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刃 ⊙ 回转之路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2019库存(五)

◎余刃



《贤妻》


结婚五年                                      
每天在社交软件上掏树洞
晒内裤
晒黑丝
晒性玩具
在生活中
可能是个贤妻


《未来我们如何相爱》


男女各建一个库
配夫也配妻
AI配发系统
配定离手
不可毁约
否则下监做苦力
或流放
这个系统
由大数据支撑
性格行为爱好各方面
甚至性交习惯
都很详细
目前男多女少
总有男士一时间得不到配发
女性满负荷运转
探索一妻多夫
总之要达到平衡
也可以这样
剩下的男士
无限免费供给茅台加充气娃娃
高仿真品
这样一批男士会选择不娶
要细致到如此地步
得不到配发的男士
一有惆怅
立马由无人机
携带以上产品
供其消遣
24小时随叫随到
得不到配发的男士
不能出门
聚众喝酒
或一起玩充气娃娃
都喝多了
非得打的鸡飞狗跳
嗨起来互相爆菊
会产生新的问题
能配到的男女
基本能幸福生活
否则系统必须改进
突然想起来
以现在的科技
已经可以远程性交
这个厉害
是否对这个体系有影响?
也即是
不受空间限制
甚至不需要见面
就跟在一起一样了
更有甚者
可以造出幻象
你在卧室里抱着幻象
就跟抱着真人一样
甚至更加舒服
这样男女还会相互需要吗?
大部分人需求简单
对于高端需求
比如爱
可以定制


《拉黑一个女孩》


一个刚读完霍乱时期的爱情的年轻女孩
一个告诉我五十多六十岁的一对夫妻
二十多年不做爱后在轮船上又开始做爱的女孩
一个准备看我的名字叫红这本书的女孩
她喜欢读我的诗
我拉黑了她


《态度》


尽管我喜欢
你写的
但跟你
没多大关系
你写我读
各取所需
大家都爽
问题是我写诗
我爽很正常
让你爽了
这也很好
你表现出傲慢
是为什么


《彼之乐土》


那艘轮船
在海上航行时
天气一定不错
我忘了问
他们要去哪里
去某片乐土吗?
他们终于摆脱
过去的痛苦了吗?
多么令人振奋
他们在船舱内做爱
享受自由和性
带来的愉悦
天哪。二十多年没做了
那苍老的鸡巴
那打褶的逼
只有疯狂地抽插
才配得上
这种狂喜啊


《山水》


早上她来到水边
黄昏她登到山顶
如此坚持月余了
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时节一天比一天萧索
在萧索和彷徨中
她鞭挞着自己
她使爱人的影子
在山水间逝去
她使爱人的影子
重在山水间升起


《撕咬》



我的脸
被一个女人
抓得稀巴烂
他向我抱怨
当时我
只想让她消失在我眼前
抱住她就朝门外走去
可这女人
她两个爪子
比猫可灵活多了
我的脸
被她抓得稀巴烂
现在长教训了
跟女人吵架
最好自己
灰溜溜地滚蛋


《想都别想》


他处理了一下
脸上女人的抓痕
然后出门
整张脸
火辣辣的
疼得龇牙咧嘴
老兄。我想告诉你
道理或者拳头
都是制服不了女人的哟


《大野鸡》


从王先生那儿
回来之后
她发了一条动态

今天到王先生家去玩
虽然过程很愉快
却始终感觉自己被王先生打起吃了(难过表情)
我想起一本小说?
人是世上的大野鸡


《关键词》


她又跟一个胡先生
早上在办公室
穿着情趣内衣
打炮打到头晕脑胀
腰都酸掉
办公室
情趣内衣
腰都酸掉
非常可信


《爱我》


他搂着我
她说
他进入我
甜言蜜语
一边揉我的胸
弄我紧绷的屁股
翻卷着我柔软的舌头
一切他感兴趣的地方
为什么如此猛烈的进攻
却给我一种
漫不经心的感觉
他爱我吗?
充血龟头的
滚烫温热
被她无情浇灭


《窗外的阳光多好》


刚抽完一支烟
打算闭上眼睛
这时候出现尿意
于是去洗手间
洗手间里还有一个男人在拉屎
我认识他但不知道他是谁
他在放一部毛片


《闪耀》


倚窗远眺
看见远山的一处山顶
有一团白色的东西
不,好几团白色的东西在闪耀
天蓝得没有杂质
炮声隆隆传来
庆祝的时刻提前了吗?
一些云团正从天际升起
几根孤独的烧人用的烟囱
在山腰上竖立


《不得要领》


她一连给我发了
十七张她的画
感觉很好
但我却不知道
如何欣赏它们


《杀熟》


她约了一位旧识
一个帅气的绅士
吃完饭两个人漫步街头
在酒店楼下分别时
不知道这位绅士
说了句什么话
她按捺住狂跳的心
回到酒店
满脑子
全是挨操的念头


《柏拉图》


我也渴望
灵魂上的
水乳交融
之后呢
之后肉体就
应该要出场了
能出场
当然更好
不出场
柏拉图也行


《夫人好臀》


如今研究
奇技淫巧的
还少吗?
至少我视野范围内
比比皆是
都很直接
注重直抒胸臆
鄙人不才
比如看见某位夫人的臀
就对她说
夫人好臀
天空灰蒙蒙的
她可能没听见


《骑手》


他骑着一辆跨骑
行驶在奔流不息的大街上
后座
扎着被褥
然后是吊着的塑料桶
上面一个塑料盆
还有一些
乱七八糟的工具
他带着这些家伙
不是干完回家
就要正赶着
去一个新的地方
他一下冲到我前面来
你好啊骑手
在这茫茫黑夜漫游
你好嗨啊


