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刃 ⊙ 回转之路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2018-2019库存(三)

◎余刃



《质疑》
 
 
昨天我们
这儿的空气中
弥漫着一股屎味
有人在贴吧里
艾特环保局
有的说应该归
环卫局管
他们七嘴八舌
猜测这股气味
来自哪里
有的说化粪池炸啦
有的说来自
垃圾处理场
或某个化工厂
总之人们足足
被这种挥之
不去的屎味
折磨了一下下午
有人提出质疑
是不是你们邻居
在煮一锅屎或在
烤一根屎橛子?
这往往是一两个
生活中失意的人
他们总能对人群
提出非常
好的质疑


《掉毛症》
 
 
这个人走进了
一家野鸡医院
问一个长得
像大野鸡的医生
医生。最近掉毛
掉得很厉害
不是头顶
而是下面
这个人看起来
既不是男人
也绝非女人
我们完全不知道
这个人是谁
医生说人体新陈代谢
不是很正常吗
旧的不去
新的不来
在不知不觉中
你每天都要掉上
那么十几二十根
这个人问
那么二十根以上呢
野鸡医生说
那就对了
这正是你来
找我的原因
这个医院
高兴地接纳了他
他在性别栏
上填上男性
这个结果足以
令我悲伤


《苹果》


快六点了我还
躺在沙发上
半睡半醒之间
比起上午
房间的光线暗多了
只有我自己
这个时候
我突然很想
吃上一个苹果
而在我的脑海里
一个大苹果
它就躺在冰箱冷藏
那层的一个角落
我去找它吧
那是一个放了
挺长时间表皮
打了褶的苹果
但它足够的大
握上去马上有
一阵阵冰凉
舒服地沁入手心
以及那几根指骨
夏天已经要来了
我把它洗干净
一个人坐在沙发上
突突地啃吃了起来
我的口腔食管
和胃壁都凉快极了
这加速了我的清醒
就在上午
我跟妻子狠狠地
吵了一架仅仅
为了一个水杯
现在只有我一个人
在家而我想起了
那个苹果
我把它吃光了
果核都没剩下
它快塞满了我的胃
一些凉快的风
不停地吹进来
我接到了妻子的电话


《呕吐》


一个晕车的
女人坐在路边上
呕吐了起来
晕车使她连
蹲着的力气都没有了
凄厉的呕吐声
一下就吸引了
不少路人的目光
很明显
她的胃那会正
翻江倒海呢
这是一个来自乡下的女人
脸黑而且憔悴
应该很少出门
她穿着一件
红色的上衣
这让她的黑脸更加
显得面目模糊
她吐够了
甚至是连胆汁
都吐了出来
这让她舒服了一些
她捋了捋
鬓角那儿的散发
起身走到路旁
那排门脸的房檐下
有几个她的同伴
站在那儿等她
她呕吐过的地方
留下一团白色秽物
成为这条大街上
最棘手的东西


《诅咒》


自夏娃被蛇诱惑
吃下那使人懂得
遮羞的果实后
我们大部分人
对蛇感到厌恶和害怕
其实用不着
你仔细观察过蛇吗
有一次我闯进了
一个蛇窝
闻见一股恶臭
使我连着
后退了几步
我捏着鼻子
在蛇窝里蹲了挺久
人们也许可以
从这气味中
得到提炼出一种
具有独特气味的
香水的灵感
那些蛇自从用
肚皮走路
就为这永世的诅咒
愤愤不平
它们碰见擅长
告密和羞耻的人类
只能自认倒霉
久而久之形成了
见人就逃的本能
上帝啊夏娃吃了
什么真的跟蛇
有很大的关系吗?
所有的蛇恨夏娃
并且她诱惑了男人
也恨上帝
一根男人的肋骨
能塑造出来女人
这简直是不能
太坏的事情


