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刃 ⊙ 回转之路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栾树

◎余刃



《外婆打来电话说她很想我》


今年清明外公去世后
外婆就开始了独居生活
八十了一个人住在乡下
耳朵多年前就不灵了
很多话一遍听不清
必须反复吼
但她坚决不用助听器
听不清非常好
耳根清净啊。不想听的话
就入不了耳
大部分话她不想听
她也不愿跟我大舅住
现在每天陪着
外公和二舅
跟她的老伙计们打纸牌
每天喝烧酒
给自己煮好吃的
晚上七点就上床睡觉
好像什么也没失去


《她认识一个英国人》


她说的那个英国佬
长相太凶了
像一个变态杀人狂
以前非常叛逆
行为也很怪异
满身的纹身
在英国就进过监狱
不了解他的人
一定会被他吓到
但其实他非常温柔和治愈
在少林寺学武六年
他还会杂技
会玩火球
太厉害了
倒卖古董
这个特别赚钱
他在云南有一个
复古的院子
家具都是他手工做的
房顶可以晒日光浴
他诚挚地邀请我去
谈到爱与死
他曾说哪怕有人
要砍掉他的头颅
他也要用爱来回报
因为爱可以
治愈一切
那些愚蠢的人
才会践踏一个人的爱


《我妈,我,我的女儿》


清早,沐沐哭着
找她的睡袋
我妈被她弄烦了
嘴里开始叽里咕噜
啊。她胆敢训斥我女儿
这让我莫名火起
孩子在我怀里哭
从大哭到抽泣再到啜泣
这幽幽的小天使
真是可怜
我对我妈怒吼:
我的人格
完全受你影响!
这么多年我都感到恶心
但还是无法避免
越来越像你
现在你还要来
影响下一代?
自己反省
她瞪着发疯的我
孩子不哭了
我不得不把孩子
交到她手上
然后摔门而去


《完胜》

每次在家中吵架
不管跟谁
老婆或者我妈
我的声音肯定会
盖过她们的声音
每一次都是我完胜
紧接着我会开始
轻松地干干家务
最喜欢的是扫地
女儿出生以来
这样的地我扫了
很多次了
有几次我们的心
一起破碎
场面变得很难收拾
但就算在这种
情况下老兄
我仍然是牢牢把控着
胜局的那个人
我扫地的时候
看上去在非常
努力地争取着
属于我们的幸福


《睡死过去》


深夜我锁着门
在主卧室的
阳台上偷偷抽烟
尽量不让烟味
飘进卧室
探着身子
像探出悬崖的树
烟灰往半空中掸
手里比划着
一连串奇怪的姿势
我想尽管如此
一些烟灰可能
还是会飘进
楼下那些
年轻夫妇们的卧室
发现了会挨骂吧?
操你妈的
楼上是哪个傻逼啊
滚下来弄死你
可我从来没有听见过
我猜的是
他们要么不在家
要么爽完后
双双睡死了过去
我默默地告诉他们
抽烟缓解了
我一些焦虑


《消失》


今早出门
我妈识相地把沐宝
带进卧室去了
前几天出门
她哭闹着抱我大腿
死活不让我走
我建议我妈
以后我每天出门
都把她带进卧室去
扔娃娃玩或什么的
避免大清早的
哭闹一场
影响孩子一天的心情
今天她照做了
出门的时候
我心里空落落的
她一定在想
为父的种种坏处
包括早上无端消失
她扔娃娃的喜好
是我妈一手
教出来的
这让我产生一种隐忧
光明之主
万能的基督
这要不要矫正呢?


《骑鹤图》


我忘不了
那个女纹身师画的一张浮世绘
天空悬得一轮血日
一个佩刀的男人
一个英勇强健的武士
骑着巨鹤
手里抱着一颗火球
贴着大海翻卷的浪潮飞行
它劈波斩浪
最让人惊奇的是
她把那只鹤画得
一脸凶煞怒目圆睁
它的丹顶,锋利的长喙
它宽大的颈背
闪耀着哑光的羽翼
它犹如刀剑
这是要去屠龙吗?
有没有男人请求她
把它纹在小腹上?


《风景》


在我窗外
常年都是些不起眼的风景
这些破破烂烂的风景
无聊的建筑和街道
长着野草灌木的荒地
冬闲的灰色田野
长期裸露的石堆
驻扎在我窗外
再后来
一批开着微卡的
开着长安之星
开着五菱宏光
开着东风小康的
修楼顶漏水的夫妇来了
一两个月过去
我们共享着
这片风景
欢迎这些
生活艺术家的到来


《陪沐宝看动画》


有个垃圾
明明是个音痴
却要开演唱会
强拉一些人当听众
有高人给他吃了
一颗延音丸
当他在台上演唱时
底下的听众
根本听不见他在唱
可他却沉浸在自己的
破锣嗓子的干嚎声中
看那个垃圾
跟看台上的哑剧
和滑稽剧一样
场面一下变得非常开心
但那歌声仅仅是
延缓了发出的时间
并没有消失
到半夜,夺命的歌声
只要一响起
任谁也没办法使它停下
附近那些有胆
又暴躁的男人
纷纷拉亮灯
找这个垃圾算账
把他从被窝里拎出来
结结实实地暴打了一顿
这动画还挺有意思


《手艺》


知道吗?
我认识一个
会玩火球的男人
他还会些杂技
一般人会觉得
他非常厉害
但在杂技届
他只能活活饿死
找不到饭吃
他用这个小花样
赢得了不少
女人的芳心
给女人表演玩火球
他活得挺好
经常跟女人
互称天使或亲爱
不错。没有什么比
让一个手艺人
活活饿死更可耻的了


《夜晚。的甜》


啊。果然
在黑暗中跑了几圈
拖地、洗澡
身子一暖
什么感冒。全好了
这几天
只要一到深夜
空气中就充满了煤烟的甜味
让人呼吸异常


《相信什么》


据说人冷到极致
会自己脱光衣服
赤身裸体而死
原因是极度的寒冷
会使人产生错乱
和发狂
这有没有科学依据?
无所谓。我只是相信
人在生死的边缘
产生错乱和
发狂的状态
会非常迷人和震撼


《我尝试分享这首诗它提示包含敏感词》


陈升听不了了
李志也听不了了
我平时也不听他们
但因为听不了了
所以我很想听
我想听陈升的风筝
李志的热河
还有那首叫
自从你离开南京以后
没人跟我说话的歌
看起来在全网
都听不到他们的歌了
他们的名字
成了敏感词
包括这首诗
锤子便签也禁止我
跟你分享
这太坏了
但无论多坏
最终我还是
听到了陈升和李志
写的这首诗
也还是发出来了嘛


《栾树》


一个园林工
在路旁一排树的
一根树干上
钉了一颗钉子
接着把一块牌子
挂在上面
牌子上写着
栾树
我才知道
那种树叫栾树
庙里多
结的果子
能做佛珠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