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沙集1520-1528

◎秦匹夫



泥沙集1520:野百合之歌

她睡了。在旅馆的床上
她曾在仙雾一般的浴室里开放
她的舒展和蹲屈曾使我放在门把上的手颤抖
后来我们来到床上
那是很多年前
我循着香气来到一株野百合旁
现在她睡了。睡着和开放没有两样
很多年以前
薄暮来收走了花
我伸了伸僵直的身子
借着微光赶牛回家

泥沙集1521:狂想曲

世界没那么大
世界非常小
目视出去能有多远
呼喊能传出去多远
睡了。闭上眼了
床板之外的事情就不要管了吧
平躺着。把腿伸直
阳具突然传来一阵蠢动
这是惟一的联系
泄密一般
一根丝线突然直射千里外
被一位女士接住
牵在手里反复的
缠绕了又缠绕

泥沙集1522:红色高跟鞋

外面在下雨
我捧着一双红色高跟鞋
突生睹物思人之感
但是很快又回过神来
连续的阴雨
人们不愿意出门
我的生意也大打折扣
我回过神来
把这双秀气的高跟鞋重新按倒
刀子和锉子从它身上碾过
很显然我已专注于此。加快了进度
到十一点二十分
上午快要过去的时候
我完成了它
一百块。我轻吁一口气
昨天我已与那位漂亮女士谈妥
到十二点钟她会来取走它

泥沙集1523:吊坠

金属饰品掉了后
我用牛皮做了一个小吊坠
那是一双。有着姣好脚型的
女人的鞋子
实际上一开始
我并不知道怎么做
我先把牛皮找出来
和鞋子放在一起然后
陷入了沉思
我并不了解女人
我曾谈过很多次恋爱
最后都无疾而终
我曾粗鲁。我曾婉转
但是这些都不对
我开始用剪刀剪牛皮
此时心中依然没有定准的样子
也许可以这样。我想
但是剪刀却剪成了那样
就这样反复的
我并没有停止
直到某一刻
终于出现了一个吊坠
就是这样了吗
我在忐忑和混沌中似乎度过了一生

泥沙集1524:酒徒

晚上十点钟。街上没人了
我的店门还像一张嘴大张着
我走过去把它合上
合上吧。我走过去。卷闸门哐啷一声
合上吧。还有余音在回响
直到我嘀嘀咕咕的摇晃着走到电脑前
抬起酒瓶竖了一口
酒瓶就是佛号
我连竖了三口
终于平静下来

泥沙集1525:段子燕把我累出了一身汗

段子燕是个低声低气的姑娘
戴一个粉色口罩
葡萄红齐耳短发
牛仔短上衣
黑色紧身牛仔裤
说起这个牛仔裤
开始我还以为是弹力裤
后发现不是。是绷得太紧了
看起来好像很有弹力的样子
我补鞋时她一直蹲在旁边看着
也不做声
我几次试图和她聊天
她都是嗯嗯啊啊或抿嘴一笑
这莫名的使我有些紧张
使她的鞋更不好补了
有两次我要发火了
心想扔了扔了
但段子燕就蹲在身边
我努力地使自己像个行家
使自己尽量显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这无疑使我产生了更大的工作量
现在终于补完了
段子燕轻轻地说谢谢谢谢
一弹一跳地走了
我则满头大汗再也忍不住扑了下来

泥沙集1526:老母

我们对母亲的恋爱
一直到了老年才真实的感受到
或者接近老年。四十来岁
受尽了屈辱和风霜
妻离开子女愤恨白眼时
或者无妻无子女
向隅而泣无可奈何时
老母尚在。老母推开昏黄的柴门
儿啊。老母颤巍着叫唤
仿佛很多年前
她也是这样颤巍着
掀起衣襟
把乳头塞进你口中

泥沙集1527:常常这样。但然并卵

喝了很多酒后
我还是没醉
我依然清晰
皮鞋闪亮
窗外的树矗立着
黑暗中。它们凝固的光芒被我的酒精点燃

泥沙集1528:果皮

果皮离开果肉后
被一个少妇扔到地上
少妇翘着兰花指
拇指和食指牵着它
像牵一个脏东西
咄。少妇咄地一声把它扔出去几米远
之前曾有一个中妇扔过它
中妇的抬头纹很深
也是两指夹着它
说是夹。也就是拈得非常紧
似乎怕遗漏什么
能遗漏什么呢
这个中年妇女自己也搞不清
稳妥起见。她将果皮送至嘴边啃了两口
然后。嗟。她嗟地一声
将果皮盖到旁边黑狗的头上
黑狗汪地一声。这是题外话
接着果皮落到了老妇的手里
老妇十指乌黑
指骨粗大有镙旋纹
她用手拔了拔
没有呀。哪里有果皮
然后一口就咬了下去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