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句

◎西衙口



断句




豌豆从不要求麦子是圆的。

青海湖那么平静,任何语言都感到羞耻。

原上青草的味道打湿了我的裤脚。我涉水回家,月光有半尺多深。

田野里的雪静静的,能听见乌鸦踩踏树枝的声音。事物还是事物,命运还没有插手。

一只小羊在光秃的岩石上大眼圆睁。那会儿,我听见了真相的叫声。

苇蓼里,反嘴鹬在贪吃中抬起头来,像长篇里夹杂的一段性描写。

溪水从岩石上流过。在彼此都没有欲望的地方,清澈是响的。

一个人走在长安街上,“乐队里应该有动物”。

河上的灯光,全身都是神圣的睡意。

一头肥猪从破门漏出的灯光里过去,像是割走的那二斤在跑。

一条狗夹着尾巴。它头上没有养蜂人的装具,但却招惹了共相问题。

衬衣在铁丝上滴水。我想起父亲,想起了苍白的申辩力。

羊头被我们啃得毫无章法。它眼窝里的忧郁如同吃了上帝的空饷。

卖玉米的啃着玉米,买西瓜的啃着西瓜。蝉声一折起。而我从来没见过阳光掉价的。

海滩上乘凉收费处的铁门一直掩着,我到底没有见着那出售阴影的老板。

丁香花彻夜不息而我已不响。

那年我们修的粮仓太大了,饿死了很多人。

从北邙山出来,晚祷的铜声那样的静穆。我知道它已经参加了黄河的流动。拐弯,溃堤,泛滥,夺河,倒流,它几乎考虑了整个下游。

我们已经打造了翅膀,但天空还没有形成,我们的头顶凌乱一团。

“一路多提防小偷,岁月,和王单单的发型。”

