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贵锋 ⊙ 轮盘又转回来了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于贵锋新作:《绝对的相对论》(长诗1首)

◎于贵锋



绝对的相对论
 
 
绝对就是极权,绝望
假装鲁迅。好像有规律
其实在抽风。爱藏身云层
一闪为了百应。定势如
大河秋风,悲凉吹送。
出小路,入小楼
送一缕青睐,那得是
自己人,关系深到
存在不在。即便只为求证
花开不算,定音鼓也不算。
引领像先锋主义,在试探
未来的深浅与方向,在
整体与混沌中开始打坐
盯着血管中突然
慢下来的歌。硬化的粥
显然熬过了头,但也表明
身体和语言之间
语言和感觉之间
存在着通道。秘密被发现
压力瞬间释放:秋水以
洗脸,是最好的感谢。
错开就是不错,注释缘分。
封而不闭,专心喜欢专注。
该来的,早就隐身
一粒一粒的秋气里。
紧紧衣被,紧紧刚刚
松弛下来的心。苍凉
嘟起一张空旷的嘴
也无非以无牙和空洞
撒娇星群。对号入座者
理了理亲爱的绳子。丝穗
炫耀色与光,娇羞又娇羞。
或博尔赫斯的街角与玫瑰
飞过来板砖和一束刺
怀旧的脑袋和皮肉
微微一笑,迎上去。迎上
那些怒气冲冲的事物。
记忆中的鹅叫。生活里
那些突然的击打。石头。
棍子。暴躁的尾气。
迎上多次路过的大河边
穿透树隙的那些惊喜与光。
学芦苇的轻,榆树的沉。
倾身河里,柳树周而复始
汲水的根。麻鸭蹼。
河面上流动的风。
静默宽阔。静止不动。
体会张力一点点生成
又消失。或任凭影子旁
走过去的另一个影子
突然加速,奔跑,飘起
模仿一个又一个飞天。
对不起了,神。对不起了
乳房。残月还没有升起。
词还未熔进箭头。失眠
统一了灯。闪光的针
寂静也找不到,细节
萎缩成一个概念,由生活
入自然,由自然
到呼吸,表明所谓的改变
体现着自由,也在
替口味换换花样。
平滑,尖锐,一旦磨透
抒情也可以省掉深入。
试图互换,用对方的身体
捂住,焐热,了悟
编织一个呜呜呜的笼子
装相聚又装告别,
装真心又装假意。
借来真理的喉咙,说
哗啦一声,镜与像全碎了
草木枯荣把时间摆平,也
摆平不了美匍匐后
脊椎倔强的弧度。
次次。怀着痛苦。见贤
思齐。做爱时思考世界
与价值。道德像一个圣人
持续提升境界和血压。
槌跟不上心跳,鼓
不在鼓点上。不,把鼓面
蒙在一条虚设的缝隙
或一道绝对的崖壁间
这门灵魂奇技,一现代化
便牢牢捕住声音的灵与肉。
丹田无需震动,即可化身
制造云端的力量
云端之上的阳光和雨滴。
跳下来!跳跳跳——
“唤醒”,这个拥有
最大魔力的词,吹气如兰
又拥有及物的天赋,和
热爱永恒的表情。
不积尘,不磨损。天空说
从自己的身体里抽出来
想用就用,想放回就放回
体验一把跨界的自由
人人都可以。低调也开始
一闪一闪,靠拢“闪光”
这个新生的古老形象
即便明白过来,工具
看见的全部是工具
它也乐于让误读把沉默
强化为金块。它说
不是遍地的那些。也不是
飞来飞去的那些。不限
介于伸展与蜷缩之间
没有说出的部分。区别
而后欣赏,分类
搭就相聚的台阶,机会
像蟋蟀举着蝉的杯子,
高谈白霜的大事。要懂得
看不见就不存在
这民间口口相传的秘方
开始照亮经世的典籍。
要懂得呀,醉像一把宝剑
可藏名山,传后世。
而矛和盾才是
一对真正的好兄弟。咄!
天亮了,到梦里去说梦话
梦是自己给自己打造的
合身的盔甲。时间
比语言更像一个魔法师
过去的,现在的,未来的
事物被改变中学会了不变。
有没有出一身启示的汗?
有没有抓住想象的脊柱
说汗非汉,汉可汗
然后嘣地一声,
心弦中间断。在
另一个人的身体里
咔嚓一声,一条路也断了。
扯得更远的是喜鹊的闲话。
越扯越细,紧紧勒住
山水的呼吸,与命脉。
会把抽象一点一点拉成
一根根丝,一根根光。
会在相互还原中,爱上
晨昏,与中午的光。
夜醒来的时候,会怜惜
那个等待已久的人。
秩序就位前,菜市场
移动在皮卡车和三轮车上
生活与人间真正的秘密
他倾听着,又拒绝着。
是的,时间和围墙同谋
构建了一具意识的骨架
事物的一个侧面
看不到自己的脊背
以唯一性否定可能性。
城管也很委屈:
说出了“一”,即便不说,
“二”也隐含在其中。
不像从前。再准的秤
一折就断;再重的车
一掀就翻。文明需要
一而再,再而三地忍耐。
创建需要学习,怎样
将垃圾一一分类。
这些新生事物,需要
一个又一个崭新的容器。
洒水车装好了水。
道路在一点点闪开。
槌,静静放在一层光上。
心。心。心。别跳呀。
轻。轻。轻。再轻些。
是耳朵过于激动,一支棱
滑进了刚刚走出的圈套:
过度警觉,强化就是顺应。
随手一抟,一扔,一个人
莫名其妙来到了世上。
稍一轮回,生死就互相
取消固定彼此的情绪
用热爱重新定义和解。
云朵背后,必须有
一枚太阳,证明明亮
不是从黑暗中升起。
必须有触须长在
金银花藤上
表示忍冬同样喜欢秋天。
咄!截铁,斩钉,下断语
这依然是绝对的变体。
“套子依然越收越紧。”
幽默绷着脸。天光
不用邀请就涌满了房间。
什么大事不大事,起床,
散步,身体肌能早犯了瘾

2019.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