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刃 ⊙ 回转之路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2018-2019库存(二)

◎余刃



《快乐与悲伤》
 
 
天快黑了妻子坐在沙发上逗孩子
我和我妈坐在一旁欣赏
在这方面她是一流的
头那么一歪
整个人翻倒在沙发上
嘴里说了一句:妈妈死了
闭上眼睛就不再动弹
孩子一愣但她很快就笑了
我也觉得这挺搞笑的
可是我妈对我女儿说:
“快别让妈妈说这些了”
妻子起身来,抱着孩子
我们陷入了一阵沉默
是啊一些景象陡然浮现
在这个平静的傍晚
孩子的快乐使我感到了悲伤
 
 
《花臂》
 
 
夏天刚来的时候
我在大街上
看见一条花臂
上面纹满了纹身
正因为如此
它算得上是一条
特别的胳膊了
其它的胳膊
显然比它普通
我看见它在一个
男人身上屈伸和摆动
那时街上下过了雨
一些阴翳和反光
散布在路面上
另一条女人的
雪白纤柔的手臂
迅速挽住了它


《一个雨天》
 
 
我妈备好了午餐
我吃饭速度快
先是我风卷残云地吃完
再把女儿从
围栏里抱出来
喂她白粥、蔬菜和鱼肉
等我连哄带骗喂完女儿
我妈也已经吃完
并收拾好了餐桌
但这并没有结束
她说她还要把
几条瓜藤择选干净
然后她就一个人
坐在厨房里
从长满刺毛的瓜藤上
剥下一根又一根丝络
我带女儿来到床上玩
天空一直下着雨
空气有些闷热和潮湿
女儿抱着她的蓝色睡袋
故意摔在床上
反复咯咯地笑
我反复地逗她
这种时光总是那么美好
玩了很长一会儿
我渐渐感到困乏
结束了和女儿之间的游戏
瘫在床上不想动弹
看了一眼女儿
她正斜躺着安静地吸着手指
眨巴着眼睛
一只手紧紧抱着
她的蓝色睡袋
很快我扭过头
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等我醒来时间已经
过了下午2点30
我感到头有些发沉
女儿被我妈抱进了儿童床
她继续在那里面睡
睡得非常安稳
出门前我再去看了看
她漂亮的熟睡的脸蛋儿
我妈也在睡
眼袋很重脸上
挂满了倦容
她已经收拾好了一切
窗外的雨已经小多了
天空还是很阴沉
我准备骑着摩托上街


《大众草坪音乐会》
 
 
我对妻子说
今晚我们去听音乐会吧
因为我弄到了两张票
她反应平平
但心里其实是高兴的
那时她正在走出群山的路上
非常疲惫和无聊
一段时间之前她对我说
生活需要仪式感
正好那听场音乐会吧
晚上7点30
西安交响乐团
在运动公园里面
我们赶到的时候
公园外围聚集了很多人
他们在不停地走动
序曲已经演完了
后来才知道叫
 轻骑兵序曲
从来没有听过
也错过了第一次听它
我们通过检票口
顺利地走进草坪
拼了一张地毯坐下来
外面很多人搭着栏杆
他们没票
只能这样
但丝毫不会影响他们
竖着耳朵听
接下来的曲目是
与狼共舞
和我心永恒
我们观察着周围
没有一张面孔是我们认识的
几种颜色的灯光
交替着打在人们脸上
一些灯光打到我们脸上时
我们不得不偏着头
眯缝着眼
很多人带着孩子
他们越来越闹腾
但我并不在意
很快我所熟悉的
加勒比海盗开始了
黑珍珠号的诅咒
他们把它演奏得很烂
根本听不出加勒比风情
与那片海域的波澜壮阔
和传奇相差甚远
我对妻子说
这水平听起来一般啊
我希望听到的是
来自柏林伦敦纽约
爱乐乐团的演奏
她表示自己也听不出所以然来
然后抬头看着夜空
发现那些灯束中
密集地飘荡着一些闪光
她问我那是不是星星
我说你什么眼神
那是虫子在飞啊
密密麻麻的虫子
在草坪上空的灯束中飞舞
也算得上壮观了
演完加勒比海盗
上来一个体面的男人
介绍起了一个著名的商业项目
操他妈的我感觉自己受到了某种侮辱
对妻子说我们走吧
我不想听这傻逼
介绍这些狗屎
根据以往的教训
我的口气并没有很强烈
那样会毁了这个还算凑合的夜晚
很快她也按捺不住了
因为接下来的民乐
简直够无聊的
她说那我们走吧
越来越多的人起身往外走
留下空空的地毯
上面有一些荧光棒和垃圾
我们收拾了两张
准备以后野餐时
用来铺在地上
从草坪上退出来
我们就走到了大路上
一个女人在路边上蹲着
她还要卖她手里的气球
那种透明的气球
里面还有些很花哨的东西
她脑袋耷拉着
似乎已经很疲倦
我们挽着手继续向外走去
几颗雨点打在了身上
这多少让我有点幸灾乐祸
这下完了              
我对妻子说
我们出来的正是时候
下雨了台上那些家伙
可怎么收场
妻子说走都走了
你还管那么多干嘛
我们就这样走了
拿着两张给来野餐时用的
免费二手地毯
第二天我们在手机里看见
另一个西安交响乐团
发出一份严正声明
说我们听的这一支
冒充了它们
第三天我们听的这支交响乐团
又发出了一份情况说明
并拿出了文化厅同意
它们成立的批复文件
和登记证书
证明它们不是冒牌的
但谁还记得它们
演奏过什么呢
我对妻子说
生活总是充满了
戏剧和反转
人们除了不停地撕咬和扭打
丑态百出别的几乎不会干
她说这真是一场
扯淡的音乐会
但正好被我们赶上了
说这话的时候我们
非常轻松甚至笑了
没有丝毫的沮丧