宏大的事物只能礼遇,譬如山神,政治,和女人的年龄。

橘子红了,这季儿的巴茅花又在变黑。

清清的澧水,竟然被我指点了。

我不知道玛吉阿米酱紫的嘴唇和牦牛的眼睛哪一个更接近事物的开始。尼玛堆,经幡,断翅膀的鹰,以及不再举例的喇嘛,莽莽雪山,要有这些犹豫的事物组成。

如新熟的黄酒,我被我的影子端着。

风雪夜归人,我来天地已晚。

高原的裂谷幽深陡峭,有如两个过命的情人当时分手。

鸭子甩着傲慢的屁股,而天空也原谅了它。

杀驴人一刀一刀杀出了驴眼。

每个人都不对你提出反对,你甚至不值得拒绝。

人都是在自己的认知上读诗,写诗,谈诗,甚至包括抄袭。

河边的翠鸟上下飞掠。佛的指头,在敲打众生。

原上的风筝慢慢地入了晦明。我们两三个人,风乎舞雩,从沂水下来。

我手里的世界越来越重,几乎是件倾销品。

真理不免隔着一层。我们继续上路,离开了这次第开放的梅花。

蜻蜓无声地飞过阶前。世界是它犯下的一个错误。

噪闹的花丛中,唯有蜘蛛不动如天地的良心。

走到这里,事物恰如所思。

荞麦花里,一只绵羊发出了声音。

不过是话筒再一次弯向了集体话语。

干枯的河流,像一个出卖了安宁的罪人。

这些兵马俑试图叫我相信,有一种完满至福是遗弃了人类。

关傻了的恶犬像个创可贴,一次次地把自己从铁门上撕下来。

玫瑰承受着不可饶恕的颜色,为了它的杀人罪。

山楂树和一个老板娘手里的字据一样尖锐。

豌豆开着碎花。马群在进攻闪电湖的青草。

公路上的货车,像一笔笔奔跑的债务。

楼盘上的灯光在游说散户。

一只兔子,从一片荒芜中跳起来,并同时创造了江山,和奔跑。

麻雀跳上枝头。你出现在所有不是我的地方。

猫走掉了,世界留下一个会飞的洞。

白樱桃奶水一样地拒绝着。那风儿几乎已经找到了儿童的方式,但是显然没有。

鸟儿出来晚了些,虫子睡觉又早。夕暮漫漶,那没有解决的问题渐渐地都不再是问题。

到处都是杂物,但总是灯下最乱。

女孩儿紧紧地拽着父亲的袖子,好像蝴蝶也有亲人和一个长手柄的网兜。

惩罚不需要理由,你的沉默就是理由。

为了这细的一根枝条,蝴蝶越水而来。

钟声散开,遍地吠叫。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是撸串。

穷人的手,也还是手。在二手的光明里劳动,我们像一包包豆腐交出了细腻。

太阳出门不提垃圾。

你是光,我有足够的阴影加重你的细节。

和平原上三千亩薰衣草对峙,鹰隼,悬崖和那光秃秃的势力。

白洋淀最后一条船,它的缓慢,象事物的最初。

圆满在我的斧头上呼之欲出。我甚至觉得,它已经越过了我的初衷。

有什么比沪证指数真实,风声鹤唳,所有的王都做空我。

他倚在低矮的宫门上慢慢地吐露凶兆,夕阳有说不尽的萎靡。

不要在女人宽衣后表现风度。

让远方先那么空着吧。

在长垣喝酒。一树,雨浓,棠棣,和玉中,我们在傍晚的水边,插茱萸,瞎掰,出虚汗。

贝贝醉的厉害。“我写我妈的诗歌都是最好的。”