《雨忧》


他满脸愁容
因为雨势大得吓人
可他不得不
镇守在水闸边
他望着这条大河
莽莽雨幕使他
看不了多远
他是一个水利员
一般按照上级
的指令办事
没有什么是
他能决定的
最多驱逐一两个钓鱼的
眼下他就
有点慌了
这堵墙越来越雄伟
超过了他生平所见
突然那堵墙
开始移动
好了。他松了口气
河水已经涨了不少
雨不会下了
他说
那么现在干点什么呢
弄桌河鲜
吃酒吧


《此处是一个标准的呲牙笑脸》


荒凉上周
写了70首
一天10首
以哦天哪这首
作为结束
有兴趣的
去找来看看
老管去了包头
驻扎在一个叫
犴达罕艺术营地
的地方
在这里他见到
二手玫瑰的主唱
这两人不对付
匹夫突然禁酒
每天晨跑
本周的一次解禁
爽到他舌头发直
他和中间那位
最近关系破裂
我在场
说了这么多
我想说啥呢
管他们怎么样
我跟他们仨
目前的关系
都还挺好


《尖叫和脉动》


尖叫这种饮料
比起脉动
多了一个吸嘴
这两种饮料
都是我喜欢的
我很难说
更喜欢哪一种
尖叫多了个吸嘴
有时觉得挺好
有时觉得很操蛋
但我就是这样
即使在觉得尖叫
有一个非常
操蛋的吸嘴时
也没有因此
就偏向脉动
在我这里
它俩只能平分秋色


《按脸》


昨天晚上
她用美容店里
给她洗脸的方法
来给我按脸
我很感激
她手没什么劲
对于一个
糙男的脸来说
无疑就像挠痒痒
但是她这一按
我就非常渴望
能够真正的
爽上一把
按来按去不如意
我说你干脆
扇我两巴掌


《必要性》


她希望
跟我聊聊天
但我却跟古轨
在微信群里说
灰狗的诗
对不住了
那倒不是什么
重要的事儿
她问我
灵魂和身体
总要有一个在路上
是什么意思
不管它是什么意思
我们都没必要去弄清


《雨中》


到楼下
才发现雨没有停
我和女儿
呆在门楼子里
什么都干不了
只能找找看
有什么乐子
她能走路了
推着车转圈圈
这是她喜欢的
门禁发出语音提示
也能使她
产生极大兴趣
我则注意到另一些
只有大人才会
注意到的东西
如雨中的
高压线几座
停转的塔吊
一只淋雨的鸟飞过
让我感到沉重
我们是如此地不同
但仍然可能共同地
注意到了一些东西
我们只是站着
四下无人
除了雨
没有别的动静
它们在雨中伫立
既不远离
也无法靠近


《真的勇士》


有没有这样一个人
当然他口袋里
确实也没几个子儿
因为对高物价
和毒食品
感到异于常人的愤怒
改去啃树皮和吃土
并一直挺到
他死


《我有着强烈的自尊她也是》


有时她会用一种
低沉的语调
激怒我
让我像个小丑一样
暴跳如雷
今晚我让她
给我倒杯水
她说你怎么不给我
拿个水果呢
我把水果奉上
她没倒水
她没想过倒水
但不意味着
她不会吃着水果
同时再让我干点别的
我不得不自己
倒杯水喝
这有什么
那么我开头写的
又是什么?


《台湾的同志们终于取得了胜利》


她冷冷地说
跟一个男人
聊这么晚
有时候好聊的
这句话
让我觉得
难道你在怀疑
我是个gay?


