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角 ⊙ 角的方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猪眼解剖】【出行】【新生】【老碗】

◎阿角



猪眼解剖

如果猪眼恶心
那么狗眼鸡眼鱼眼鸟眼
也都恶心
还有人眼
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要明白
上猪眼解剖生物实验课
是要你认识到
所以眼球的外观和内部结构
并无多少差异
狗眼并不看人低
猪眼也不看人胖
长颈鹿的眼更不会看人高
因此,猪眼也好
狗眼牛眼马眼也罢
并无好坏对错之分
重要的是
作为一名小学生
你要学会爱护眼睛
不断提高辨识的眼力
不要把马看成鹿
或者把鹿说成马
这是说大不大
说小不小的历史教训

出行

与老邓出行内蒙
同住一间房
这个五十多岁的男人
上半夜惊呼
下半夜哭泣
突兀得让我茫然无措
我不能叫醒他
我摸索到卫生间
关起门
坐在马桶上抽烟
我抽了一夜香烟
抽得满嘴干燥苦涩
好让他在另一个现实里
把眼泪流干
即便流血
也要多流一些
等天亮了
再轻轻松松返回来

新生

一粒痔疮栓
就是一发子弹
每隔一段时日
我小叔总要
往自己的屁股里
开几枪
把几发子弹
打进身体内部的黑暗中
就是说,多年来
他隔三差五当一回法官
宣判自己极刑
自行行刑结束
仿佛经受了洗礼
他容光焕发,倦怠全消
又获得了新生

老碗

天气骤冷
我怎么就想起
那只老碗了呢
很多年了
记得我爷爷
用它盛饭
吃了大半辈子
他把这只碗
捧在手里
其实他捧的
是碗里的饭菜
我不能确定
现在它搁在
老屋的哪个角落
但一定还在
如街头上
那一张张老脸
黄中有白
白里泛黑
介于黄白黑之间
存放在这深秋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