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妹妹》等5个

◎边围



妹妹

之一

拉上屏风吧。让世界
在外面,而人在里面。
无须嬉扰。
此夜,适合沉默,
任何杂音都是冒犯——
静定是最美的抒情。
你深藏厚礼,
将前胸都濡湿了,
那里,有一连串遁词。
无人敢张望,和擦拭,
无人听清风吟,
你只管隐身入镜子。
趁茶温尚好,
不再浮游。何妨清净呢?


之二

也许,毫无必要。
重新上演的一幕,
令万物尴尬。
你,无法理解那份空洞,
酷似充盈时的虚无,
可令人失神。
怅然,乃至羞恼,
自视多情后的无情,
被你微笑着看穿。
“真的无处可躲吗?”
记忆,也无法删除,
纵使灵魂上的赤裸相对,
也再难掩饰。
淡忘孤独,何止需要一生。


之三

风已经散了。
那不止是一团迷雾,
更是一团迷误。
嗯,错觉。
上帝开给彼此的一个玩笑,
花篮被送错了窗台。
爱意,是朦胧的,
你并未轻易施与,
所有贪图都是自作聪明、
一厢情愿!青烟中,
谁的隐私也再不必探问,
夜更加深沉了。
你温柔的残忍,即在唇角,
不经意地上翘之时。


之四

休止符,在空气里,
变成了颤音。
心脏一直都在抖动,
并不因凝眸而停滞。
——不再注视远方,
女人影绰的欲念,无法窥见。
你笑靥中的密码,
已来不及破译。
闹钟响了,它很忠诚,
为一切插曲划上句点。
抑或,转身之前,
你已拨动最纤弱的弦,
然后走开……这一夜,
没有知音而只有隐约的星。

        2019.10.28-31.




分享寒冷

我的塔尖,并不高拔。
当你去漫游四方,
未曾留意我的坍陷,
正在加剧。一寸一寸,
我被内心的淤泥拖坠,
无从翻身。暂停!
倾危的意志已然瘫溃,
难以再支撑一秒。
你可怜悯:我的怯场、
我骤寒如冰的躯干。
而我,不配分享孤独,
不配让冬天来得更早。
请容我关闭耳朵,
稍稍,从窘境中出走,
躲回自己的洞窟——
你请留步,捧起热茶,
不必再为我的逃逸送行。

        2019.10.30.




残忍

没有了薰香的气味。
气泡上的幻彩,一旦破碎,
就再也无法复原。
“请勿摇晃烛光,
它已近微渺”,无法嗅见。
周四自此神秘起来,
无法碰触;最好从日历上
缓缓撕下。笑着,
接受折磨,或吞下苹果。
梦游的脚步无法整饬。

        2019.10.30.




委屈

瞬间离开车站,瞬间
消泯于空荡的车厢。
奔徙的意义,无人知晓,
更不愿被人轻易悯惜。
迅速化为纤尘,不被记挂,
不再勉强做一个大度的人。
回归空虚,暗自去颤栗,
要在内心里一遍遍嚎啕。
无须被晚风劝阻,无须
将一团癫乱的影丢给路人。

         2019.10.31.




无聊时刻

深陷于呆钝,无可自拔。
那时,时间被冰镇,
而凝固。嘀嗒,嘀嗒,
不过是幻觉——我在幻听,
你在幻视。有两个我,
或更多的我在抽搐,
耳朵里堵满了耳屎。
你的玩笑,并不可笑,
丢给空荡的碟子吧,
让它呈下整个夜晚的尴尬。
我自找无趣,我无语,
又焦虑地想逃,钻入地下。
某一刻,盲目地笑了,
下一刻迅速收紧下颌
——我搞不清自己的窘迫。
那些无效的废话,来自我,
而非你,类似于蝇嗡,
“请尽快忘记!”请屏蔽
两小时里的所有蠢相,
给我留些余地,让我重生。

            2019.1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