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刚 ⊙ 在自己的那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语言密室:走廊的尽头

◎横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他走在路上
不像是要
回家
而是去
一个别的地方

用一张纸钱
买一束花

这个叫欧维的
男人

开始
走得很急
后来走路的速度
变慢甚至
些迟缓


2019.10.08




《象征物
他在木盆里洗澡》

像一根木棒
扫把棍
一棵粗壮的树

2019.10.08




《》

。我听到的声音里
他浓重的睡意
正在迅速
消失

手机微弱的
蓝亮光
照印像一道月光
守护窗户
影子的四周




《下回不见好》

他抽烟的时候
特别安静

四周安静极了

一片落叶
在极缓慢地
降落
因为没有


看过去
纸人
目光越过他们
在光线暗
下来时
他们身上的
墨迹干了
感觉会
发出声响

用手推开面前的
空气
像打开一扇门

随手把门
关上
是有礼貌和
修养的

你好
谢谢你
我走那一边
走好
别客气了
下回
不见



2019.10.25




《降个半旗你就代表了人道和正义》

死相当于熄灭

把它扔进
土里

送给有怜悯心的人

把它单独地
拎出来

挂在门前

以前我为吊念
围成一圈的
大象行为
感动

想想它们分别之后
依旧要独自的
活着

去交配繁衍

然后忘记

在明亮的里面
那一圈
浓重的黑暗

我知道这个世界
烂的灿烂
只有那些光鲜的东西
才配得上被赞美
和歌颂


2019.10.26




《剔着伤口的牙签上的血腥味道是熟悉的安慰》

人应该放过自己

的过去。
也可以的

目光
对过往的注视
的迟滞

影响到心情
判断
那是不是
对当下
最好的安抚
精力过于
集中
紧张会崩断一根
旧的琴弦打破
安宁的

在夜里应该
休息

手应该握住手
同时关闭门中的
一扇
安全感
也可以在宽阔处
从容卸下铠甲


2019.10.28




《洗个脸成为必要的现在》

长久的凝视

看着一件东西

越过它

是通过一只
黑鸟
展开的翅膀上的
一根被气流
托离整体
的翎羽

那是
过往如同一列
飞驰的列车
脱轨

轰鸣里被胀满
的凝结的
宁静

闪着光的银针


2019.10.28




《大草坪外面以前应该是工会大楼的所在》

那些
已经推平的
地方
按照仅存的记忆
会出现
一桩房子的
大体轮廓
在某个
特定的时刻
从晦暗处
闪现
霓虹灯的光亮
应该是
在一个飘下细雨的
傍晚时分

2019.10.15



《卡路里》

埃德会说
这是肉泥汤
说完
他会表情生动的喝上一口
砸吧下嘴巴
接着埃德
开始估计地计算下
所摄入的
卡路里




《尽力划去》

他相当的好
。就像
一种尽量
。已经
尽力了。
如同给予自己一个
宽慰的说法。
但他确实是累的。
所以他将不好的什么
都在那里划去。




《机场那天在下雨》

等待的意思是
放任他
。也可以是
其他的它。
抽支烟吧





《我尽量接近真相》

我在找我鞋带的那个结。




《答谢词1》

不是逃离现实
是将现实以自己私人的方式呈现异化




《中午人行道的绿灯亮了起来》

染发水

气味
。类似。陌生塑料。
散发出来的。
停留的
间隔

有个软木塞
的形状。
像我
努力去看清
楚的一个
模糊的
印记。
你有权利说话
。包括不知道的。
你也应该有勇气喊出来
。请尊重
人行道
亮出的绿灯。




《汨罗》

香樟树开始从水气里呈现出来




《走廊的尽头》

走廊
尽头的沙发
在窗子的下面。
窗子外面

另一个空间
现在
暂时看不到。
但那种白色的亮光里
肯定有些
能想起什么的
东西。
在声音就要消失
在地毯的
柔软里
之前。
有一道光亮
向着你
侵略过了(来)。




《从蒸汽充满的镜子里看过去》

现在洗个澡
。头发里
。汗的蒸汽。
需要。着一棵烟。
当很多次
睁开
眼睛。这个
过程都要越过窗帘
那道缝隙。
很浅的一道颜色。
是。
棕。像光亮
打在上面的泥土。
八点
。或
。九点那一段时间
不会称之为
。焦虑
。但可以视为
。门开启前寂静
。短暂的时间






《女模特》

她站立
(着)。
看过(起)来。
静立。
体现从来的状态。
看起来。

。含。
这个字的意思。




《女模特2》

地毯的价值在于不会引起注意。
比如。当我和胖子一行人走进
静悄悄的大厅时。大厅会更加的
静悄悄。几乎所有的声音在我们
踏上地毯时消音了。有个时候。
她回想起印记。还是十分明显的
。所以现在看过去她行走时。她
的步幅明显变慢。当冷空气破开
方面吹到脸上。这证明不是个梦
。直到消失。从左侧的视野里。
那儿空出的地方会一直空缺下去
。即便另外的占据也是不存在的
存在。我要睡去一会。前面的队
伍太长了。而我很清楚。每个人
都会有一个私属位置。其实那些
人也明白。只是他们太急了。这
使得他们显得贪婪得没有道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