荒凉,今夜正穿过北方。

一头驴子在傍晚的河堤上啃着苇茅,黑森森的伦理从身体里掉了下来。

我左手上的口子,大都是右手给的。

一株豌豆在麦场边上开着花朵,那呼呼的霜风,都是它家的。

这一碗青花,千刀万剐,却要由我来赞美。

慵懒的夕阳,像是被我睡过。

一条大河不会是我能够知道的,我就负责写出这些。

吃斋,行善,近道,他对自己几近绝望。

有人在河堤上开倒车。他的爱情不再被承认。

在思考我们旅游业的时候,手机里传来了澳大利亚妓院上市的新闻。

暗渠的取水口堆满了肮脏的泡沫。我们来到了沦落的高度。

一方菜园里,我守着半世界的无良泼皮。

几条京巴前堵后截,要上一条牧羊犬——我只是如实记录,我哪个时代也不影射。

看我这一笔,把开封降为五类城市。

有没有四方的甜?没有,没有这种道理。

在黄河源头走着,我是一个多嘴的人。

你吐出来的那个词,并不是你长久忍受的。

牛背雨,街上的菜也不落价。

赋比兴亦是一种时间观。

好作品像穷人一样表达它的感情。

对我的再次冒犯,你像帮凶一样地反抗着。

蝴蝶背着一把钥匙。

与指桑骂槐的比喻不同,象征似乎因为指向无限远而丢失了它的抱负。一个恶毒的咒语在岁月里失去了索命的对象。

活动的题目如此庄严,让人感觉那就是一个小动作。

青蛙叫着。是昨天暴雨的原因。大禹因此治理了世界。

山东大白鸡,40天出栏,吃着抗生素长肉。关于这个时代,我一直缺少一个符号。

走得快了我撵狼,走得慢了狼撵我。

鹪鹩像个烫手的山药,一边吹嘘着,一边把自己放在高枝上。

把钉子从墙里起出来,就像把一句话收回。

信仰就是悬崖,我们来到了烧龙头香的地方。 

她就是一台高分辨的照相机,把一朵梨花,从它的背景中摘了出来。 

一条蛇从草丛中缓慢地过去。像一件结束了很长时间的事,但还没有咽下。

其实它就是个瞎子,它只是不小心咬了眼睛好的。

它的牙齿紧紧地咬住一个地方,在一种顾虑中交出了毒性。

它像乳沟一样谦虚。

秋凉,秋凉,掐个麻叶披上。麻叶掉了,秋天到了。

这一刻,世界都成了蛛丝马迹,一种需要克服的东西。

小区的黄昏是一种祝福,得到疲惫的人回来了,没得到疲惫的人也回来了。

心满意足所指向的是我们自身以外的其他事物,我们人类并不存在这样的状态,那是我们要去猎获的。

就像天空的湛蓝也是我们的欲望,却不知道它一点错误也不犯,即便我们取来,也毫无用处。

酒精让我觉得活着比死亡好得太多,有种要吐的快感。

目的地到了,我们还端着望远镜。

养牛场需要半个村子的臭。

“我作品里写的紫云英,原来只是泥胡菜。”

