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刃 ⊙ 回转之路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2018-2019库存(一)

◎余刃



《赢家》


一个女孩
对她的朋友们说
假如你们也遇到
一个欺骗你
伤害你
对你永不
在乎的男孩
或者女孩
不要尝试
去对付他
你永远
对付不了他
你就算弄死他
也不是赢家


《闪电来临之前》


接近八点了
天色渐晚
天空还是深蓝
一片黑云
从兰州过来
离那轮孤月
尚有一段距离
孩子们在地上
嬉闹和奔跑
发出刺耳的尖叫
路灯就在
这个时候
亮了起来


《保守派宣言》


在人们的选择
还不多的时候
很多事情
办起来很简单
现在复杂了
人们这样干
那样干
始终不舒服
玩出这么多花样
几乎没有创造性
还浪费时间


《热爱》


比起屡次
把夜空
拉开口子
我更喜欢
云团中的闪电
它藏在里面
一会儿照亮
一会儿又熄灭
牛逼的闪电
它们怎么
不把云给点燃


《胴体》
 
 
棍哥在群里
发了一张漂亮
女黑人的裸照
她看上去
非常健康
跪趴在床上
翘着黑而
肥硕的屁股
浑身像被喷枪
喷烧过的猪皮
除了头部
她通体无毛
下面那话儿
尤其地黑
但她的脚底板
是白色的
手掌心可想而知
也是白色的
牙齿和白眼仁
尤其地白
这不是推测
因为她扭过脸来
她在微笑
他的微笑真灿烂啊
就像夏天
烈日灼烧之下
弥漫着浓烈
发情气息的
非洲大草原


《幻景》


我有时趴在窗前
望着这城里
万家灯火
感到很烦
是的,我想起来
我不应该
为此感到烦


《征兆》


我看见
我的内部
一片脏乱
表现出来
还是有
好的时候
但这种
公认的好
基本上是
突发性的
它要蹦出来时
毫无征兆


《对夏天的考察》


很多真正的疯子
在夏天
他们会很收敛
很少发疯
发疯时
也没人理会
人们在夏天
在夺目的光照
和令人上瘾的
酷热中间
几乎不会关心
自己以外的事情
不知道这个现象
你注意到了没有


《重燃夏日》
 
 
一个头上顶着
地中海的老头
身体干瘪
像我认识的
某个老家伙
脸上干净
整个人萎顿弛缓
他抱着一个
三四个月大的婴儿
坐在槐树下
一个花坛的边沿上
那是八月第一天
雷雨过后
太阳照耀大地
空气仍然非常潮湿
我走进那处树荫
向着他走去
仅仅是路过
浓重的荫影笼罩着
他和那个孩子
孩子在他怀里
肉虫一样扭动着身体
很快伸出手
向着老头身后的
花坛够去
他竟然够到了
覆在地上的腐叶
并抓起一把
那幽暗的叶片上
还泛着水光呢
可这老头走神了
正当这孩子
要把手里的东西
送进嘴里时
我跟老头几乎
同时发出一声惊呼
他紧紧攥住
孩子的手
轻易地掰开了它
抖落了那几片
加剧腐烂的叶片
真小啊那只手
它继续抓来抓去
仿佛永远不会停下
我走过去后
很长一会儿
是的,很长一会儿
我只身走在艳阳下
想起那只
稚嫩的手
它拽着腐叶时
被另一只枯槁的手
一把钳住
与此相应的
有人失魂落魄了
雨后的夏日
又被重新点燃
一阵阵热浪涌起
在周身回旋
我不理解
这意味着什么呢


《苦闷》
 
 
偏安在此十年
也浑浑噩噩地
写了十年
想过离开
去南边挣点钱
老婆不同意
一穷二白
最难熬的时候
都过来了
老实在这儿呆着吧
走我们就离婚
啊我的孩子
她轻易的
就能使我颤栗
转念一想
呆着就呆着吧
浑浑噩噩非常好
回什么南方
就在这不南
不北的汉水之滨
呆着得了
钱的事终究会解决
但苦闷怎么解决
去哪都可能苦闷
诗歌彻底解决
不了苦闷
它甚至支持苦闷
那写个什么劲啊
还是要写
苦闷是非常
好的东西


《一直往南方开》


去年冬天
带着老婆
女儿和我妈
急匆匆地
从陕西开车
回湖南
一个人开
1200公里
在车上我
一直听着痛仰的
公路之歌
它几度
使我热血
从来没有如此
迫切地想
一口气开回南方
结果是这歌
把我听吐了
浓茶和红牛
也不再管用
开到半夜
灰溜溜地
从澧县下高速
找了家宾馆
梦想在
什么地方
我真不想知道
我只知道
在湖南老家
外公病重
形销骨立
得赶紧回去
见上一面
但到了澧县
我实在
没有力气
再他妈的一直
往南方开了