《分行》


晚上9点1刻
把女儿甩给我妈
走进卧室
关上门
点上一支
享受属于我的
诗歌时光
真是操蛋
今天足足被打桩机
吵了一天
它简直快把
魂儿都给我震没了
但我只能强忍着
一个上午
对着空白的电脑屏幕
半个字也没打出来
它太厉害了
那会儿我想
我就写
一台打桩机
哐哐操大地吧
但根本没戏
然后我又想到
另一个主题
总结一下婚姻
这很有必要
但它依旧令我发狂
没办法集中精力
就这样直到
晚上
也就是现在
工地停止了作业
狗日的打桩机熄火了
不得不承认
近日来
我重新思考了
一些大问题
公共领域的
面对这些问题
我失语了
就像面对一台
巨大的打桩机
对着大地深处
进行持续
不断地轰击
只要它在作业
我就没法思考这些
后来我又想到
一些别的什么
但我很快忘了
到底是什么
令我感到诡异的是
几个轴承
出现在我脑海里
但它绝不是轴承
它们安静地转着
那些闪亮的滚珠
好像再也不会停下来
永远地发出
微弱的嘶嘶声
朋友,以上所写
是不是毫无主题
这不重要
为什么我会打算
写上一个分行
晚上早些时候
受到了一首妙诗的影响
它使我振奋
为了回应它
我必须写点什么
它写了一次性交
非常阴暗
现在我想起
那些诗句时
它已经完全变了
那是一首
有待写出的诗
初具轮廓
没人知道它会是什么
下一次
我会写它


《罕见》
 

她推开虚掩的房门
探出半边身子和脑袋
对着幽暗的楼道里
一个红得发亮的火点
和那张被火点照得
若隐若现的脸
压低声音吼道:
你他妈怎么又在抽烟了!
忘了你外公死前
怎么说的了吗?
叫你戒了那卵蛋烟!
现在听是不听?!
是的。我站在那幽暗中
愣了一会儿而从她嘴里
打出一串橡皮弹
在几面墙上交替弹射着
最终把我击中
我掐灭烟
乖乖地回到房间
真是罕见的粗鄙啊
可这是她对一个儿子
下命令我不得不听从



《炸裂》
 
 
雨打在宽大的南瓜叶上
纷纷竖立的刺毛
正奋力地把雨滴刺穿
由此也溅起了一些水花
在雨点不是很密集的情况下
我站在那棵南瓜跟前
由站着到蹲下。拎着脑袋
放在了风雨飘摇的瓜叶上


《对一具屁股的自白》
 
 
看见她
是在一个破旧的羽毛球场
她穿着一条
黑色冰丝健美裤
背对着我
根本来不及注意别的
我的目光就再也不可能
离开她热辣的屁股了
那感觉真是
无与伦比
它完全值得搭上
附近所有男人们的目光
所有射向它的目光
都会被死死地锁住
纵使游离
很快会被无情地拉回
反复鞭笞
好家伙!
它开始旋转和弹跳了
为这旋转和弹跳
他们屏住呼吸
而我借着一个击球
对着它
发出了狂热的
赞美和惊呼


