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选虹 ⊙ 追赶光阴的鸟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重阳节与父母登高》三首

◎张选虹



《重阳节与父母登高》

我们都不曾抵达地球的巅峰
更不曾登上云朵
今天,轮椅在山脊上滑行
比蚂蚁的队伍快
母亲坐在轮椅中环顾群山传雾
山峦在轮下轻颤,后退
我的老追上父母的老
我们体内外的溪流各自奔腾
一部分群星的芒刺藏于岩石之下
山峰不争峰,鸟不争鸟高
秋风和时间齐齐从身体里滤过
秋叶纷纷落,像是
为我们未来的命运争相投票
从青山往外看,成都平原一片灿烂
父亲和我都为它拍了一张快照
山中野花和我们一样无名
风和云从来不对决
推着轮椅我们弯进了李家湾
只有飞鸟能看到我们蒸腾的投影

     2019.10.8


《轮椅》
 
有轮子但无轨道
有扶手但无翅膀
坚硬的轴承像母亲用过的擀面棒
要想成为爬行动物还需五百年
公园里大家都是慢的
空气和狗尾草也慢
只有母亲最慢,慢到身体悬空
轻到只能迈开右脚
又重重地陷进黑色如井的轮椅
我推着椅子离开人流与芦花,车轮
碾压重叠繁复的脚印与笑声
轮子卷动健身小道,卷紧我们的手
与深色呼吸
“要是我能自己走就好了。。。。。。”
轮子密集的钢辐条绞割秋光
像两个发动机隐藏声带一路低吼
阳光在母亲手背上抽丝
旁边溪流独自卷带,这些锃亮的
流水生产过母亲的手绢和花裙
 
          2019.9.15


《我的房子》
 
我只把窗户写进过我的诗里
房子渴望自由,但夹在
高楼十层王姓与八层李姓中间
仅仅是天空的一个拉不开的薄薄抽屉
阳光和鸟鸣从窗户袭进书房
古书与现代书籍相互挤压,依偎
它们有共同的阴影和风声
竹椅中我时常同它们一起静止
一涧流水在客厅正墙的画中常年奔腾
一串紫黑葡萄经久不腐
从电视上我指点天下,看输赢纠结
有枪的、有球的、有拳与舌的
只有一回我偷偷为一个古代女人
哭泣。餐桌上站着一束花
她听见我们谈盐论醋,与我们一起
直面肉、蔬菜、粮食,放生遏死
但我踩碎过三只蟑螂
我跳没人看到的舞,唱无人听到的歌
最深的是卧室,我们的白色卧室
由黑暗孵化出一个个裸体
直立的人生观被平躺的人生观取代
每晚在床上我都微信一样遁去
我们有过五级地震的颤抖
但其碧浪从没有溢出前门扭紧的铜锁
衣柜里彩色衣服拥挤,苦等模特儿
穿衣镜无限期开着遁世之门
许多个清晨,我在向东的厨房
将两只土鸡蛋煎成嘶嘶响的太极图
 
       2019.7.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