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晨骏 ⊙ 棉花小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9年的诗(九)

◎吴晨骏



吴晨骏  2019年的诗(九)


《去五常想起吴兆骞》

9月底,在黑龙江敞亮的阳光中
我们乘汽车去五常境内的
凤凰山西麓,登山观景

300多年前,流放23年的吴兆骞
也在9月底,从宁古塔坐马车回京
途经凤凰山东麓的沙岭

在沙岭(今之沙兰镇),吴兆骞一家
与前来相送的朋友弟子依依道别
两个多月后,吴兆骞抵京

来年正月的上元节,吴兆骞与营救他的
诗人纳兰性德、顾贞观,和友人陈维崧
畅饮于纳兰的花间草堂

从吴兆骞离开宁古塔,到他三年后去世
他无时无刻不在思念宁古塔的山水
河里的大鲤鱼和山上的野鸡

每当夜深人静时,他站在纳兰家的窗前
耳边总能听到从塞北传来的胡琴声
他的泪水会流湿衣襟

    2019.10.2


《两个满洲人》

此行去五常
我认识了两个满洲人
一个是爱新觉罗家的亲戚丁彦
目前生活在辽宁抚顺
他视故宫为自己的家
每次去北京都莫名地激动
还有一个是其家族随军
攻入山海关的黄辉
目前定居在北京
他们都是摄影家和散文家
他们两家的祖产
在近一百年的时间内消散殆尽
唯黄辉念念不忘一支红木做的古琴
多年中一直挂在墙上落灰
貌不惊人却价值连城
但也在文革中充公
我端起酒敬了他们
感谢他们的清帝把权力禅让给民国

    2019.10.2


《应国》

春秋末年
楚国吞并了应国
将应国埋葬在平顶山
白龟湖的湖底

我与森子、北鱼
在白龟湖边的宾馆
住了三天
他俩带我在白龟湖边散步

雨整整下了三天
仿佛应国的贵族们在向我
诉说他们国家的悲惨
鹰只能在地下飞(森子语)

鹰是应国人的图腾
每个死去的应国贵族
胸前都有一只玉鹰
啊,楚国人正像乌云一样攻来

    2019.10.4


《等待》

下午我与孟秋喝茶
罗鸣在傍晚出现
我们三人又改喝啤酒
喝到十点多钟
我跟罗鸣的车回家
现在我写诗
等会我去睡觉
我或许会做个梦
梦见我曾经与孟秋两人
坐在茶馆的玻璃房里
喝了一个下午的茶
等待小说家罗鸣的出现

    2019.10.4


《两处景点》

在五常,我们还去参观了两处
景点,一是历母山寺
寺院依山而建,我们到达的时候
已近黄昏,我登上半山腰的大雄宝殿
回身放眼远望山下的稻田

历母山寺众僧
信奉禅宗的分支
曹洞宗
与嵩山少林寺和
鼓山涌泉寺
是同一派系
提倡修持与劳动并行

另一处景点,拉林副都统衙门
是清代军政一体的衙门
任务是加强边境防务
并组织辖区内的农业生产

    2019.10.4


《黑夜一幕》

我坐在院子里看
手机上的画
常玉的《曲腿裸女》
放大了看
看细节
又看了合肥画家杨重光
转发的对常玉画的不同意见
转而我又看青岛王音的
一首诗《他们都拉出了永恒》
讲九个小提琴家
演奏巴赫的《柔板》
我只听过两个人
海菲兹和梅纽因
演奏的别的乐曲
而对其他七个人一无所知
我这样思考的时候
从漆黑的小路上
冲过来一个黑色的女子
我心中一凛
急忙抬头
女子在我近前迅速左转
冲进了我右边的黑暗

    2019.10.6


《关于外星人》

9月,哈尔滨五常
稻田里的公路上
只有我们这一辆大客车
孤独地行驶
车内,张樯与顾前两个
正热烈地讨论外星人:
“外星人来地球做什么
他们没必要对我们解释
就像我们没必要对地上的蚂蚁
解释什么。”

    2019.10.6


《凌晨听音乐》

现在是凌晨
昨天我瞎忙了一天
没有写诗
我感到很遗憾
对不起上帝
我打开电脑
听王音提到的那支
巴赫作曲的小提琴曲
由梅纽因演奏
我让脑中的液体
好好震荡了
几分钟
体验到音乐的微妙
明天我不用上班
我可以睡得很迟
我只是一个诗人
不用向谁报到
我花了半小时听
海菲兹参与演奏的
西贝柳斯小提琴协奏曲
十多年前我与万之兄
去芬兰,在西贝柳斯
塑像前拍照
后来我失踪了
万之到南京找过我
他把我从家中揪到
他住的酒店