《鸡蛋》


我敢说在恒亮超市
和别的大小超市里
最便宜的鸡蛋
总是最畅销的
它们产自某个鸡场
在那个鸡场里
所有母鸡常年蹲在
一个固定的笼格内
在激素和添加剂的作用下
已经不会像一只
乡下母鸡那样下蛋了
它们用来下蛋的屁眼
大得出奇
这就注定了它们
产下的蛋必然廉价
因此受到了
大部分市民的欢迎


《哥儿俩》


生日会上
毛多的哥儿们
送给他一颗冰。淇。淋
作为回报
他回赠了那哥们儿
一些上好的茶。叶
因此出现了
这样的情况
生日快乐歌响起时
毛少的他
嘴唇冻得直哆嗦
而那哥儿们的嘴
也被热茶烫了


《红土岭在哪儿》


水务集团被骂臭了
原因是近期老是
毫无征兆地停水
疲惫了一天的男人
想冲个澡就睡觉
使光力气的主妇呢
正要给孩子弄吃的
所有指水用的人
都把怒气发到了
水务集团身上
水务集团吃屎去吧
这群吃干饭的家伙
再也不交水费了我操的
后来传出它们派人
冒雨在一个叫
红土岭的地方抢修
断了的水管子
他们叫骂声更凶了
每次都是红土岭
最好马上给老子老娘
把水弄通了不然
管你红土岭黑土岭
明天就给你铲平


《发家之地》


乾务镇的小苏
今年好像找到了
赚钱的窍门
通过倒腾
村里的土地
狠狠赚了一笔
为了犒赏自己
他买了瓶人头马
和一瓶马爹利
他这个人
除了搞钱
还有些其它特点
隔那么一段时间
就会孤零零地
坐在黄杨河的河边
有次发朋友圈
说他仿佛看见了
广阔无垠的海面


《晚安》


一天晚上
我在窗户跟前
抽烟
时间已经不早
我准备吸上最后一支
这时候两个小孩
打着手电来到了
楼下小广场上
两束灯光
在地上晃来晃去
他们说着话
像在合伙
找着什么东西
过了一会儿
这些灯光离开地面
照在栏杆上
并透过它照进了
栏杆外的灌木丛
我意识到
这两个小崽子
可能只是为了好玩
无论哪一种
我希望他们
如愿以偿
又过了一会儿
其中一个开始
举着手电朝着
楼体上乱照
并无意间
扫过了我的脸
他们找到了什么
我掐灭那支烟
晚安
崽子们


《如今》


我目睹过
两次奇观
一次白昼成为黑夜
乌云砌成
一堵黑墙
横在大路的尽头
那是两三年前
我还没有孩子
我跟妻子
一起往这条
路的尽头走去
中间还跑了一段
最近一次
仍然出现在
这条路的尽头
层峦叠嶂的云山
仿佛通过攀登它
就能抵达天庭
但这次我们仅仅
匆匆一瞥
再没朝它走去
上一次其实
也没能走到
它的尽头
令人欣慰的是
如今我们有了孩子
我们的孩子
能走路了
其余不过只是幻景


《说得也对》


我妈喜欢
在水槽里存水
甚至非要
存着水过夜
我对她说
水槽里最好
别存哪怕一滴水
蚊虫会在水里产卵
这不卫生
你这个傻瓜
她对我说
等不到它孵出来
我就会把它们
一股脑冲进
下水道去


《盯梢》


一只隐翅虫
出现在我裸露的胳膊上
吓了我一跳
把它拍掉我就
大步朝女儿奔去
那时候
她正入神地
看着一朵漂亮的
仙人掌花
她不可能放过那朵花
因为它太漂亮了
我也这样认为
我想那我只能
给她好好盯个梢了


《摘枇杷》


当姐姐
要求我在晚上
给她摘枇杷时
我回答她
外面一片漆黑
什么都看不清
明天一早起来
我会从窗外
那棵枇杷树上
给你摘上很多枇杷
现在我和枇杷
都只想安稳地
睡上一觉
但明早它们
就该遭殃了
她说那好的


《滋尿》
 
 
给孩子端尿
真是个苦差
在马桶跟前
端着10公斤
的捣乱分子
打着呼哨
后来我又想到
一条计策
那就是把旁边
水龙头给拧开
这下非常顺利
尿果然滋出来啦
 
 
《会面取消》
 
 
昨天下午
非常昏沉
浑身乏力
疲惫到了极点
这种状态
一直持续到入睡
期间几次
强打起精神
但是伙计们
对不起了
今天这次会面取消
这意味着
昨天的诗
没有写
今天跟昨天
自然是完全不一样的
这些蒙着脸的伙计
此生再也
无缘相见了
 
