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刃 ⊙ 回转之路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牛逼之歌

◎余刃



冷战结束


 
以妻子
叫我妈吃晚饭
为标志
冷战结束了
我们三方
又重新
坐回到餐桌前
吃一盘红烧猪蹄
早些时候我给女儿
熬了粥
粥又白又稠
我想开罐啤酒
但我没有
结束了就好啊
一个家庭
停止内耗是
何等地重要
完全可以
酒以庆之
 



 
过虑症
 
你想太多了
不止一个女性
对我说
你能只手遮天吗?
万千尘埃般的琐事
你都能一一地
安顿好吗?
我想了想
不能
过虑是种精神病
今天出门
也不够顺利
忍不住
朝女儿看了又看
想想还有什么事情
要交代
我说女儿再见
爸爸上班去了
她朝我挥手
没把我当不正常的人看待
这就非常好
非常治愈
 
 



空巢
 
早上我碰到一对夫妇
他们年纪都在七十左右
正要去医院找一个名声好的医生
好像是脚出了什么问题
最近因为挖管道
他们痛失一棵正值壮年的花椒树
他们边说边走,别的也没什么好失去的了
 



 
一个东西它已被抹去
 
他说他明明记得
有个东西
 
注意到这个东西
是在听见噪鹃
叫了之后
当时他看了表
时间是在凌晨5点1刻
这期间他瞪大眼睛
 
大部分人还不知道
噪鹃是什么鸟
也不知道它怎么叫的
 
现在他坐在一张椅子上
10点了
阳光有些热辣
他想这个东西
可能还在身体某处
 
一个人执着于此
很没意思
谁想知道这个东西
是什么和在哪儿?
 
他人即地狱
自己是泥沼
他又听见那种荒诞的鸟
在草棵子里叫
那个东西也越发空虚
 



 
午后时光
 
一天中
阳光照进客厅的时候
午饭结束了
孩子也喂了
我躺在床上感到委顿
我妈坐在围栏里
孩子也坐在里面
阳光一点一点地朝着她们移动
我听见口琴声
那是我妈在吹一支破口琴
而她根本就不会这种乐器
她只是在逗我的孩子
我听见她们的动静
亲昵地说着什么
然后继续吸气呼气
让口琴发出声音
无意把我也给哄睡
 
 



牛逼之歌
 
10年前
我对自己的处境感到愤怒
那时没工作
在一个坟堆边上写作。操
我觉得坟堆倒没什么
恶劣的环境也都能忍受
真正的痛苦在于
总是写得不得要领
他妈的
只能这样了吗?
因为我不是牛逼
后来我走了
离开了那个地方
离开快10年
情况并没有多少好转
在楼顶的小平房
在地下室
我继续写
还是没有多少变化
正是长久以来的不牛逼
导致就算偶尔
写得不赖
也没肯定过自己
抛开其它的
我认为自己就是个不牛逼的写诗佬
当看见有人牛逼
或有人成功地吹了牛逼
我感到羡慕
自己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另一些看不出牛逼不牛逼的家伙
甚至是傻逼
也在为自己能达到牛逼而努力
难道我就是这其中的一员?
不甘心啊不甘心
生活到底给了我什么
当我这样问
又觉得自己可笑
难道牛逼
是注定的吗?
我不相信
通往牛逼之路
说是炼狱不为过
难道是我没经过炼狱?
能不能让我
在某个小范围
先牛逼一下?
过个瘾行不行
 
 



给女儿
 
女儿。我算不得是
一个慈爱的父亲
对你发过火
当着你的面跟你妈吵
跟你奶奶也吵过
几次把你吓哭
我很担心这已经
深刻地影响到了你
但是再担心也已经
于事无补
在以后你总结自己性格的形成时
请拔冗阅读一下这诗
我感到懊悔
对自己的悲剧所知不多
不能给你什么好的建议
哈利路亚
 



 
夺刀记
 
第一次见人亮出凶器
是在12岁
我们两个
要揍他
那小子较壮
来到一条无人的走廊
我以为我们可以开打了
没想到那小子
不动声色
从袖口掏出一把刀
我一下慌了
谁知道我那个伙计
一把夺过刀来
狠狠扇了他一巴掌
肚子又给了几拳
后来我才知道
这小子有经验
一年梅雨
拿刀
砍过他妈
也被他妈夺走并扇嘴巴
 



 
失态
 
两丛楝花披在山坡上
那是一种淡紫色的花
看上去非常舒服
雨天尤其淡雅
当我看见一个打黑伞的老头
就是眼窝深陷
偷晾衣绳的那个家伙
也在两丛花前驻足
我想叫他滚开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