我的悲伤是我假仁假义的一生。

衰老的孔丘,那一刻他差不多已经摸到了事物的中心。

黍离苍苍。豫州的路不好走,因此成了这个国家的枢纽。

尊严的土地,无用的汗水。香油坊当街钝响。好东西,正走在流放的路上。

我们把坡地里的月光起出来当时切开,竟夜不息。最后,满是砾礓石的黄土地上几乎完全被这些浆液溶溶的块根切片覆盖了起来。

阳光实在太好了,蔚蓝尽善尽美。

我们在墙角赌杏核而度过漫长的冬季。

唯杏仁最配牛奶,我们仅凭艺术的逻辑。

未经糊涂的生命,不值得一活。

那种苍白,就像一个寡妇在为自己的贞洁辩护。

狗不时地抬起后腿,把一些重量,加在树木的根部

原谅长相,不原谅镜子。原谅主体,不原谅诗歌。原谅人民,不原谅杨克。

我们在黄河上长久地驻留。平原正形成。细小的垮塌,但始料未及……

鼓槌蒙在鼓里。

深夜里有一只猫不能放过的破事儿。

蝴蝶徙倚无凭的样子,好像没有哪个草尖能禁得起它的重量。

相顾无相识。早晨散步,一只小京巴转着圈地咬我。头发花白的女主人倒过来向我致歉。

一件作品的世界观,和它的艺术想象可以是统一的,也可以是矛盾的。因为它们实在是两种东西。

良心不好的人,让他在凌晨4点醒来。

你弄脏的这只苍蝇,“是我的紫金冠”。

少于五吨金,一座钟就会落入轻滑,我们身上的严霜也就不成其为严霜。

尖嘴雀叫着。你要这样谈论一种旷古的风范吗。

是一件俗事儿让上天来到了你的身边。

雨燕的翅膀是长的而自由是短的。天空里,那些捣乱的虫子已然不闻。

艺术要承受者承受更多。

在天空里留下冰刀的刻痕,燕子已消失不见。

这两年,嘴里的牙也有些松了。听到下课铃,一群孩子翻桌倒椅子地离开了教室。

做梦的人再一次拒绝了梦。

这张面孔里有你一生的扭曲。

夏至日,蝉声起。草盛锄不动。

孩子读书的声音传到河边的时候,我正在慢慢地离开。

是那不知道名字的鸟儿在我的身后叫着,整个下午。

在浇灌着的花草里又吃又喝,乌鸦以涉禽的声名。

一座雕像正在升起。他喘息的声音像一个攀岩的少年。

到了菜市上麻雀也是只取一口。

局长大院里,物业上正忙着取去柳树上的那些容易伤人的枯枝,像一群御用诗人,在用他们的钩镰歌颂荡漾。

乌鸦不讲话的一刻,是它的安静不合时宜。

我响过,但也从来没有这么响。蝉声铮铮,分不清是我的头响,还是世界的引擎在响。在我的内部,钟舌在行使它的职责。

画眉在米盅前跳脚鸣叫。养鸟人弓着身子,嘬起来的嘴里发出讨好的嘘嘘声在那里添加着黄米。可怜的养鸟人,被关在笼子里了,和他的天空一起。

坟头款款,在匆忙的世界里长草。

油锅里的葱花在释放某种打人的东西。煮豆燃豆箕,是诗歌让陈王在那里跳脱。

一只麻雀在小道上鼓噪不退。我为这样的无视停下了脚步。

猫的眼睛在不情愿中睁开,又在不情愿中合上。它的后腿没动,实际上它的前腿也没动。它确实没有拽长任何一块烂布,是一块烂布把它拽成了慵懒。

不借助草木和天空,我实在说不出窗户的开阔。或许它们是互相说明,就像美人,之于西湖。就像北方平原,和一堆破烂的灵魂。

琳子摆出来一堆吃的,整只的本地烧鸡也在其间。它等着我们赞美它那“肥美的屁股”,我们只是肯定了别的。

我们在古运河拍照,琳子介绍,这是通济渠的一部分。我们从过去的码头爬上复原不久的老街。我对琳子说,真正的老冰棍没有这么多牛奶。

燕子捉到一个卖肉的。同时作案的还有蝙蝠。我走在河岸上,我记得夕光在我脚下松软的样子。

一个精神分裂者反复提到一个名字。我看见那跳跃者一次次碰落他的标杆。

农妇在给河堤内的芝麻除草,就算这时候洪水来到面前她也不会后悔什么。

雉鸡的语气一点也没有缓和的意思。我在果林里站了一会儿,自己走开了。

乌鸦就是在笑。

蜘蛛像一篇社论在路面上移动。那飞过马颊河的燕子,则是一条花边新闻。

喝二锅头,食驴板肠。这些年在濮阳,我让整个北方风调雨顺,外患不起。

遇见一个当年的工友,老得不成样子了。亲热的话已经说完,他那大半个身子还在自行车上没有下来。

中原路上的车辆奔腾澎湃,它所对应的那些黯哑我几乎知道。

粉碎厂的轰鸣一下午都没有停过。报纸告诉我们,“谈判取得了进展”。

燕子在断垣下面陡然提起。世界在这里损失了它的时间。

广场上晒满了干净的槐米,像多年后我再次回到了后宫。

使刀人在广场上,横挑竖抹。刀柄上的红绸子,像个技艺不精的孩子。

垃圾满满地堆在桥头上。那些携妇将雏,从兵燹里走来的难民他们还是慢了一步。

