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刃 ⊙ 回转之路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2019库存(六)

◎余刃



《当酒吧的灯光摇曳》


她开始吻她
她们都很漂亮
她被吻
脑壳一下炸开了
这可是第一次
被一个女人吻啊
她早想好了
她要积极回应
哦买噶她们
开始舌吻
她差点掀掉她的奶罩
她的手在她的
肥臀上游弋
问题来了
她们两个
谁更想在对方身上
装一根鸡巴?


《野性的呼唤》


她太棒了
巨臀
蜂腰
爆乳
打架子鼓
血腥暴力
野性十足
不受任何束缚
她住在离我
不远的地方
一条河的对面
从认识她起
那河面上
氤氲不散
每天奔过
栗色的狼群


《男人们》


她火热的人生才开始
就拥有了
令人倾倒的热辣身材
男人们渴望着她
每一个毛孔里
都欢腾着爱欲


《重要》


重要的是

我们的卡戴珊
谁有福消受你
销魂的巨臀爆乳?
你要听着
野性万不能丢弃


《猫》


那些长着
猫脸的女郎
她们从不
正眼看
这个迷幻的世界
那么是什么
在她们的瞳仁中闪烁?


《小城女王》


平时也是一个人
带着她身上所有的美好与颓丧
一个人上街
在这个城市
她是孤独的女王
现在她一个人去电影院
她的爆乳巨臀
显得非常孤单


《一次发作》


你很沮丧
沮丧到郁躁症发作
这可是好东西
男人
爱情

你说
你曾混合饮下
这三种毒鸩
你痛饮它们
之后摔杯
尖叫发胖和哭泣……
后来
你被欺骗了
我操
你终于成为一个
积极向上的人
热爱运动
读书
电影
旅游
可这些绝对是狗屎
你居然摆脱了
那甜蜜的病症
沉闷
狂躁
脑子混乱不清
这多棒
你居然摆脱了它
然后像一条猎狗一样奔跑
读着垃圾
看着垃圾
去无聊透顶的地方
坚决不给
陌生男人机会
你对自己撒谎
成功地骗过自己

应该怪谁呢?
那个你爱的男人?
他爱你
不爱你
操够了你
离你而去
你尖叫发胖和哭泣
你应该这样
继续下去


《凌晨1点25》


读完自己的诗
从床上挣扎着起来
走到阳台上
拉开纱窗
点上一根烟
把嘴里的烟
猛地朝外面吐出去
窗外正下着浓雾
亮彻长夜的路灯
被雾气重重包裹
光抵达窗台时
微弱到快没有了
这时候非常好
另一个自己出现了
他站在我面前
我看见他谜一样
微笑的脸
很快他重新整齐地
躺回到床上
而我继续朝雾中
吐着烟团


《甘地》


甘地禁欲40年
每晚裸睡
邀请年轻女性
与他相拥而眠
以此训练意志
让这禁欲的果实
从他日渐衰老的躯体上
吸收养分
甘地勃起吗?
摩挲那些年轻女人吗?
那颤抖的乳房
屁股
凌乱的阴毛
惴惴不安的阴户
有一次
他邀请了一个19岁少女
一起入睡
少女的胴体如何
他苍老的阳具如何
谁也不知道
不得不说甘地真会玩啊
我跟另一个
写诗的聊起甘地
同样也感叹
这狗日的甘地
可真是会玩


《无眠之夜》


我们一夜无眠
一刻不停地
给对方发着消息
我们
会成为朋友
会在明天的公园里
找到一棵
没有落叶的树
我们在树下见面
我们会聊天
带着善意和温情拥抱
我们聊啊聊
终于期待
在未来的某天
达到灵魂的融合
我靠近并走进你
完全看不出
我的存在
你身上到处都是
我的影子
我们共用一套语言
一套举止
一个影子
但是别信什么未来
别信某一天
因此我们
一刻不停地
发出内心的声音
非常迫切
很快天就亮了


《尤物》


她是个尤物
她注水的气球一样的肉弹
在一定的幅度内
来回摇晃
但她不跟男人上床


《三套车》


口袋里的钱
可以自由支配
写下的诗
可以留下或删除
自己的飞机
可以随意打
甚至不惜打到人昏厥
你发现人生中
只有这三驾马车
并驾齐驱时
那种愉快
真实可感
其它皆是虚妄


《隐秘》


我的内心
有无穷无尽的隐秘
它们的性别是女
这让我兴奋不已
每当内心出现波澜和起伏
那是我在驱逐她们
站到我面前来
让我动手
脱下她们的小内内


《她的蓝色棉花糖一样的肥臀在抖动》


一只来自雨林深处的帝王蝶
扇动翅膀
就能带来山崩和海啸
咏叹响起
圣徒们的阴茎
会自动喷射出精液
噢天哪
她的下体
像坚不可摧的铁蹄
世上最坚硬的果实
都能被它咔咔地踏碎


《写诗》


这些年
在我的城邦中
众多的人口和牲畜
我亲眼看见
它们出生
又消亡
时至今日
流脓淌血
到处散发恶臭
如同遭受了大瘟疫
我写诗
把那些死尸挪走
让风刮跑腥臭
属尘埃的
必要归于尘埃
我仍抱着希望
对一个健康稳固
流光溢彩
的体系的希望
只能写啊
在这死境中奔走
看看有没有什么
更好的机会