《反思》


最近几个月
我对女儿的爱
已经把
家里好几名女性
给惹操了
她们说我给她们
带去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只要有我在
哪怕只是
坐在沙发上
一言不发地看着
她们都会
感到非常压抑
和不适
有我的地方
就是地狱
耶稣啊今晚
我要对此
进行严重反思


《怀旧电影》
 
 
晚餐时分
小区楼下
放起了露天电影
这勾起了我妈的回忆
在她的青春岁月中
露天电影占据了
重要的一席
跟我爸谈恋爱时
哪个村子晚上放电影了
都会打着手电
骑上单车跑去看
因此她很想下去
凑个热闹
早些时候小区群里
发通知了
说是要放一部
怀旧电影
她吃完饭
很快就下楼了
我以为她会把
整部电影看完
但过了没一会儿
她上楼来
开始说电影没意思
我问她放的什么
她说不知道
里面好像有刘德华
我妈接着抱怨
说她真不喜欢
看这种电影
而且天已经
开始下雨
我想下雨才是
她不高兴原因
这让她扫兴
雨不止让她
一个人这么扫兴
我说那你招呼一下孩子
我下楼去看看
小广场上
邻居们已经散了
雨点并不密集
除了一个穿白色
衬衣的男人一边
收拾着投影仪
和插线板
一边打着电话
甚至跟电话那头的
吵了起来
我点了一根烟
在小广场上
转悠着并发现
这个男人他忘了
取下挂在门楼上的
白色投影幕布
电话那头的家伙
可能把他气疯了
雨下大了他仍然
冲着电话怒吼
这场雨中断了一部
正在放映的露天电影
因此他的情绪
变得很糟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
有人激怒了他
他看上去出生在70年代
很遗憾这部
他所认为的
怀旧的电影
我连一个镜头
也没看着
雨不停地落在
悬挂的白布上
那个男人走后
楼下已经变得
空无一人了
我捏紧手里的烟
雨几乎将它打灭
 
 
《借个火吧》
 
 
你抽烟吗姑娘
你抽烟就会用打火机
打很多次火
用打燃的火苗
点上烟了你有什么
想说的吗
你家是哪的
正在恋爱还是失恋了
在其它地方
有你想念的人吗
借个火啊我的打火机
按下去弹不上来
它卡住了里面的气
嗞嗞地往外跑
这让我烦躁
刚才我使劲一摔
它砰一下就炸了
 
 
《吃喝》
 
 
从凌晨睡到午后
起来感觉空虚
准备去百里外
找妻子和孩子
当我冲进夏日的热浪中
才发现腹中空空
沿途草木葱茏山峦起伏
皆是饱食终日的模样
但我还要挨到晚餐时分
 
 
《小镇少年》
 
 
那是在乡下的
一个小镇子里
几个少年骑着
改装摩托
轰着油门
从烈日下的
街道上驶过
他们的胳膊
无一例外
直直地抻着把手
怪异地耸着肩膀
他们也无一例外
显得瘦弱
穿着帆布鞋紧身裤
宽大的白色T恤衫
时髦的奶狗头
可能正要去镇子外
见漂亮的小姑娘
顺便约出来兜风
去到某座水库
或小河边
找上一片草地
或一块岩石
在上面烧堆火
喝点酒什么的
骑了一段他们
在街边停了下来
这时候又有几个少年
冒了出来
也是那个模样
他们一见面
就开始打闹和推搡
看得出来
他们非常高兴
充满了活力
其中一个从
口袋里掏出香烟
打给伙计们
所有人点上烟后
几个骑手发动摩托
风一般地消失在了
小镇的尽头
 
 
《雨》


一场雨持续了两天
天气变得凉爽
在这个月份
和其它火热的地方相比
这儿简直太舒服了
在这舒服的一天
邻市的复仇者
尘埃落定
他复仇成功
但也活到头了
这真是高兴
不起来的一天啊
这一天的舒服
无法让我高兴
到夜里我看见
路上的水洼反着光
这反光很奇怪
雨点不停地
打在上面这让它
显得不太平静
这场雨任谁喊
也没有停


《新浪潮摇滚》
 
 
最近听新裤子
我挺想跳舞
听那怪腔怪调
我就想跳舞
可能不少人
跟我是一样的
那些写得狗屁
又还凑合的歌词
不禁让人想
哼上几句
新浪潮就是
这么个东西
我想说太糟了
这个东西


《香水》


在电梯间
我闻到一股
浓烈得让人想吐的
香水的气味
我上楼来
开始敲诗
那种阴影
却始终无法摆脱
它持续地
使我眩晕
最后不得不
奔到洗手间
趴在马桶上
呕了一阵
太恐怖了
这女人是谁


《在街上》


我已经太久
没到街上去了
傍晚妻子让我去
给她取一条项链
那是我送给她的礼物
她很喜欢
最近被女儿
接二连三地弄断
因此我来到街上
直奔闹市中的
那家珠宝店
顺利地取走了它
我见到了许多
陌生无言的面孔
在霓虹的照耀下
模糊不堪
整个十年好像
一直都是这样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