傍晚的街沿上,木槿花这时候又挣了一份朱紫。

四月的麦苗,大地正在交接波澜。

那深深的眼窝像个烤骆驼的馕坑。

兵油子张头坐在墙角晒太阳,孙子扛着他的一条腿满院子乱跑。

除了连在一起,其他的诸如高矮胖瘦,品种优劣,取下来取不下来之类,都不是两条狗要考虑或者能够考虑的事了。

搏击俱乐部的孩子们一力地摔打着他们的铁鞭胳膊腿都不要了。隔壁,退休活动中心人的老年人更象是在找回什么。

街头上的这些泥鳅浑身都在扭,在盆子弄出了海量的泡沫。它们几乎就要造出了沙子。

这些掘墓者谁都挖苦。但墓室他们清理得真是干净,除了孝子的那一捧黄土。

流水多浅啊。女神已经被她的命运纠缠了几个草原。

我用祖传的忧郁武装草木,把支部建在酒上。

赶上了好时代,那些圈养的山鸡发出它们啪嚓啪嚓的爱情。

烂泥里那柄铁剑皮松肉懈,它就要按身而起,背叛君王。

树叶燃起来,但并没有火焰。小人长戚戚,成分复杂。 

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高大的狼猪驼着半袋子黑豆从山外回来。

她那样的家庭,当时穷得红堂堂的。只是一天,这枚扣子不小心掉落在了沤黑的麦秸窝里,连夜就被她的父母嫁到更山的山里去了。

接过银子,他去赌台上圪塔博了一个空。

世界需要攧一跤。在汴梁城最高的地方,小乙用它的的箫管想了想江山,和美人。

林冲在心里做筛子。多周正的眼儿,我竟然弄得这般精细。

母夜叉按着老酒陪些风话,一把刀插在她毛糙的性欲上。

谁知道我的下落。

毒发了,兄弟,快走吧,莫道为兄不来救你。宋江在我耳边说话的时候,我已经死了三年。

卡斯特罗老了,停不下来的讲话也也停下来了,只有目光还穿着半截军装。

巍峨的帝陵。人放下他的傲慢什么都不是吗。

一张燃烧的纸,在风中检讨自己。

夜雨滴空阶,我得是这下联。

‌‌萤火忽高忽低。我再次招惹了人间。

明月的夜里,野狗在旷野里缝着一块烂布。

被钓出河面后还表演了一个造型。

譬如算命,谁眼睛瞎得厉害你去找谁。

关于金钱,在没有更坏的证据之前,让我继续来赞美你。

枪响过后,他挺身而出,言语不多,但表情暧昧。

那迭下天街的那一片白云,至今还没有落到谷底。

被钓上岸后,还表演了一个造型。

矿难,一个时代的语言。塌陷的巷道里,骨头们抽搐了一下,换个地方沉默。

我在假扮一个我不是的人。

比喻不是真的而象征是。“象”的本意或许就是善意地提醒你别当真啊俺说的是假话。

诗歌精神不过是某种游戏。

以我所知,作旧体诗歌的人比写新诗的人累,因为他们出门要携带一部厚厚的平仄词典。

自泥巴里拔出腿来,像从怨望里得到恨一样容易。

是那拘谨的红廖花为我提示了秋天的角度。

草甸里那个成车子采摘龙葵果的农夫以为他的诚实足以掩饰土地的秘密。

紫茉莉一丛一丛的。在它的深紫里,有着绵羊得到麸子水一般的满足。

一窝皮子不嫌骚。而我见到了5窝。

海之水,呜咽不叹。橙红卤液渗篱舟。散乱的码头上,无非是涨潮货,落潮货:一筐一筐的寂静,都带着自己非凡的手艺。海鸥那不倦的叫声也是寂静的一部分,在天空里炫耀它们新成的翅膀。

二十四日鼠亲会,二五日老填仓。我冰盘大脸的黑头发啊。羊脂膻死你,粳米撑死你,安梨冰死你,头喷棉花焐死你——我冰盘大脸的黑头发啊。生血滴暴骨得渗,我这样的骨肉,我冰盘大脸的黑头发啊。

屋游味酸,久服好颜色。瓦松生眉发。烧发为血余,医恐高。

生铁淋口,天下无事。

总是粳米干饭和油油,总是烂桃不烂胃。小秃子拽着自己的辫子从井里升上来。锅台上种了二亩小苦瓜。

车船店脚衙,没罪也该杀。

日晕三更雨。恋黑的骡子起早的马。

土鼓,鼍鼓,夔牛鼓,都是伏天里鞔不紧的鼓,但也都是上阵的鼓。

打铁跑船做豆腐,大马狮子开路鬼。风来了,雨来了,老和尚打着鼓来了。

火嫩不出醋,还要臭了缸。有蛾子证明是好的。日晒夜露,三伏一冬,三年而有酱味。闻闻,哦你还是吐出来吧。

北饮大泽,我这样烦渴顿踣。鱼鳃书符,覆皂底龙旃默祝。我生漆涂目还能看见我的水,和那干天的雷声。(鱼要新鲜,酒要陈。亦多多益善耳。)我设台焚纸,找到了水部丁,壬二将军,与空气。

头遍虾油,头喷棉花,头遍面。我的血荐给谁呢,轩辕帝没准就是个谎话。但还是给它吧,我的孩子。

霜降以后,菜市街长了二里。

我亦专务辞章,悦人耳目而已。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