爱上了我

像烟雾一样在一个早晨把我包围
让我团团转
在晕眩中找不到自


我在哪呢。我拿着一根棍子问空气里的耳朵
皮鞋摩擦着一块冰凉的花岗石

在我现身的一条小路
孤独迅速转过身,变成了一朵云
一棵树
一根电线杆

走过河边的那块空地时,我望着对面的三幢高楼
停留了一会

在我快步返回小区,掏出钥匙开门
准备度过这个电灯泡
发着亮光的
夜晚

孤独追了上来,扯着我的衣角
一起进了房间

我们脱光衣服,我们的蜜月开始了,我们床上的爱
没完美了

2019,10,16



《勺子》

勺子是一种记忆,当它
靠近你的嘴

牙齿乐意触碰到它的坚硬
嘴唇自动张开
手快乐地配合着大脑
美味的食品,随之被送进喉咙

在饭桌上的晚餐结束之后
它被洗干净
放回到橱柜里,干净的勺子
在杯盘狼藉之后恢复到了它的物理状态
带着优美的弧线
并且静静地
闪耀着一点反光

2019,10,29



《月亮》

今晚的月亮破烂不堪
不再完整
每月的某些时候它总是
带着残缺不全的脸庞来见我
停留在半空
不再生动
光彩照

在消防支队暗绿色的训练塔,在内环呼啸的高架桥
它忧伤地挂在梧桐树上面
不再饱满
美丽
我一个人走过局门路的路口时,看到它在对面
远远地呼唤我
我停下脚步
在栏杆边,静静注视这枚破烂不堪的月亮
让我用一首诗安慰她吧——
你的残缺,只是我们度过的某些日子的
某些时刻
是内陆痛苦,流血
失去希望,和大海动荡过后的哀伤
今夜,在我的脑海
在我晦暗,无力
犹如一团乱麻交织的梦里
你永远清晰如同少女的脸庞,静静地镶嵌在
我四方形的窗口
和屋顶上方

2019,10,19



《大石头巷》

傍晚的大石头巷
没几个人
路边的一家面馆
有两三桌客人
坐在四方餐桌旁边
一对中年夫妇
点了一盘青椒肉丝加一盘青菜
旁边的一对恋人
要了一盘杂烩,外加一盘干煸四季豆
他们吃得开心
兴高采烈
两个短发的老男人,在收银台前面大声说话
夜色中有几个男人掀开门帘走了进来
去了后面的包厢
如果是冬天,夜晚昏暗的天空下
大石头巷越发冷清
雪也许会飘下来,稀稀落落的路灯
映照着杂乱的脚印
我从面馆出来,在迎面而来的一阵冷风中
又一次想到了
曾经在我身边的你

2019,10,26



《悲伤穿着一件大衣》

悲伤穿着一件大衣
来敲你的门

他还戴着一个套头帽
踩着一对帆布皮鞋

背着一个背包
手里拎着一瓶酒

风暴灌满了他的口袋
棉布衣服散发着饭馆的烟味

一条屋顶上无形的曲线
标示出他过去的轨迹

他去过的小镇
他住过的连锁酒店,他拉过的一个女孩的手

午夜的阳台他观看月亮和流星
杂乱,缤纷的梦中流下幸福的眼泪

人生如同一列火车
钻进了山洞,又撞击一块广阔的平原

始终保持奔跑的姿势,好像有一块磁铁
在前面吸引恒星

那死去的朋友,兄弟,以及老年人
那渺无音讯的一个个名字

理想的火苗,犹如一盏高高的路灯
照着浪迹世界
又独自返回路边旅馆的那个人

悲伤穿着一件大衣,在风暴中
走进房间,悲伤低着头

在灯下用牙齿咬开一瓶酒
那逝去的时间像一头受伤的豹子,那死去的雄心嚎叫着窜进了原野

2019,10,27



《路过昆山》

我路过中途一个小站
没有下车
然后我听到列车员在广播里提醒
车门即将关闭
这个标注在地图上与我无关的车站
也许我永远不会到达
但是,人群中一定会有一些陌生的
疲惫不堪的面孔
在这个夜色笼罩的站台
在通往地下过道的
扶梯
犹如我生命中的一颗流星
迅速闪耀几下
然后又一次,熄灭在了远处

2019,10,25



《在角落里找自己》

影子在角落里找自己
他奇怪是谁
把他带到这里

大声地问着房间,房间里的窗户
以及墙壁
还有一束鲜花
衣柜的门默默地,保守着
一种秘密

白色的那只猫,贴着地板
悄悄的走了过来
它蓝色的眼睛看到
影子在舞蹈

在我饥饿的饭盒,大米,猪肉,鸡蛋,番茄,以及西蓝花
满足了我的胃,以及牙齿的咀嚼

而影子似乎在旁边大叫
是谁喂养了我
并让我如此虚无

在光线均匀的墙壁,他抓着扶手
在镜子里摸索

想找到一扇门,让我带他出去
相比于室内的软弱,纠缠
忧郁症和神经质
和反反复复

午后强烈的日光
让他在地面上飞了起来,天空让他旋转
风让他摇摆,晃动
并且哈哈
大笑

2019,10,1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