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笑忠 ⊙ 醉生梦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入选《湖北新诗百年诗选》诗十一首

◎余笑忠



旁观者说

山岗上,我观望着这条河流             
在黑夜中它是不动的

而光明呈现,在它的表面

我手中有一块石头。我强烈的欲望
也是一块石头
我抛弃的欲望,还是一块石头

光明呈现。在黑夜中
惟有这条河流向我敞开,它是
不动的
1991.4.12



正月初六,春光明媚,独坐偶成


宽衣、躺下、在河边、在早春的阳光下
啊,光阴、阅历、旧雨新枝
此时此刻,无山可登
无乳房可以裸露
无用而颓废

借光、借风、借祖国之一隅
借农历之一日
醉生梦死
2003.2.6



他们这样屠杀一头耕牛
——据母亲回忆


他们这样屠杀一头耕牛
他们走向一棵大树
他们合围过来
他们准备了最结实的绳索
他们紧张、兴奋地大叫
他们听命于一个老手的指挥
他们让牛抬起了脖子
不是朝它的脖子捅去一刀
而是撬开它的嘴
像给它补充盐水、陈醋和饭食

他们朝那里投去烧得通红的一块烙铁……
那时刻我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我从指缝间看到它突然仰身
前腿在空中踢踏
但它拔不起那棵树
它跪下,跪在自己的腿上
泥地上它刨出的坑洼
被它的血迹淹没
我没有数他们到底是几个人
我为他们打了酒,洗了衣服             
2003.6.13



春之歌(拟宇龙)


春天来了
我要给老马灌一点酒
我要喂小狗一颗老玉米

青黄不接,阴晴不定
火车往四处开
我只在原地奔腾

我只在原地搓手、倒脚
众人先前为我望风
现在不耐烦了:春天来了

春天来了,寺门大开,香火不息
暗娼也要省亲
春天来了,我还在人间,知冷知热
2006.2.14



仰 望


有时,你会手洗自己的衣服
你晾出来的衣服
滴着水

因为有风,水不是滴在固定的地方
因为有风,我更容易随之波动

我想象你穿上它们的样子
有时也会想,你什么都不穿
      
那时,你属于水
你是源头
而我不能通过暴涨的浊流想象你

那时,你属于黄昏后的灯光
我可以躺下和你说话
而倾盆大雨向我浇灌

从来如此:大雨从天上来,高过
我,和你
2008.10.19-12.30



荷花之外


从烂泥田里长出的好东西不多
荸荠算一个
人们将它去皮,或煮或蒸,是担心
它带有可怕的菌种

在灵魂的下层土壤里,我不知道
会生长出什么
我只知道会有自我缠绕的东西
我只知道再写下去
就有说谎的可能,像他们
给平胸女子注硅胶
说明什么?说明有人爱的是
丰乳如臀                           
2010.3.22



笨拙的模仿


它的步态缓慢,它蹲伏的姿势
近乎虔诚。它不外出觅食
不理睬歪斜着身子
前来调情的公鸡
它像一个瘾君子,闭着眼睛
沉醉于它的白日梦,它好似
白日梦孵着的一枚蛋
它的身下没有一枚蛋

当你呵斥它,把它从窝里驱离
它报以不满的怪叫
不一会儿,又折回窝里
那稻草铺就的,满是羽毛和绒毛的
它独享的小小乐园

我几乎被它想作母亲的渴望打动了
但为了对它的空想作出惩戒
它会被人一把拎出来
往它的鼻孔里插上一根羽毛
如果它还要赖在窝里,就会把它的头
按进水中。这最狠毒的清醒疗法
简直把它吓成了木鸡

它不可以和母鸡平起平坐
在雏鸡身边,带着耻辱标记的它
会被它们真正的母亲
频频驱赶
2013.1.29



红月亮


想起和父亲在大河里看见红月亮的那个傍晚
那是在劳累了一天之后。我们的腹中      
空空如也。红月亮
升起在东边的山头上
为什么它变成了红色的?
带着这个疑问我和父亲望着月亮
不同于父亲和我
不同于流经我们的河水
在少年的我看来,孤悬的月亮是没有源头的
那一轮红月亮
那一刻,全世界的河川都归它
但只有流经我们身边的河水
在不一样的月光下,泛起小小的波澜
2014.5.9



二月一日,晨起观雪


不要向沉默的人探问
何以沉默的缘由

早起的人看到清静的雪
昨夜,雪兀自下着,不声不响
      
盲人在盲人的世界里
我们在暗处而他们在明处

我后悔曾拉一个会唱歌的盲女合影
她的顺从,有如雪
落在艰深的大海上      
我本该只向她躬身行礼
2015.2.1



木芙蓉


如今我相信,来到梦里的一切
都历经长途跋涉
偶尔,借我们的梦得以停歇

像那些离开老房子的人
以耄耋之年,以老病之躯
结识新邻居

像夕光中旋飞的鸽子
一只紧随着另一只
仿佛,就要凑上去耳语
      
像寒露后盛开的木芙蓉
它的名字是借来的,因而注定
要在意义不明的角色中
投入全副身心
2016.1.13



谒屈子祠


大江东去。不乏众水西流
如屈子投江之汨罗
如苏子暂栖之兰溪
如我的母亲河:蕲河
我列举它并非为了比附
也并非暗藏勃勃野心
因为我想起了幼年时听说的事
发洪水时,思乡心切且异想天开的武汉知青
跳入蕲河,欲顺河而下
再逆流而上
一位朋友在诗里说,想到知青这个词
就感觉湿漉漉的
这一下子戳到了记忆中的痛处
而关于疼痛,又有什么比痛楚一词
更有分量?
2016.10.2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