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12首

◎沙马



我只需要

我只需要我的事物,不需要
你们的。我只说
我的语言,不说你们的

我以消失的方式回避了你们
是因为我知道,美的
死亡,比糟糕的活着更好

我只需要一个人的黑暗
一个人的呼吸,一个人的
迷茫,一个人的神曲

我得努力学习,训练手艺,在
荒野里一群溃散的
骷髅中,建造一个伟大的深渊


历史观
 
不可一世的成吉思汗怎么会想到他的领地上
出现一支蚂蚁的队伍,正向他行进
 
蚂蚁的卑微,让我感到踏实
伟大的成吉思汗,让我感到不知所措
 
我不能责怪修辞学站在胜利者的一边,也不能
把一个“伟大”,分割成无数个“卑微”



 
鹰的召唤来自孤寂而尖锐的悬崖
危险之美是险峰的姿态
每一块岩石里都流淌着太阳的血
都留下闪电的伤痕,都有着
秘而不宣的历史。飞翔的鹰不是
一个符号,而是自由的
证词,是另一个国度的隐喻
当我仰起头看着直插云霄的悬崖,看着
盘旋于崖顶的苍鹰,内心的血
涌入头脑。此刻,没有一种
语言能够叙述这个孤立的存在
此刻所有的思想是囚禁后的第二次释放


今天
 
今天,我将来一次痛快的,把每一秒钟
都虚度掉。这一天我不要
意义,不要记忆,不要收获,什么也不要
 
今天,我不说什么,不干什么,不想什么
把一切都放下,让脑子干干
净净,让自己不再经受劳作的磨损
 
今天,我将远离思想的纠缠,远离词语
的纠缠,远离一切的纠缠
这一天,我要让人回到人,让物回到物


如果我说出了

如果我说出了荒芜的秘密
繁花就是一个摆设
如果我说出了死亡的秘密
活着就是一个摆设
如果我说出了地狱的秘密
天堂就是一个摆设
如果我什么都不说,世界就是
一个摆设。为此我躲进了
地洞,聆听昆虫和动物们的大合唱


父亲死后
 
父亲死后一直没有找到被
允许下葬的地方
那天的孤独,是我一生的孤独

仿佛父亲的死亡是对不起祖国
的死亡。我背着
太阳,走遍了江淮地带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有了自己
的意识形态,但依然
没有将父亲的照片扩大成遗像


书籍
 
那么多的书籍压得我弯下疲惫的
身躯。大师们的书仿佛
一排排墓碑整齐有序的立在我的书架上
每抽出一本书都是一种和
死者的相遇,都是对我一生残缺的
修补。在大师们的后世,我
虚度光阴,无所作为。如今我不再
年轻了,却不敢把
自己的一本书插进他们的行列


回乡

一阵风,吹落了石牌村口树上的
果子,很简单,弯下腰
就能拿到,可我
还是顾虑重重的站在那儿

这时一个老人从低矮的屋子里打开
窗子,伸出白发苍苍的
脑袋说,朋友,果子已经落在
你的面前,就请你拿走吧

我拿起落在地上的果子,回转身
看看老人,忽然感到
我拿走的不是果子
而是老人最后的那么一点时光


距离

那些不朽的距离是一颗星星存在的理由
也是它们不再相遇的理由

海面上沙丁鱼的一滴血可能会迎来一场
残酷的战争。纪念碑沉入海底

某种空虚感构成了距离的合理性
从这一头到那一头,动物的叫声也是人的叫声


选择

到了不惑之年,我选择了一块空无一人
的荒地,开始了勤奋的劳作
久而久之,荒地,在荒野里获得独立

从第一粒大米出现的那天,我就有了
新的思想。喊来我的
同类一起劳作,一起穿过物质的黑夜

很多年过去,这里成为了我们的家园
有了阳光和果实,有了女人
和孩子。一天天,这里的墓碑,也那么漂亮


拆迁

房子要拆了,房子里的女人
在嘀咕着不好的
日子,嘀咕着不好的往事

我说要不了几天,推土机就要
开到这儿,把房子
铲平,我们就要去一个新的地方

她说,这有什么两样吗?人是
什么样子,不管到了
哪儿,生活就是什么样子

这个时候,我走了出去,坐在
门外一块冰冷的
石头上,一口接一口抽着烟


酒后

朋友们都走了,留下一桌子
的空啤酒瓶。仿佛
一颗颗空虚的心,一个挨着一个

也许他们正摇摇晃晃地走在
回家的路上,也许
有人会迷迷糊糊的敲错了门

也许有人就倒在一棵树下睡着了
也许有人在大街上
大声唱着找不到调的歌

但他们说过:“从明天起
做一个幸福的人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