《失控》


夜深人静时
我还平躺着
非常清醒
现在忘了当时
一心在想些什么鸟东西
那阵贼风
砰地把木门关上
我一个激灵
脑袋空白
屁股同时弹起


《一天》


从1点到2点
我写了几首诗
2点30又起床
终于找到
那包我忘厨房
操作台上的香烟
持续的蛙鸣
那种旋律
近乎绝对
火车道上传来
急促的撞击声
火车加速走远
又下雨了
可想而知的是
我听见它们
是因为它们
发出了更为
辽阔密集的撞击声
这个点了
我想到
早该结束这一天



《尖叫和脉动》
 
 
尖叫这种饮料
比起脉动
多了一个吸嘴
这两种饮料
都是我喜欢的
我很难说
更喜欢哪一种
尖叫多了个吸嘴
有时觉得挺好
有时觉得很操蛋
但我就是这样
即使在觉得尖叫
有一个非常
操蛋的吸嘴时
也没有因此
就偏向脉动
在我这里
它俩只能平分秋色
 
 
《按脸》
 
 
昨天晚上
她用美容店里
给她洗脸的方法
来给我按脸
我很感激
她手没什么劲
对于一个
糙男的脸来说
无疑就像挠痒痒
但是她这一按
我就非常渴望
能够真正的
爽上一把
按来按去不如意
我说你干脆
扇我两巴掌
 
 
《必要性》
 
 
她希望
跟我聊聊天
但我却跟古轨
在微信群里说
灰狗的诗
对不住了
那倒不是什么
重要的事儿
她问我
灵魂和身体
总要有一个在路上
是什么意思
不管它是什么意思
我们都没必要去弄清
 
 
《雨中》
 
 
到楼下
才发现雨没有停
我和女儿
呆在门楼子里
什么都干不了
只能找找看
有什么乐子
她能走路了
推着车转圈圈
这是她喜欢的
门禁发出语音提示
也能使她
产生极大兴趣
我则注意到另一些
只有大人才会
注意到的东西
如雨中的
高压线几座
停转的塔吊
一只淋雨的鸟飞过
让我感到沉重
我们是如此地不同
但仍然可能共同地
注意到了一些东西
我们只是站着
四下无人
除了雨
没有别的动静
它们在雨中伫立
既不远离
也无法靠近
 
 
《真的勇士》
 
 
有没有这样一个人
当然他口袋里
确实也没几个子儿
因为对高物价
和毒食品
感到异于常人的愤怒
改去啃树皮和吃土
并一直挺到
他死
 
 
《我有着强烈的自尊她也是》
 
 
有时她会用一种
低沉的语调
激怒我
让我像个小丑一样
暴跳如雷
今晚我让她
给我倒杯水
她说你怎么不给我
拿个水果呢
我把水果奉上
她没倒水
她没想过倒水
但不意味着
她不会吃着水果
同时再让我干点别的
我不得不自己
倒杯水喝
这有什么
那么我开头写的
又是什么?
 
 
《台湾的同志们终于取得了胜利》
 
 
她冷冷地说
跟一个男人
聊这么晚
有时候好聊的
这句话
让我觉得
难道你在怀疑
我是个gay?
 
 
《失控》
 
 
夜深人静时
我还平躺着
非常清醒
现在忘了当时
一心在想些什么鸟东西
那阵贼风
砰地把木门关上
我一个激灵
脑袋空白
屁股同时弹起
 
 
《一天》
 
 
从1点到2点
我写了几首诗
2点30又起床
终于找到
那包我忘厨房
操作台上的香烟
持续的蛙鸣
​旋律近乎绝对
火车道上传来
一阵急促的撞击声
一列夜行的
火车加速走远
又下雨了
可想而知的是
我听见它们
是因为它们
发出了更为
辽阔密集的撞击声
这个点了
我想到
早该结束这一天


《抽公主》


我对那个胖店员说
给我来包利群
没货她说
最近利群断货
我在玻璃柜台上
扫来扫去
目光最终停在一包
叫公主的烟上
好,来包公主
她举着扫码枪
对着我
13。我扫你


《气球》


去小超市的
林荫路上
我们看见两个
没人要的气球
有生之涯
没听谁说过
自己讨厌气球
因此我们想用
这两个气球来
逗逗孩子
接下来
我们两口子
就这样举着
两个气球
走过一堵围墙
那堵围墙下
种满了蔷薇