 
《打闪记》
 
 
四月廿九日
出现了一次
疯狂的打闪
来这十年
头一次见这种厉害情形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
一些梳着油头的积雨云
那晚会面要开趴体
首先是其中一个
不知怎么回事
内部开始放电
电流嗞嗞地跳跃
这让它感到兴奋
于是自顾自地嗨了起来
嗨了那么一会儿
其它油头小子
也蠢蠢欲动
开始慢慢扭动起来
这种气氛迅速蔓延
舞池中间挤进了
几位老司机
它们用胸去碰胸
用屁股去碰屁股
终于第一道闪电
拉开了夜空
从这会儿开始大家
难以自持了
在云团的内部
云团与云团之间
一道道闪电抽过
伴随着轰鸣
它们用这光鞭奋力地
抽着彼此
它们挥汗如雨
引来阵阵狂风
有几个浑球开始
使着鞭子抽向地面
发出爆笑
它们没有击中
任何一个变压器
因此能清楚地看见
地面上稀少的
可怜人儿
妻子的几个朋友
在酒吧等她
我打算送她出门
结果哪也去不成啦
谁会愿意白白地
挨上这些疯子一鞭呢


《快递》


下午我在等一个
快递员出现
但他迟迟没来
我准备替妻子
退一条裙子
这是一条秋天
穿的裙子
用不了多久
它就会被穿在
另一个女人身上
如果类似情形
又出现了
它会被这样
递给第三个女人
我毫不担心
因此总有女人
很可能是一个
高原上的女人
她会在这个夏天
穿上这条秋天
的裙子出门
并告诉自己
这真是不错的
一条裙子啊


《识相》


正视着频呢
女儿一把
夺走了我的手机
但是我还想跟
手机那边的女士
再说点话
昨天她碰壁了
去一个县城
找两个教育官员
那是两个
傲慢的男人
因此我打算
好好跟她说道说道
我冲着女儿
手里的手机叫道
对付这种男人
最好的办法就是
……女儿捧着
手机就要跑
我喝住她
识相的就赶紧
把手机还给
爸爸!


《电光火石》


周末我习惯
掐掉闹钟
但往往醒得
比平时更早
对我而言
在礼拜日醒来
就意味着
脑子要开始
不要命地转起来
堪比一个转子发动机
妈的这种发动机
工作起来甚至
能把自己烧红
就这样
你妄想它会
因此废了
它非常健康
只不过要喝进去
多出几倍的燃料
我们很清楚
是什么东西
在给疯狂的脑子
提供燃料因此
我感谢上帝


《人工智能》


它算好了
会在某个点
把你叫醒
一阵接着一阵
啾啭的鸟鸣
除非你按下停止
否则它会
一直叫下去
这让我很多次
产生恍惚
它好像知道
我的全部习惯
因此不会发出
别的操蛋的叫声
如果那样
它很可能被我
从窗户摔出去
但这逼非常稳妥
这逼像个活人



《小伟》


我梦见了
搞放贷的小伟
非常年轻
但他失业了
这个谦逊又懂礼貌
的年轻人
白天去要账
而他压根
就不是
吃这碗饭的
尽管残暴
也能在他身上
隐藏得很好
但结局很糟糕
他被几个大汉
围着揍了一顿
拳拳到肉
我没能看清
他的脸也许
被打得变了形
别人欠了他的钱
他去要账
这事儿是
千真万确的
受尽侮辱后他
还是没能
杀了他们


《猎人帮。狐狸帮》


我们开着车
正在上一个斜坡
要拐过前面
那道急弯呢
一辆高大的装甲
就从那道急弯
窜了出来
那辆装甲
它接连把
两间高大的民房
各撞了个窟窿
当然民房里
藏的是另一伙人
这下好了
短兵相接
人群开始叫喊
进行一些肉搏和厮杀
其中的几个混蛋
瞄见了我们
于是挥舞着刀棍
狰狞地朝着我们奔来
我和副驾
都很害怕
只不过这时
一波援兵从
我们后面上来了
我们开始饶有
兴致地观察
这场战斗分析着
这里面谁是猎人
谁是狐狸


《乐子》


今天女儿
开始研究怎么
拔我的腿毛
还没等她
研究明白
我就想好了
一条计策
那就是
一定要在她
还没整明白
怎么活生生地
拔下你
第一根腿毛和
正要尝试着
下手时
嗷嗷大叫
时机对了
她会像
小鸡一样
咯咯地笑
这样她就
再也拔不下
你任何一根
腿毛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