《火车》


火车又在叫了
它又开始叫了
但我哪儿也不想去
不需要坐上一趟火车
到别的地方去
哪儿都是荒芜
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在那无差别荒芜中
我根本待不住
但火车总是叫
我感觉它在叫我
它不知道
我在想什么
没有什么人知道
我在这儿
到底干了什么
十年就这样过去了


《厌倦》


在那些奋力翘着的屁股当中
在那些隐藏众多翘臀的辉煌的宫殿当中
在那些崛起的宫殿如屁股奋力撅着的城池当中
在崛起的城池像大街上肥美的屁股一样
美轮美奂的时代大潮中
亲历这样的转变
美丽的屁股
终于从隐蔽之处开始走向我了
又终于使我从神魂颠倒变得莫名厌倦


《神圣的天空下》


在神圣的天空下
总会有鸟叫
阳光也很好
花仍按季节开放
果子按时成熟
这何尝不是美意
但又怎么可能
仅仅是美意呢?


《在县城》


每次来小县城
我不得不
拿把小板凳
坐在一间临街铺子前
白痴一样
看着街上的人流
等着饭菜端上桌
吃完后继续玩手机
抽烟,随意扔掉烟头
因此我见过
许多平淡无奇的女人
打我跟前经过
不时也会出现
一两个美好的女性
她们微不足道


《拉伤》


有个女人挺有意思
炮友保持在
五个以上
经常性致勃勃
前两天她跟一个男的
在帐篷里大搞特搞
腰拉伤了
今天半夜
她发了个动态
如果这次不是拉伤
而是瘫了
这些男人又能
给我什么


《干渴》


在我干渴
又抽完了两支烟过后
我瞧见一个水壶
我拿起它
晃了晃
里面还有少量的水
我拿起它
又放下它
现在我需要等待十秒
我没去找任何一个杯子
我不可能
在这种情况下
去费劲找一个干净的
或一次性的杯子
十秒过去
时间正是按
我所需的节奏流逝的
我重新拿起那个水壶
仰着脖子
对准壶嘴
喝了个痛快


《诚实》


蹲马桶时
我点开一个视频
视频中一个镜头
跟在了一个扑街的身后
这扑街歪着身子
走在大街上
不停揉摸着
女友的肥臀
他的女友
穿着新潮的
露臀牛仔短裙
几秒内
我的鸡巴翘起
碰到冰凉的
马桶内沿
是啊朋友
它非常诚实


《麻雀》


昨天我和女儿
我们一起观察
五六只麻雀
她走路就像
那些扫街的麻雀
一遍一遍地扫着人行道
把能吃的
扫个干净
那会儿
它们发现
种子店
扫出来
一些好吃的
久久徘徊不去
女儿跑出去追它们
它们被迫起飞
整齐地
停在了电线上
只要我们退开
它们马上就会
再次飞下来


《某少女画像》


她的胸不大    
可是非常挺
她挺着胸
不是为了让它们
看起来更大
而是为了让它们
更加傲然
可她的脸不一样
在那张冷漠暗淡
的脸的衬托下
她的胸明显
有些不甘


《丹麦》


在丹麦的一间寓所里
有两男一女
其中一男一女
激战正酣
另一个男的
也不甘寂寞
他俯下身去
张开嘴伸出舌头
舔起女人的逼来
而那个操逼的男人
正忘情地操着呢
一不留神
鸡巴从逼里滑出来
插进了舔逼
男人的嘴里
哦完美的上帝
操逼男人的鸡巴
面对舔逼男人
的舌头
是分神了
还是过分紧张?


《檐雨》


我睡在一张小床上
时间接近凌晨两点
檐雨滴滴答答
即使雨在此刻止息
这滴答声也得
好一会儿
才能停
它们非常坚定地
打在一片塑料
或木块上
自古以来
人们在屋边种上
竹子或是芭蕉
檐雨的滴答声就变了
今晚我感受到
那种变化
沉浸在其中
所有的苦闷
仿佛都消失了



《臭脸》


我对她说
我很满意现在的生活
没什么不开心的
我最爱的
都陪在我身边
可我总瞧见你
板着那张臭脸
是的我说
我的臭脸
时常让人觉得
我不开心
但那是因为别的
与此无关的事儿


《在湖心》


我们冒着雨
划着小船
在湖面上游荡
这是我第一次
如此近地观察到天鹅
那是一些
白天鹅和
一些黑天鹅
我看见它们
优美的颈项
可爱的羽毛
划水的蹼
它们也在游荡
这很好
在雨天
我们和天鹅一起
在湖面上游荡
这是最近
发生的最美妙的事了
期间还有一只年幼的水鸭
不停地潜水
另一只灰鹭
久久地立在
雨中的草滩上
更是额外的馈赠


《沙滩车》


他们兴奋地
说起一件事
在一片河滩上
玩沙滩车
他们爱上了这种东西
给他们带来的刺激
当我把车开进
山野的包围中
在那段河滩上
并没有看见
任何一个人
以及任何一辆
沙滩车
雨下得不小他们说
下次再来吧
下次
玩得人
肯定就多了


《箫是荒凉的乐器》


金钱
权力
和欲望
拥挤地走在每一条大路上
可马勒只有欲望
就像今天
马勒的欲望是
一位丰满热辣
的女同事
给他吹箫
不够的话
就让十位这样
的女士
轮流着
给她吹
马勒说
箫是一种
荒凉的乐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