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子 | 专栏 | 诗生活网

一块石头

◎弃子





 
《致嘉珮》
 
“多么令人惊讶,语言几乎总能有意义,
多么让人害怕,它并不完全有意义。”
                           ——杰克·吉尔伯特
 
因相同情形在同样的傍晚
一只红耳鹎误入了居所。
白日振翅而过。长久的孤独
是一架铁质楼梯
直落在门外
走廊宽大,素净。浑然一体的
样子。而他向来深知
那时漫长,羁旅,和无所适从
都已归于夏天。就仿佛那只
红耳鹎  还在卧室中——
一次次
以用力的拍动替代
惊慌失措的叫喊。
 
2019.11.16

 

《初冬》
 
她划着音符,似一种鸟的
叫唤,时远时近——她唱出歌。
沿着忧郁的乡村小路
一直走,一路拾级而上
直到在清冷的雪松之间
在傍晚退避的天空下
再无她的歌声
 
没有征兆的思绪涌现
——这不期然的雾在背后
抬升着变幻的自己。
没有一丝风吹过脸颊。
树线半隐半明,像我们曾
遇见,已纯属偶然
只留一种轮廓  是这远去的
欣喜,似叶落的歌。
 
2019.11.13
 
 
 
 
《山顶》
 
这是荒凉山顶的一块石头
它有一副晚秋的面容
秋天深了
但不能把它带回家。
夜里我看到亲人给家畜关上了窄门
打完两桶水后,我也该收拾休息
想起荒凉山顶的一块石头
在荒凉的山顶。
 
2019.10.5
 


 
《即景》
 
我曾想我们有过的
一面之缘
只会定格在一次酒桌上。
在那些短暂黎明中
你是暮鼓沉沉的一个。
我想理应秉持
你所秉持的
就像被初猎时样子。
就像这雨声中赖以
行走的一生
落着一丝别愁——
时值一次短途暴雨。
当我也注视着
一只灰鹭
正踟蹰微明的风中。
 
2019.10.5
 


 
《即景》
 
我从舷窗口上看到了
海面漂着的一个黑色旧行李箱
在午后阳光中打开着
里面空无一物
海上有很多这样的行李箱
在这午后的海面漂着
像缀连在
阳光的一根粗纤绳上
因为阳光刺眼
看不到里面盛放着些什么
 
2019.10.2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