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桥 | 专栏 | 诗生活网

言说与沉默(十月诗选)

◎野桥



致谢

每日早上七点
杀死我几十万细胞的
是手机凶猛的闹铃
被迫醒来,混迹人世
但愿每一天都能获得
物质和精神的真谛

悲悯之心

一夜雨。难以止息
窗帘已紧紧拉上
灵魂还在雨中
我的灵魂下着雨
铁弯曲在我的体内
无法移除。铁弯曲并向下生长
使我的身体变得佝偻
呼喊成为一片片铁屑

挚爱

早晨起床喝完粥
躺下来听雨
它的持久性代表着一个诗人
对写作的挚爱
不是每一首诗都是在清醒的状态下
有时在梦中。他会遇到一些人
他跟他们说话,接受他们的礼物
这些礼物最后都变成了雨滴
和深潭里的水
他偶尔会掬一捧雨水
饮下去如石头和火焰
潭里映出他安静的影子
如此孤立,但却不可一世

神奇魔豆

写不下去时,我去搜索
他们大脑里都藏着什么
一颗神奇魔豆,破译着宇宙之谜
诗人已经将自己发射到天上
我总是呆呆望着天空
等待着一双手,把我像豆子一样
收走。放在我看不见的地方
一颗豆子转动着,魔法
在我大脑的每一个细胞里
发出文字难以承受和撬动的声音

独奏

上午他们坐在房间里交谈
他看着山巅流岚,即将被风吹散
山露出自己的犄角,就要顶破天了

一个人还不具备这样强大的力量
在人间他渺小如蚁。被一些乱石和高度
阻挡。他只是小心的避让和攀爬

天在不远处喊一个人
它想让他抵达远方
他丢失了耳朵,细细的把玩着一只风笛

策兰和我的心

我们在浪漫之都买花
你说是买心,心是蓝色
你的心和我的,早已不知去向
我们去海边找心,浪花是心之谜
它在礁石和沙滩上跳舞
我把我的心捧给路过大海的人
他们说从未见过这种颜色的心
我相信你把你的心藏起来了
没有谁会来买我的心
它只是在大海中一闪即逝的铁血

杀伐

在商场外围绕行一周
太阳隆重而热烈
阳光威逼着无处可遁的阴影
秋天最后的杀伐,刺亮了天空
我减去身上的累赘
预备与其厮杀一场
而坐在轮椅上的老者
正安详地看着他升起的手掌
我的人生是否已经全力以赴
没有慷慨激昂,无尽悲歌

心碎

你在家中走过的路我还在走
你握过的刀我还在用它切莱
因为陌生凉衣架上的衣夹
碎裂在我的手上已是第五个了
是你在不停地提出小小的抗议
你说我的手就是用来写字的
你说着我又将一个白色的瓷盘
打碎在地上声音来自遥远的天堂



芦苇飘过来飘过去
苇丛有两张脸
是父亲和母亲在轻声说话

芦苇飘到只有清瘦的骨头
我把它们点燃……

布尔什维克

买了一只土鸡
准备拿它给师母补身子
前不久她如我一样摔碎了膑骨
做了手术。现在困于家中
每隔二至三天换一次药
换药人从医生过渡到他的丈夫
这个可怜的女人怕疼
腿还不能完全弯曲
她康复的时间不会比我更长
半年中的后三个月
我几乎视死如归
把一只不再顺应人世的僵直之腿
硬生生的扳弯。像铁一样

我们和解吧,生活

当我发现我长出了卡夫卡的皮肤
站在暗黑的夜里
我渴求着一只奶牛的奶头
拼命叫唤,狠狠地咬住了它
我同时也脱尽了我的骨血和精神
瘫软在一堆牛毛和奶液之中
我们和解吧!请你给我一只口杯
让这个软体之物漱漱口
他满口胡言乱语。请给他时间
给他活人的哲学和死人的眼泪
我要从钉子和苦涩中回来
亲爱的,我还那么深深,深深的爱着你

一个人的宗教

一个人不会整日无事可做
而专伺写诗
即使有时间他也会四处走动
像一个披着袈裟的和尚

一个人眼里的景色总是多于灾难
这注定了他是一个有生命仪式感的写作者
你叫诗人他会听不见

一个人在峡谷和沟壑中捡石头
它们更像六字真言
被他轻声诵读
他的灵魂安睡在他走过的路上

快乐如焚

深秋是用来犯病的
每天写三首诗让我看上去
像一个精神病人
而阳光是一个性欲旺盛者
从早晨到黄昏
它一直在我的运行机器上
反复地做爱
按纽在我的手里
我忘记让自己停下来

捡秋

阳光吻着樱花林里的泥土和落叶
吻着你的小步伐和人世的空旷
你用树枝轻轻打着樱花树
捡起秋天仔细辨认
惊讶叶子形状和颜色是画出来的
那个带给你画笔的人
手里同样拈着秋的模样
她给你扎的辫子缤纷如蝶
阳光把你们赶进我的一首诗里
我也捡起了秋的欢笑

幸福

看她跑远了,我想打瞌睡
像一个心满意足的男人
捧着一颗火红的石榴
我们在念一首更红的诗
我们在打开秋天的一个太阳
它由无数的小水晶组成
看她把甜蜜噙在嘴里
我又打了一个更长的哈欠……

脱尘

整个秋天聆听你的一颗心
早已脱尘。失去了笔和手指
再也不会写了。我心已空
就像你的笛子永远都是空的
却能流出绝世的情怀
我应该躺下来化作流水
去追你的波浪。石头也可以
被你的神曲分开
我若是石头会分娩出无数的星星
寂静地闪烁在你的身边
我们用雪来表达火焰的干净和深情

战争与和平

亲爱的,我给你看这满山遍野
堆积的尸体。他们中有敌人,也有我的战友
我的水壶被打破,可它救了我一命
我给你看这血腥中的寂静
硝烟并未完全散去,食人的鸟
盘旋空中。我的枪成为一截木头
所有的子弹已经打空
战至最后一人,我却没有胜利的喜悦
此时被炮弹轰出的白茅根
很甜。像我们在溪水边亲吻
我还在等什么,是不是应该回家
我的眼泪从那些战死者的眼中
流出来。他们的思念并没有停止
我带不走这里的一切
泥土是我抓在手里的灰烬
我也像一只鸟,反复地盘旋
直到从梦中醒来,你告诉我人世很美
我们并没有去任何地方

三十九朵向日葵

三十九朵向日葵
梦想着天堂。在去英国的路上
天堂带走了他们的贫穷和痛苦

当地下半旗以致哀
一一深深的哀悼
不要急于去澄清和辩解

他们再也不会跟着太阳转动
人世的阴影里
永远埋着三十九颗谦卑的头颅

我想要雨水将我们洗干净

一一吴花燕自述

我今年二十四岁,四十三斤
随时都会被自己绊倒
弟弟一会儿把我当成姐姐
一会儿不认识我
五年了,我们用糟辣椒拌米饭
每月领回各自的300元
它是我在这个世上见过的最贵的钱
所有的美味都不会来到我们的嘴里
一场病拿去了我们的半条命
还有半条挣扎在淤泥之中
我想要雨水将我们洗干净
让太阳和更多的人看见
我们瘦骨伶仃的样子
请相信我没有吓唬人世
我的眼泪即使流出来
也是黑色。我想看到这个世上的钱
可以再多一些吗
(可以吗?尊敬的先生,美丽的小姐)
让我俯下身来亲吻
那怕它们只是被你遗失在了路上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