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道树|乌城2019年10月诗存(30首)

◎乌城





幸福

招人喜欢的是
有强迫症的奴才
不断怀疑自己
做没做完
做得够不够好

2019-10-29


课间讨论

初中课本收录
苏轼《承天寺夜游》
解衣欲睡
月色入户
欣然起行

学生们问
苏轼欣然起行前
又把衣服穿上了没

2019-10-27


理科男

因为天高所以云淡
还是因为云淡
显得天高

什么样的云
算淡
多高的天
算高

天是什么
天是空的
所以叫天空
那么天
究竟在哪里

2019-10-26


行道树

公园西边
人行道
是一条林荫道
大概三百米长
我爱走这条林荫道
每天上班下班
固定的时间
穿过两排
整齐的行道树
有时在心里
嫌弃它们太整齐

2019-10-26


铁矿山

铁矿挖完了
村东头的私人钢厂
把工厂垃圾
回填炸平的矿山
我的岳父岳母
和村民们在垃圾山
捡拾废铁

2019-10-26


注视他的眼睛

过去近一个月了
我还是忘不了电视里
他的表情
很复杂
看不出多高兴

2019-10-26


办公室主任

往办公室
打了三次电话
第一次不说话
挂了
第二次不说话
挂了
第三次他质问
新来的职员
接电话为什么
不先问“你好”

我说你们那的年轻人
真是好脾气
你打骚扰电话
居然不骂你

2019-10-26


谈起她母亲的病

我说这病
其实也挺好
什么事也记不住
心里没愁事
身体才健康

这是最近
我第二次这样
宽慰别人
只是想不起
上一次
在宽慰谁

2019-10-26


洗脑歌曲

搞不清
喜欢不喜欢
甚至明明知道
不喜欢
那曲调就被我
哼了出来
直到女儿提醒
才意识到

小津安二郎的电影
几个老头谈起
战争中死去的儿子
痛恨战争
可嘴里哼的
酒馆里播放的
依旧是军国主义歌曲

2019-10-26


三念

早晨在拉面馆
门口看见
一个白头发的人
邻座又见一个
白头发的人
出门路边
又见一个
我打消了今天
染发的念头

2019-10-26


博客

词啊词
请你告诉我
你到底哪敏感

2019-10-24


零零后运动会

一个女孩穿纱裙
好像婚纱
跑完二百米
高高兴兴
得最后一名

一个男孩
八百米第一名
T恤上写着英文
“ANTI SOCIAL SOCIAL CLUB”
不懂时尚的英文老师
为“反社会俱乐部”大惊失色

2019-10-16


同一首歌

十一前禁止大型集会
学校运动会推迟在
十月中旬召开
入场式班级风采展示
用的几乎是
同一首歌

2019-10-16


数字出版

有一个很大的好处
方便下架

2019-10-16


渊源

1965年我爷爷
在北京雇了
一位骑自行车的脚夫
驮着他去四百里外
宁河府寻根祭祖
二八自行车在山路
奔走如飞

2019年父亲与我和妻
在天津宁河区
盆罐庄村陶艺厂
被大我十五岁的
同辈族人
韩克胜盛情款待
1965年三岁的韩克胜
可能见过我爷爷

2019-10-16


盆罐庄

父亲听一个
不认识的老人说的
我在网上搜到
盆罐庄村
在天津宁河区
把制陶手艺发展
成陶器工艺品的人
名叫韩克胜
我叫韩克剑
这里有些渊源

我带父亲
找到盆罐庄
来到韩克胜的
洛基特陶瓷制品公司
他热情款待我们
互赠礼物
看了家谱
聊到了韩信
我曾祖带着制陶手艺闯关东
正是从这里出发
一百年以后
我这个流民的
淡漠了家族观念的后代
机缘巧合
回来了

2019-10-16


乌城

太原有条乌城街
我没去过
日本有个叫乌城的城堡
我没去过
李樯有篇小说
叫《乌城在别处》
我没读过
我叫乌城
乌鸦的乌
乌黑的乌
乌托邦的乌
子虚乌有的乌
城市的城
县城的城
顾城的城
住在北京东北
小城顺义
我把去北京城
叫做进城

2019-10-14


天下无骗

在火车站
一个女的把我叫住
不到五十岁
举着手机问我
能帮她一个忙吗
我第一个念头是
搞什么鬼
现在骗子这么多
别理她
但我还是理了
帮了忙
只是把她的纸币
验了又验
确认不是假币
才用手机帮她充了话费

2019-10-13


聚宝盆

两个巨大的双曲线冷却塔
屹立在村东头
私人炼钢厂
有了自己的热电厂
又有些年轻人
可以去厂里上班了
只有老人们
在所剩不多的地里
捡拾被冰雹打落的豆粒

2012作
2019-10-11改


在岳父家吃水煮花生

从花生秧拽下花生
一些土落在脚边
一些土飞入空气
钻进鼻孔
落在头发
喝酒时
吃着水煮花生
感觉花生上
留着我头发上
鼻孔里
一样的土

2019-10-11


我也曾有类似想法

确切消息
你们班有个外星人
你觉得是谁

女儿觉得是她自己
目前还不知道
来自哪个星球
来干什么

2019-10-10


好学生

我的小学时代
中学时代
老师打学生
很常见
人们觉得这很正常
我的小学班主任
不仅打男生
也打女生
包括她亲侄女
中学班主任老太太
站在讲台上
双手插兜
一脚踹倒小混混
口中念念有词
我看你是活腻了
想起这么酷的老师
从来没有打过我
我觉得落寞
竟然在毕业之后
一次也没回去探望她们

2019-10-10


要常写

发布月度诗歌
按时间倒序排列
新写的诗
看着最顺眼
排在前面

2019-10-10


写诗

就是那些工作生活的空隙
不要全戴上耳机
用音乐和相声填满

2019-10-10


经典重拍

每届新高一
都会排演一次《茶馆》
年年布景都有
武老师写的大字
“莫谈国事”

2019-10-9


人多势众

打架是为了看看
身后有多少是起哄架秧子的

2019-10-9


环保游戏

每天早上七点多
打开蚂蚁森林
收集绿色能量
以防被别人收取
偷点儿别人的绿色能量
攒够了捐
种一棵真树

2019-10-9


女孩

男生回来
沮丧地说
没人来

女孩说
我去叫吧
她站教室门口大喊
是男生都出来
十几个男生
转眼把活干完了

2019-10-7


岳父岳母

路上打了两次电话
岳父岳母家没人
以为他们在铁矿山
开垦的荒地收庄稼
天黑他们从山脚回来
三轮车上装满捡来的废铁
卸车时我说
你们都快七十了
千万别累着
屋外传来一辆大卡车
驶过的隆隆声
岳母说
今天铁厂倒的垃圾真多
晚上肯定还有
捡铁的人那么多
我们根本抢不上
累不着

2019-10-5


电影截句

越远
越可以伪造

小人物
更可以伪造

最残酷的事情
就是拿小孩子煽情

用时间煽情
干净多了

北京的哥
有戏

这是北京的哥吗
当然不是

仅有的真实
来源于导演的家事

2019-10-3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