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诗

◎纳兰寻欢




《红豆汤》
 
梦见你在吃红豆汤
淡紫色的汤雾
让我着迷
你突然看向我
就把我看醒了 
 
 
《刨光》
 
理发店的小少妇
说你要刨光吗
我一下子愣住了
这是我们
新近推出的一个项目
主要是针对
你这种发质发型的
她解释说
就一百块钱一次
也不贵
看在我们还是
老乡的份上
你就做一次嘛
 
 
《杯子》
 
最显眼的是四根手指
捏着的一个塑料杯子
我们平时用来喝酒
或喝水的那种
杯子里面还剩下
垫底的酒或水
视钱稍远处
也是在人行道上
靠边停着一辆绿色三轮车
装满杂物
三轮车的右前下方
也就是杯子的左下方
像个汽修厂
门牌上面一行八个大字
下面两行几十个小字
由于像素低的原因
都看不清楚
 
 
《HY》
 
最悲惨的事是
想为你写一万首诗
却只有
一万个念头
在拱
 
 
《梦里》
 
我们正在热火朝天地大战
门口那个人
生生要进来
她是你朋友
 
 
《上班》
 
要经过疾控中心、四中、迎鹤大酒店、新区医院、阳光幼儿园、城市方舟酒店、草海印象、大明医药、蓝湾酒店、九中、金岭蓝湾、检察院、喜臣国际大酒店、中央步行街、公安局
有一天在城市方舟酒店门口
我比较自己的两个大拇指
发现不一样大
吃了一惊 
 
 
《时光永不停》
 
在这流逝中
关键时刻还得
绷紧肌肉
干哪
说时迟,那时快
我又做了20个俯卧撑
 
(心地荒凉整理自漩涡群聊) 
 
 
《坐在老家院坝里》
 
我的左边是一座山
前方是连绵起伏的山
左前方的那所学挍
二楼走廊上的扶手
在暮色中隐隐约约
30多年前
课间
那些调皮的孩子
站在光滑的扶手上
摇摇晃晃地
往一楼跳
转眼秋深了
庄稼都入了仓
我也将目光收了回来
我二叔家的自留地里
垒着两个高高的草垛
我曾经从左边那个草垛
挪到右边那个草垛
并轻声说
过来过来
你竟然听见了 
 
 
《栀子花香》
 
你说那是栀子花香
后来又说不是
浩渺星空下
有人从围墙外走过
又有人从围墙外走过
那年
气象站的夏天
是全县最好的夏天
 
 
《冷天》
 

穿一件单衣
在街上走了
两个小时后
站一栋大楼下
瑟瑟发抖

家里还有厚衣服呢
 
 
《刺死我鸟》
 
她全身灰扑扑
脸上有着
不同于城里人
健康的光彩
开着免提
大声说话
乳房颤巍巍
(仿佛电梯里
唯一的活物)
在下午的寒冷中
一个少妇
向电话那头说
刺死我鸟
刺死我鸟
 
 
《窗外》
 
想写一首
叫窗外的诗
一直写不出
于是我一个人
来到窗外
在星空下
坐在草丛上
有些冷
 
 
《读诗》
 
从某个时刻起
我习惯了看作者
看诗中的词语
只要出现一些不习惯的
马上跳过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