《彩之云》


我站在管物业的
小廖面前
叫她给我采集人脸
20号过后
进入小区和单元
全部都要刷脸
小廖说那么物业费
请您先交了
我把物业费交了
对她说
现在你给我采集吧
她说是这样
你扫下这个二维码
下载彩之云app
我教你
自己就可以采集
还可以在手机上
交物业水电
上京东买东西
还给你优惠


《是时候了》


我在梦里
梦见自己
在写一首诗
这首诗以
第一人称的口吻
讲述一个
江湖牛逼的
隐退宣言
第一句是
我把刀藏了起来
是时候了……
醒来后
我思来想去
这个牛逼
除了刀
就再也没有
别的可以
藏起来的
厉害东西了


《冷战结束》


以妻子
叫我妈吃晚饭
为标志
冷战结束了
我们三方
又重新
坐回到餐桌前
吃一盘红烧猪蹄
早些时候我给女儿
熬了粥
粥又白又稠
我想开罐啤酒
但我没有
结束了就好啊
一个家庭
停止内耗是
何等地重要
完全可以
酒以庆之


《傍晚的背影照》


傍晚我们
一起带着孩子
到楼下溜达
路过几棵
挨在一起的杨柳
她说她想
给我拍一张
牵着孩子
走路的背影照
作为回报
我也要给她们
这样拍一张
我们就这样各自
拍了好几张
脚步停在树下
她说我拍的好
我说你拍得
也很不错


《气味》


她凑近我时
说她闻到
一股久违的味道
这种味道
跟她外爷活着时
身上散发的
非常相似
现在我要
费力去想
当时她是
怎么描述的
但我忘了
她的外爷可怜
我仅见过那一面
还是充当
陌生的帮手
在他一次
摔断腿时
从骨伤医院
抬他出来


《诸侯》


小区门前
那块荒地
被瓜分得像
春秋战国那
104个大小不一
的诸侯国
作为一方诸侯
我任命我妈
当了宰辅
黄昏时
她去浇灌
说又有新的诸侯
产生了
是一个非常能干的
老太婆
争竞之势凶矣
我感到讽刺
三五豆蔬
玩玩而已
尚且已感颓废
更羞与老妪为伍
自废诸侯


《野鬼之歌》


夜幕终于向着远山拉去
野鬼在山间奔走
它们不像神仙
到哪都是飘然而至
这些写诗的鬼啊
最有意思的是
它们的魂儿不去地府
就想在山间奔走
夜幕终于也降临在河谷
野鬼在水中浮游
它们不能履水如履平地
有时不得不抓根漂木
这些写诗的鬼啊
最有意思的是
它们的魂儿不去地府
就想在水里浮游


《影子》


这片大地上
A和B都投下了
它们的影子
A的投影是虚幻
像你说起某张脸
它只能是虚幻
B所投影的可称为永恒
就像你说的人群
这些人在历史上
干了太多的事儿
但无非都是虚幻的引诱
与永恒之引领
我们看到的世界
在二者相互交织的
微弱投影中
忽明忽暗
摇曳不定


《大作》


主卧室的阳台上
摆了我的
一张书桌和
一台组装电脑
书架上排列着
我喜欢的
百十本大作
也有一些我还
没弄清自己
到底喜不喜欢
过几年也许
才会产生变化
这几年灰尘
悄然落在上面
我没有取下来
任何一本
那些如雷贯耳
的诗小说剧本
陪着它的只有
使人发麻的薄尘
这么说吧
只要我能写出
其中任何一本
都会成为
这个时代的牛逼
每当我打开
我的组装电脑
在挤满灰尘的
键盘上奋力
敲击的时候
好像听见它们
抢着发出一道命令
写我!快写我!
去你妈的吧
我回答道
并且头都不抬
有一天我妈问我
藐视黄金的人
还指望自己
能写出什么
像样的东西吗?
连灰尘都能
常年在它们身上
无情地践踏
我也喜欢这样
我高兴地回答她