    2019.10.8


《印度》

我在五常认识的
青岛摄影家韩加君
这几天正在印度

他拍了泰姬陵
大象,宫殿
和美丽的印度女人

他用镜头赞美印度
这个由雅利安侵略者
带来种姓习俗的国度

这个被蒙古人建立
的莫卧儿王朝
统治了三百多年的国家

我也想未来去一趟
印度,与我老婆一起到
恒河边,看印度人的生死观

    2019.10.8


《一个作品》

在哈尔滨贵宾楼酒店里
我第一次见到了从深圳
飞过来的远人和徐东
他俩都从事文学写作
这意味着他们必须严肃地
思考人生和社会
他们是我的同志
此后的几天中
我们观看五常市的山水
和稻田,他俩多有诗作记载
或感动于丰收,或流连于美景
在龙凤湖上泛舟时
我和远人刚好坐在一起
我们请对面的小伙子给我俩照相
远人英俊未褪的脸
从船舱的阴影中伸进阳光
将过去十五年我们的神交带进阳光
我们身后是空阔的湖水
我们共同完成了一个作品:合影

    2019.10.9


《诺奖之夜》

诺贝尔文学奖给了两个
我不知道的欧洲作家
这让我有点失望
说好的米兰-昆德拉和托马斯-品钦呢
还有前几天热闹了一会的残雪呢
我并不是说诺奖全给欧洲作家不可以
我是说诺奖应该照顾一下更老的作家
托马斯-品钦,1937年生,80多岁了
他坚持活到现在容易吗
米兰-昆德拉,则更老,1929年生
你们,瑞典文学院的大人们
你们不投票给残雪,我能忍
你们不投票给昆德拉和品钦
天会找你们

    2019.10.10


《扬州之心》

诗人远人花一个月时间
写成一本《史可法》
在此书的后记里
远人说史可法是在南城
被清兵主将多铎所擒
远人所言的依据
是史可法义子
史德威的祭文

清兵当时在扬州杀疯了
城内尸体堆积如山
史可法因不降而被杀
他的残肢被丢进尸山不见了
关于他的死,有多种说法
甚至有人说他没死
他逃出了扬州城
隐入山野

几天前我参加扬州诗人布兰臣
的诗歌研讨会。布兰臣说
在繁华程度上,古代的扬州
相当于现在的上海
想来也是,扬州地处
长江与运河的交点
江南的钱粮和美女
需要从扬州运往京师

清兵在扬州连杀十天
劫后余生的百姓
摸摸脑袋看在不在项上
偷生之情弥漫在每个扬州人心中

    2019.10.10


《布兰臣的乱》

我本想把布兰臣的诗
纳入扬州历史的框架来考察
但我在看了布兰臣的自述后
改变了主意
布兰臣自认为他诗的风格
来自他的“忧郁症与分裂症”
他是一个“时空混乱症患者”

布兰臣因此不是一个历史的人
而是现实中的一个人
他喜爱喝酒,不怎么说话
他还是一个“半神半兽”的儒商
他写诗的动机和去处也许
真的与我们这些俗人不一样

傅元峰教授在研讨会上客观
阐释了布兰臣诗中的“乱”
我现在认为布兰臣的乱
也许是布兰臣故意做出的效果
乱,是布兰臣抵抗现实压力的努力
在诗中的呈现
他一边奔跑一边将他的恐惧
混乱地撒在身后的路上

    2019.10.11


《陈云虎》

陈云虎已经20多天
没有出现在朋友圈
他最后一次出现是在9月19日
那天早晨6点他发了一首诗
《神经病》,讲有一个人
大清早在他小区外的广场上
抽陀螺

今天下午我发了个微信给他
他回信说他身体欠佳,在闭门思过
这种情况要是放在古代
我会立即备马赶去江北看他
可我没有
我只回信嘱他好好保重身体

    2019.10.11


《我在故我思》

所有的妓院都关门了
毕竟现在已经凌晨一点半了
妓女们也需要休息
这个我能理解
我又坐到河边的
椅子上,独自,抱着一瓶无糖可乐
我看着天上的星星和河对岸的灯光
我哼着醉酒的歌
河边只有我一人
我希望有个大胆的劫匪来抢我的包
我可以与他打一架
消耗我在人间的最后的精力