《我们》


她是内敛的
有很多没有落实的欲望
对自己十分温柔
我是打开的
经常镇压性欲
对自己非常暴力


《午夜的高跟鞋女人》


十二点
在二楼临街的卧室内
听见街上一阵高跟鞋的踢踏声
人影稀少
街灯与霓虹
闪耀着
女人们都睡了
他留言告诉她们:
下体肿胀
可她们
没有任何回应
就在此时
一个穿高跟鞋的女人
从他卧室的阳台下边经过
仿佛世界上就她一个人
她也正好为他而来
那哒哒的声音
击中他
他的阳具
仿佛烧红的铁棍
也指向她
她很快走了过去
哒哒的声音越来越远
他躺在床上
被性欲反复折磨
但他仍然不会仅仅为此
和女人打上一炮
他写:
现在我
写完这首诗
站在马桶前
打完手枪
然后进入梦境
如果梦中仍然有一个女人
在深夜
穿着高跟鞋
从我的卧室下方经过
我一定会问候她
女士你好
女士
再见


《理发》


我理发时
一个抱狗的        
中年女人
走进理发店
她想洗头
可洗头工
吃饭去了
显然这个理发店
只有一个理发师
和一个洗头工
她一袭深色长裙
胸没什么好
臀部却显得丰满
脸上披着倦容
她坐在沙发上
等洗头工回来
让那条狗
趴在她胸前
一开始
我想让理发师
顺便给我刮胡子
她进来以后
我全忘了


《钟》


以前有少数女人
在我这儿
停了下来
在得知没有
爱情的指望后
她们走了
那时我没有
足够的信心
用一鼎
倒扣的钟
将自己扣上
我在里面
在钟壁上凿字
称其为诗
那些女人
见此情形
纷纷遁走
没有一个
愿意跟我
待在里面
更没有谁
想连钟一起
把我掳走


《西班牙的中国女人》


在西班牙
伊比利亚半岛某个地方

一个中国女人
和一个船夫
两个西班牙孩子
乘着一条船
进入苇荡
一只野鸭一下从水中腾起
贴着水面飞了一会儿
又落回到水中
Hola
Hola
孩子们看着这种水鸟
在船头前领航
接着突然又游入苇丛
这船
这明媚的阳光
穿越整座半岛的风
从耳畔和明眸间拂过
然后是完全的平静
突然这沼泽
它的水凝成一片水晶
苇草纷纷折断
风也止息
他们
不是你的孩子
不是你的丈夫
船属于
伊比利亚

一个中国女人
在那茫茫晶体上跋涉
赤足行走
你有一只
玉镯
可它已经
丢失在西班牙
你还丢了
别的东西吗?


《噢,她》


她的手伸进裤裆
握住了他的鸡巴
一根黄色人种中
长短粗细
处于中上游的鸡巴
她握住了它
惊呼肉棒。肉棒


《秋日之一》


阳光出现
尽管天空仍然堆积着乌云
它还是热切地
照射着我眼前的一切
阴冷的风也伴随而来
我剧烈地咳着
越来越多的蓝
从苍穹中裸露出来
形成一大片
这日薄西山
似曾相识
那是一个早已拆毁的戏台
一出戏就要开始
血红的残阳
照在华美的戏服上
几张抹着油彩的脸
咿咿呀呀
其中一个黑脸
突然发出了
如雷的咆哮


《秋日之二》


天气是从昨天下午开始晴的
晚上九点我在外面跑步
跑了三公里,终于出汗
多次看见浑圆的月亮,阴气袭人
今早起来发现天空又是阴郁低沉
直到十一点才晴开
现在又到下午了
跟昨天不同的是
天空出现一种浅蓝,没有杂质
天际浮起淡淡鹅黄,四下明亮
连阴影也更柔和了


《回忆录》


我对我妈说
我不会听你的
我从来不听她的
我对我妈说
很可能以后
在你还能动弹之前
我不会在你身边
我只想对得起自己
我妈问我你去流浪是吗?
是的妈妈你了解我
我要去流浪


《如果》


如果十年前我
坚持了自己的选择
现在这个我
会在干什么呢?
我当时想随便混
打打零工
走到哪算哪
在广阔的天地间
毫无目的地漫游
可我没有
我待下来了
现在来看这个事
非常扯淡


《一次自慰后受伤》


我有个朋友
自慰时弄出很多血
弄完后她收拾掉一切
感到非常孤独
偷偷地抹着眼泪
消沉了一天后
她的另一个朋友对她说
直面自己的开始
可能会痛苦……
她转告我我没说什么
然后我心里骂道
说的是什么狗屁
里面受伤了
还有什么比这更痛苦的吗?
接着她告诉我
总感觉里面不太对
要去医院看看
我说对必须要
去好好看看



《何人斯》


秋日的阳光
又照在无名山坡上
那里埋着一些死人
那些被埋的
都有名有姓
因此所有墓门上
都刻着名字
秋阳照耀着
它们的门庭
使一侧的银幡
发出灼灼闪光
肃穆而温暖
在这肃穆的时刻
我看见一只鸟
站在一个姓何的
墓碑上拉屎
它们不管这些
它们拉完屎
飞进灌木丛中
那时是我远足
走上这面山坡
在一处接近
枯萎的草丛中
坐了下来
在这异乡我为什么
要走上这面阳坡
又因何怅然若失
坐了下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