《关于破产的不恰当比喻》


最近我破产了
我这个政府
终于停摆
我妈属于
另一个政府
我们之间
因为贸易摩擦
出现严重问题
妻子像国会
政府停摆
国会根本不用理会
只有我的孩子
刚从医院接回
她只是个孩子
我对她说
我宁愿放我的血
来喂养她
但她瘪着嘴
一个嘁字
从她的乳牙中间
清脆地
蹦了出来


《滚下来》


她要求我
开着车
搭乘她去美容店
但是首先
我们得把车洗了
到了洗车场
她坐在副驾上
玩手机
气温30℃
她提出空调
给她开着
而我这个洗车工
很快就被五月
这一天里
初显毒辣的太阳
照射得不耐烦了
我拿着水管
隔着车玻璃滋她
假装非常愉快
突然一声吼道
你麻溜地给我
滚下来
她很快
推开了车门


《一个人一生之中究竟要干掉自己几次》


在我到达
自己的骨头里时
我终于对自己感到厌倦
开始拼命往外爬
一些人
还没开始
出来以后我以为所有浮光和掠影
都不能再称之为
浮光掠影
我错了
事情还是那样
就算是蚀骨之痛
又算个啥呀


《邻居论市政服务》
 
 
市政铺根下水管子
水平也跟蚯蚓钻地差不多
甚至。不如那小地龙
供电供水时不时切断
检修这检修那
检你妈个铲铲
生活品质回到七八十年代
甚至。还不如七八十年代
 
 
《大叶绿萝记》
 
 
一盆这样的植物
被放置在她的客厅里已经很久了
经过一个冬天的低潮
终于摆脱衰退
如今在它错落的覆着薄尘的叶片中间
长出好些泛着光泽的嫩芽
它们没有完全展开
一旦蓬勃展开。非常可观
那时候。它多苦啊
进来的男人都喜欢扯一下
它那枯萎的叶裙
这种折磨使它面目全非
她斥责过那些手欠的家伙
实在没看头的时候
她看它。也没得到什么乐趣
长时间漠视甚至浇水时
也难以注意到它的存在
现在所有男人都走了
她着它的眼神
开始闪烁
 

《黄昏时》


6点50。也就是这个时候
日头已经看不见了
妇女们抱着孩子出动
她们踱着细步
如火如荼地开展社交
她们带着孩子去大路上闻尾气
去隔壁更大的小区
转上几圈
我不明白
到底有什么好转的
不如把孩子放下
身体抵在栏杆上
坡下盛开着楝花
孩子们像狼群
撕咬着奔过黄昏



《致敬塞利纳》


人们相继来到中心广场
到来后就是跳舞和摇晃
人们是如此热爱集中和摇晃
他。一个孤家寡人
养一条狗是斜视
住中心广场附近
他希望屋顶坍塌
希望春天不要回来
希望他们的房子消失得无影无踪


《前些天》
 
 
前些天
高山上下了
第一场雪
低处的
整片川道河谷
都被阴冷和
潮湿笼罩着
雪霁后,我们
期待的秋阳出现
比预想的
更加艳丽
那几天
心情舒畅啊
轻巧如猿
干净清冷的空气
不断从山顶
扑下来
捋过大小起伏的山脊
从鼻翼间冲过去
还是带着
初雪的味道



《鸟之歌》
 
 
在冬日里
阴沉的一天午后
我正沿着
那堵白色矮墙走
听见墙那头
鸟群叽叽喳喳
它们飞得
到处都是
落在银杏、香樟
和杜英的树冠上
地上掉满了
被啄落的杜英果实
当冬天推进
寒冷与萧瑟加剧
那么多逾冬的鸟
没有谁看见过
它们是怎么死的
几乎没有鸟
会明目张胆地
在一个人的
注视下死去
大冬天
山里死人了
还吹吹打打
迎着雪抬去埋了
谁能告诉我
到处都是
嬉戏与
流连之地
它们的死却偏偏
如此隐蔽?