    2019.10.13


《孟秋来访》

一棵叫孟秋的树
偶然想念城东的两棵树
他立即拔起自己的树根
从市中心奔跑到城东

我们走进湿地公园
与公园里众多的树相聚
我们站在外秦淮河边
别的树都沉默不语

孟秋抬起树冠说
今晚的月亮好圆
罗鸣和我也一起看月亮
月光照耀着我们浑身的叶片

我们三棵树都巨大
也都很孤独
我们坐在有三个座位的跷跷板上
黑暗中玩了一会游戏

    2019.10.14


《桂花》

今天,桂花盛开的下午
我接到罗鸣的微信
让我晚上不要过早吃饭
在家原地待命

我刮掉胡须,洗完澡
坐在沙发上
把出行的装束平摊在身边
闻着桂花的清香

桂花是我中午散步时
从树枝上摘下的
我把这些金色的颗粒
洒在窗台上

我是一个诗人
命运把我安顿在古城南京
我邻居是一个旧时代的军阀
一个曾经的主任,罗鸣

    2019.10.18


《诗》

前次与本地诗人李黎见面
李黎严重地指出
你复出后写的诗
严重不如你早期的诗

我对他的批评表示认可
我早期的诗想捕捉蝴蝶的振翅
我现在的诗
仅仅想捕捉蝴蝶

用本地另一个诗人孟秋的话说
一亿年后
只有蝴蝶的标本是真诚的
我现在的诗只是写给一亿年后的考古学家
它们不是文学作品

    2019.10.22


《抗联》

在36年之前,东北抗联是以
绺子的形式存在
36年,抗联成立
领导者是杨靖宇、赵尚志等人
40年左右,抗联的主要队伍
被日军剿灭
其成员死的死,降的降

我花三天时间看完
电视剧“爱国者”
这是一部歌颂抗联的剧
我看的时候,快进掉了
编剧乱编的部分

这部电视剧有些镜头是在
东北凤凰山拍摄的
抗联也确曾在凤凰山构筑密营
在密营里有很多女同志

    2019.10.22


《绝望》

从36年到40年
东北抗联活跃了
4年,最多时有3万人
最后只剩下1500人
与日军周旋
抗联战士在零下40度
的寒冷中
战斗,毫无取胜的希望
一个女战士生下
瘦弱的孩子
继续行军
好久之后胎盘才掉下来
还有一个女战士
在伏击日军时
为防止3岁的孩子哭喊
悄悄地把孩子
扔进了山坳

    2019.10.22


《自由》

一座金字塔
一座悬空的金字塔
下面一群人举着塔
他们是民
也叫屁民,或草民
塔在生长
长粗,长高,刺入云层
那一片片云,在蓝天中飘着,像一幅画
民们举塔举累了
坐下息一会
喝点酒再站起来举
他们是自由的
有举塔的自由

    2019.10.23


《骨头》

我在菜场买猪肉的时候
看到身边一个小伙子拿起
一根猪骨头反复看
犹豫要不要买下
我劝他不要买骨头
还是直接买肉实惠点
现在的肉价是以前的两倍
骨头价格也翻了倍
买没有肉的骨头
实在没什么意思
那小伙子听我说完就走开了
他没舍得买骨头
肉也没买。

以上是我昨天吃饭时
听我老婆讲的。

    2019.10.22


《真实》

以前我总认为
我们的世界是真实的
在宇宙深处还有一个平行世界
它是我们这个世界的幻像

我今天忽然想到
也许我们的世界是不真实的
它只是一个幻像
那真实的世界存在于宇宙深处
我们无法感知的地方

    2019.10.23


《马雁》

前几天在一个诗人的朋友圈
看到怀念女诗人马雁的文章
马雁79年生
北大中文系毕业
2010年冬天她从成都出发
去上海跳楼
如果活到现在,她40岁
她生前的朋友们
对她跳楼的原因都含糊其辞
只周瓒在一篇回忆录中
说她有精神疾病
是精神分裂症还是抑郁症
周瓒也没说清楚
马雁写诗也写散文
我看了她的诗
印象较深的一首是她写
上苑美术馆里的艺术家们
她像一只被摘下翅膀的天鹅
在世上又快乐又痛苦地生活了31年

    2019.10.24


《朱令》

朱令中了铊毒
这是人人皆知的投毒案
案情也不复杂
到现在没有破案
据说是因投毒人没有自首

我也中毒很深
我中的是无形的毒
我与那个痴了的朱令
是毒友
我知道向我投毒的是何许人
我想将他们绳之以法
可我找不到法

    2019.10.24


《气》

我的邻居罗鸣写小说
但他喜欢与诗人做朋友
他自己不写诗
有时一起聚会时
一桌子只有他一个写小说的
别的人都写诗

有一次他写了几句
像诗的句子
发在朋友圈
发完之后,他很后悔
他觉得他的“气”被放掉了一部分
我理解他说的气是什么
也为他惋惜

    2019.10.24


《接人》

我到长途东站接
我母亲
我们坐公交车
经过富贵山隧道
明故宫
光华门
她很衰老
在漫长的路途上
我想到了太平天国
的洪秀全
想到他搞的
具有中国特色的
基督教
拜上帝教

