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铁站

◎刘义



道路因声韵的环流,而变得隐逸
一种永恒持存在那里
指向震山最迅疾的事物
而南河的精密变得现代
最古典的反而是我们的表情
——迎向一位多年未见的故人。

在短暂逗留的车站广场
从地下电梯走出
——天空表达消逝的美
我竟回忆不了,你年轻的脸
与那面难以追忆的老石壁一起模糊
与依次退后的香樟林荫道永久隔离。

而另一个我,大概才从长安出发
捎带见面的枫林
换你西溪垂钓的清风
以浮游的态度,我骑车涌入地下
剧烈摇摆的时间
包括,闪烁着历程的雨点。

我奔跑穿过涡形楼梯
呼啸的白色提示了我
每个人身侧的圆形空气
构成他们短促的个人史
彼此的凝视既是一道人墙
又是一只跳出人墙的白鹭
重新进入压缩得发亮的天空。

我在取票,我要取票,但我仍不能确信
这是否是一个真实的动作?
一个人那么神似我,近于神启之初
我始终在候车,什么也不能做
蓝色硬座上与我一起的
还有内心巨大的孤岛
那里,你举起波光箴言的水域
无数瞬间成为独一的瞬间。

我又在取票候车上车,捕获切近的出口
那唯一的一次降临,仿佛无数次的降临
幽邃深窈的长廊,采光素洁的大厅旋转我的忐忑
通过良品铺子、诚品书店,一包牛肉的知觉
将我们区隔在玻璃门与路障的外围。

命运就是车窗外快速闪逝的虚空
命运就是对望,就是我们经停过的高铁站台
一位隐士最后的归途
荒草之夜的萤光浸入石壁焕发的古老感觉
照出内心的我徘徊独步,木叶翻飘里
想象每一寸你踏过的土地
散发辽阔的辉光。

而我转身回顾四季,岩层已具体分离
石壁完成自我的重建
树上少了蝉鸣的诱使
凤尾的夜与昼也是我们梦的边境线
无力触及,从曲折到笔直
向外拓展同样是向内返回。

灵魂内壁窸窣的声音震动了我
是比湖水还轻的脚步
绝望还是希冀,我战栗着
拍下一张震山的小径,南河
尖啸的潺湲带走了脱落的石刻
流速的阴影,仿佛不同时间阶梯的
我和你,相逢的绝对的刹那。

整个高铁站为我架构了一座无你的旷野
打桩机撞击地面的声音
节奏时而急促时而松弛,树根强劲的出现
在地面又自如的隐藏。

再次按照原来路径经过地下通道
没有人引导我,只有忧郁的光同行
原来的路,原来的台阶
我却永远找不到那个站台
命运的独奏曲敲响在玻璃的外在。

我观看以前的自己
——快速的轰鸣驟然揭起另一重幕布
幻觉叠加的幻觉以及内心波澜
但只能是一阵阵静电压抑的风
白色禁忌的护栏以及
减速带附近震颤的墙体
米黄的灯罩包拢着
出租车的鸣笛与值班岗亭旋转的
颜色,都是一种搜寻
从人群稠密中寻找一部地下电梯。

──你等待在那里,被屋顶
切割了一截的震山,一朵朵气旋模拟飓风
当正面的幕墙玻璃倒影天空灰色的折层
出站口与进站口,箭头的锋利
引导我们踏入晚秋桂花的甘芳中
尚未竣工的大楼也因此停止。

我不曾注意到,震山的山形
在敞窗外转折
但爱的景观灯流露的气息
与形制很迷幻
隐士的晚年,感觉到南河的根部在迁移
他精心书写的著作化成
向夕的黛绿色的青烟,青石板分裂的纯粹。

我不曾对你说过,一个人在政治学中的痛苦
等同情感的绝望
你看那个清扫广场木叶的人
他也在等待树掉下的叶子
那些巨大的斜柱以角度的
交叉支撑钢架屋顶,与日光的空气以及
星空的重量……

就是一种重负
我们就是这些艰难的支柱
但始终要趋向于某种结束的倒塌
无法消弭的无能为力的救赎
譬如这些最现代最具体的建筑
体现的集体的目盲——但只有你
才是永恒的声音的透明体
永恒唯一的存在
当我们再次相遇,在高铁的出口。

(2019)
 

木朵点评:

刘义这首新作,《在高铁站》,是他近期写作技艺和诗学观念的一个小结,无论是从诗的长度上,还是诗意的纵深扩展(振幅)方面,都有一些总结性的色彩,应当说把他近几年所思所想都统括在内,表现出了一种诗人的强力意志。这首诗,我看到第一稿的时候,它是匀称分节的,后来看到的这个定稿,却变成自由分节了。我比较关心的是这首诗它的内在的那种势能,就是行文的逻辑,它自上而下,靠什么进行联系?推动它的内在的那种力量是什么?也就是维持这种上下文关系,或松或紧的那种纽带是什么?我很好奇。目前所看到的这个文本实际上还可以做些修改,比如诗中提到的两个人物,卡瓦菲斯和郑谷,我觉得是可以隐匿不报的,可以用一些替代的方法,就不要去谈这两个人,就纯粹地谈这个高铁站附近的震山和彭构云,那个我们宜春有名的古代隐士,就谈这个人,不要有另外的人的声音的加入,可能会构成一种噪音,第二个问题就是,在诗歌中里面出现了一个序时词,第一幕、第二幕、第三幕、第四幕,这样一个序列,我看这种作法会有一点点问题,也就是说,在上下文推进过程中,它真正起到的作用并不大,反而会扰乱读者的视线,就是诗人想指明一种顺序,但其实这种顺序是比较弱的一种存在,因为诗歌在发展过程中有一种自然的内在的强烈推动力已然生成,应当让读者去感受这种强烈的推动力,而不要这种明显的符号,像交通标志,要想办法抹掉,我觉得它们的作用不大。另外就是有诗中出现了两个“是的”,这种词偏口语化,是在写作过程中有一个对话,一种虚拟的场合,然后,是很容易就用这样一个“是的”来承接这种虚拟对话的后半部分,我在写作中有时候也会碰到这种处境,但一般尽可能抹掉“是的”这样一个偏口语的词,一种思想外化的痕迹吧,不让痕迹外露,我觉得这个细节还可以处理一下。这首诗里面还有很多精彩的句子与意象,都是我们下次见面的谈资,可以坐在一起来切磋一下,肯定会拍案叫绝的,共同庆贺的,所以先祝贺刘义写出了这样一首小长诗,这是他个人的一次总结,也是新征程的开始。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