《印象》
 
 
印象中
第一次听见
有人赞美阴茎
是听见画家刘晓东在镜头跟前说的
他画三峡移民
说看见那些移民男人
勃大的阴茎
真他妈美
 
我看见他的表情
眼里放出光
也有严肃
好像非常真诚



《冬天有人在给栏杆上漆》
 
 
倒霉的几天里
每天都要闻几回油漆
新漆气味刺鼻
闻上十几秒
头发闷,喉间涌动
这样几个漆工
几天里都蹲在
一溜紫荆树下
对着去了锈的栏杆
若无其事地
挥动着漆刷
斜插进栏杆的树杈
被他们扎成麻花
掰来掰去
有几根终于掰断



《听说七八十年代从武汉走水路要这样回》
 
 
一船紫阳的金钱橘
要运到武汉去
走水路。来回得两三个月
去时还好
返回就要吃苦了
这个工种比贩橘出现得早多了
江崖上看似凌乱
但有迹可循
循着船工们自古踩出的小路
拉船的男人们
只需像猿一样攀走
遇见难过的险滩
就在崖壁上弯成满弓
死也要抵住



《血缘》


七个多月大的女儿
到了晚上睡觉时间
老往被子外面爬
她的祖母有时
训斥她几句
我认为这不好。何况
是对一个七个月婴儿
气温慢慢向零度逼近
我们都觉得越来越冷
今天我说我妈,说她
不该训斥我的女儿
她含着眼泪
委屈难受了一早上
我们争执。血液沸腾
在婴孩就要哭起来时
同时停了下来



《在病中》


我感冒了
精神靡靡
感觉有点低烧
烟也抽不了
实际刚才还抽了一根
这会又有人打
我接过来
多年后的今天
子弹终于朝我射击了
这样一想很是痛快
勉强打起精神
突然又觉得
昏沉的状态更好
只要没打摆子
或高热头痛
有啥过不去的呢
在被浓雾包裹的
半天时间里
我呆在空调房内
冬阳与我隔着
一百亿颗雾
我无聊到用手掩面
直到手中的烟
烧到滤嘴,烟灰
掉在案上
我掐灭它,手一拂
他又打烟给我
这次他啪地一下
迅速打火
我凑过去
定睛一看
围在掌内的这朵火焰
果然漂亮



《过冬》
 
 
到下午
在人们快不需要阳光的时候
它出来了
甚至灿烂
但它带来的热量
远没有空调多
就像人们饮完烈酒后
看见啤酒沫之类的东西
它来迟了
仍然坐在我周围
隔着玻璃
我感到光线的柔和
室内温暖而且明亮
它没出来时
我不停地犯瞌睡
现在我仍然
不想到外面去
那里有太多人
因为冷
而精神抖擞
我不想那样



《这一生我应该要写几首漂亮的诗》
 
 
它们从我
的手指与键盘的敲击中蹦出来
创造它们的
是我的灵魂
如果你们不否认我有
但人们说
这些漂亮的小崽子
写出来就再也不属于你了
放你妈的屁
但确实,它们
不属于我了
我很兴奋
一下午我创造它们
在无人谋面时
就痛下杀手
把它们删了个干净
祝再无漂亮的诗光临
我的手指
终于悬在键盘上
不再动弹



《冬月》


当那轮月亮
把它周围的云
照亮时
他想象着一个海湾
闪光的海面
并不平静
月亮正接近满月……
他看着它
不知道有什么事情会发生
然而此时在它下面
并没有什么海湾
有的只是
冬日莽莽的山野
空气中传来
无烟煤的气味
为了阻止
月光继续冷冷地
从窗户照入
他拉上了窗帘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