    2019.10.25


《回城》

天黑后由八卦洲回城
我坐在滑行的车厢里
听平克-弗洛依德的歌
我迷糊,我麻醉
车灯光照出路面
和一些骑自行车的人
尚未发生的车祸像鬼魂一样
忽近忽远地逼迫着我

    2019.10.27


《去八卦洲》

寒露最近携带孩子和
老公李辉回到南京
她让我昨天去八卦洲聚会
我独自开车到
八卦洲上郑胜成的画室
遇到史总和郑胜成的邻居
以及郑胜成的老婆江敏
过了一会寒露一家到来
我们一起去八卦洲上
曹寇的祖居
一个很大的院子
门前是一条小河
中午饭后,我在曹寇的书房小憩片刻
曹寇带我去八卦洲的公共坟地
我们漫步在坟地里的小路上
我说,我感觉自己走在一个热闹的集市里
曹寇很同意

    2019.10.28


《逃》

前天我女儿结婚
我请了很多朋友
来参加婚礼
昨天我拆开朋友们给的红包
厚厚的一叠钱
足以让我逃进深山
隐居多年

    2019.10.28


《时光》

以后你不要写我
老顾对我说

我点头说
我不再写你了

回家后我想
我也遇到过
与老顾同样的困惑

我以前
也怕别人写我
我现在不怕了

老顾
你如果愿意
也写一写我

趁着我们手里的
大好时光
还没有完全流走

    2019.10.28


《场景》

我坐在院子里的长椅上
看手机
用眼睛的余光
注意到一个少妇
推着婴儿车
走过去
像一部电影里讲的
这场景之所以让我注意到
是因为它们被允许让我注意到

    2019.10.28


《刘姐是一个大气的女人》

回族人马康
谈到新疆当地的烤羊肉串
是用活羊当场宰杀
制成肉串立即烤
肉质鲜美
他说得我们口水直流
我提议从南京买只活羊
牵到他上海的画室
用他的烧烤炉
烤羊肉串
罗辑、陆子和周伟
都笑了
回家的路上
罗鸣让我写一首诗
要我夸刘姐是个大气的女人
当然,她是一个大气的女人
她请我们今晚喝了一场
没来由的酒
在云南路上最好的饭店

    2019.10.28


《天冷》

我坐在院子里写诗,哼歌
天冷了,我的衣衫又薄
身子有点发抖
现在的时节已不适合露天写诗
诗人韩雪说霜降已过
看来是真的
椅子上的我正受霜的入侵

    2019.10.29


《传送》

前段时间,青岛诗人王音
以为我是一个好人
他通过微信的名片分享
传送了一大批青岛的诗人艺术家给我
他身边最亲密的朋友
都成了我的好友
其中有帅哥
也有美女
刚才我想起,这件事
也可能是王音做的行为艺术
他怕他的朋友们丢失
让我替他做个备份

    2019.10.29


《晚秋》

一到傍晚,我的心就感到冷
树上叶片的绿是冷的
我周围的空气是冷的
我脚下城市的皮肤也冷下去
晚秋,所有事物都渐渐失去温度
时间也运行得奇怪
昨晚的欢宴离现在好像隔了好久
下次与朋友见面,是明年还是后年
处处都显得没有把握
我坐在长椅上,看
小区里的孩子玩亮闪闪的滚球

    2019.10.29


《寻找一首诗》

孟秋下午一点时让我多写诗
对我而言
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每次我写完一首诗
都不知道下一首在哪里
怎么写
我疯狂地在小区里散步
几个小时过去还没有头绪
写川普干掉了ISIS的巴格达迪?
写区块链?
写朱庆和的轶事?
我脑中变换一个个镜头
或者我写一首骂人的诗
骂谁?希特勒,这个人可以骂
但是那个谁,不可以骂
我写喝酒?写我对醉的理解
醉分两种
一种是无意的醉
一种是故意的醉――
自己把自己放倒

    2019.10.30


《栖霞寺》

去栖霞寺
前后
走了走
没看到
几个和尚
庙里游走着几个
高声喧哗的老家伙旅行团
(那些老不死的老男人)
庙里的店卖高价首饰
都是黑店
这种寺庙
已不适合人去修行

    2019.10.3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